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无可救药的家伙
    这个人在于家,身份非常卑微,然而突然出现在这里让莫问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他的名字就是——于晓乐。

    就在不久前,莫问还遇到一些人要给他难看,就是这个于晓乐搞出来的,这个家伙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莫问,眼中闪过惊讶,不过,这一抹惊讶只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却是浓浓的恐慌,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莫问眼中的厌恶,甚至有些愤怒的气息,这种神情让他非常的害怕起来。

    莫问的一块糖就可以让他挨一顿打,现在面对本人,会立即被莫问踩在脚下欺辱吗?

    而此时,站在于晓乐身边,还有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是于晓乐的堂妹,山林中的天气比较清凉,这个女孩穿着一身薄款的卫衣,玲珑的身材仍旧掩饰不住,估计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个女孩的打扮,都会有一种冲动,这个女孩的容貌也算得上美女的级别,他的打扮确实充满了别样的美感。

    女孩扎着马尾辫,脖子之上一反常态的系着一条丝巾,并没有露出那雪白修长的脖颈,这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山林里,会有很多蚊虫叮咬。

    女孩的身后,还有几个人,男男女女都是一身驴友装扮,看样子应该是来这个地方来玩激情的。

    莫问一直以为,这种激情游戏,只有在喧闹的城市里,才会有的,然而他没想到,于家的年轻人,也开始学坏了。

    “跟到这里来,有意思吗?”莫问冷冷的丢下一句,转身便走。

    “我没有跟着你。”于晓乐看着头也不回的莫问,竟不由自主的追上去解释道,而同行的几个人则是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于晓乐可是他们的头,竟然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害怕,刚才看到莫问的时候,于晓乐的表情毫无保留地让这些人看在眼里,谁也都不是傻子,当然也能看出一二来。

    莫问根本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多看于晓乐一眼,很显然他并不想和这个家伙有更多的接触。

    从于晓乐的种种表现,他对这个人已经是没有一点于家亲人的感觉了,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搭理,好像和这样的人说话,莫问都感觉恶心。

    于晓乐很显然也看穿了莫问心中所想,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并没有任何刻意跟着你的意思,我也不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我们只是在这里散散心……毕竟于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的心情都非常的悲痛。”

    “悲痛?我一点也看不出来你们这么多人有悲痛的心情,我倒是看出来你们有闲情雅致,到这个荒郊野外里搞激情游戏……”莫问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这个家伙,目光之中全部都是凛然的神色!在他身份曝光的这几天来,有太多太多的于家人闻风而动!有些是想攀附自己,有些是想颠覆于家!有些人甚至想把莫问赶出于家。

    那些人已经处于莫问的阴影下面太久太久,而自己又崛起的太过强势太过高调,没有谁想要看到莫问就这样接手于家家主之位,这样看来,有太多的人并不希望莫问回归于家。

    于中天被莫问干掉,已经证明这一点的最有力证据,莫问相信,自己的爷爷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其智若妖的于成兵更不会想不到,如果他们真心想要接纳自己,就会派人一路随行保护,而不会让莫问一个人独行,成为很多人暗杀的对象,于晓乐出现在这里,好像莫问隐隐感觉到,这个家伙主动的解释、主动的道歉,有某种特殊的用意。

    现在的莫问在这荒郊野外里寻找一个人,而这个举动在那些杀手的眼中,真的好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那么亮那么刺眼,如果不去杀了他,是不是太遗憾了些?而于晓乐的出现,则非常让莫问意外,在他看来,这个人完全有许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比如说,为了那天的事情报仇,或者,为了于中天的死而来的,甚至,为了赶走莫问,展开新的阴谋。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解释一下。”于晓乐看着他的眼睛,表现的一副非常真诚的样子,如果是看表面,莫问根本看不出有一点点掺假的成分,可是,这个举动让莫问心里不得不怀疑于晓乐的真正用意:“我本来就是于家的一个小人物,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于家的兄弟姐妹,我们只是来这里散散心,真的……我没有说谎……”

    说到这里,于晓乐顿了一下,然后仔细观察着莫问的表情变化,继续说道:“这次遇到你,并没有任何不友好的意思,我也没有怀着任何目的,这真的是个巧合。”

    “巧合?不友好?”莫问冷笑,好似对于这个家伙有一百种说不清的厌恶感:“你不在家里帮着家里做点事,还有心情来这里散散心?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于家的人吗?你觉得你的这些话我会相信吗?于家死了多少人,你们心里一清二楚,于家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你们也非常的清楚,这个时候来这里散散心,如果不是有特殊目的……我想……你们就是一群畜生……根本就不配自称是于家的人……”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把该解释的解释清楚了。”于晓乐说完这一句,又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还有,关于那天的事情……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

    说完,这个家伙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回到了他的徒步队伍之中。

    那天的事情,让于晓乐在立场上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他此刻表现的就是这种意思,谁都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说的是不是真心实意的。

    “晓乐,他是谁?”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高大男人问道,他叫于晓宝,是激情活动的组织者。

    “这位是于家的家族继承人,莫问……不,我说错了,他的真名叫于晓天……”于晓乐显然并不想多做解释,就是郑重其事地介绍了一下莫问的身份。

    “看起来你们之间有点不太愉快。”于晓宝在他问话的时候,一堆人都围上来,于晓乐可是他们队伍里人气最高的人,自然有资格得到最多的关心,每个男的的眼中都闪现着关怀的神色,每个女的眼中都露出八卦的眼神,于晓乐对一个陌生人如此恭敬,还如此慌乱,这是从未见过的。

    “确实有点不愉快。”于晓乐的眼睛盯着地面:“主要是误会……你们别管了……”

    “哟,还保密?”于晓宝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这个交给我吧,有误会咱们就消解误会,我来帮你们化干戈为玉帛。”

    他并不知道莫问的脾性,不过,于晓宝也看出来了,于晓乐和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误会也绝对不是一般的误会,这一点从二人的交流眼神就能够判断出来,既然都是于家的人,何必不顺水推舟,就在这里把误会解决清楚?就算不能劝二人和好,至少也让于晓乐看到了自己的努力。

    “真的不用。”于晓乐自然拒绝,好似他不希望身边的同伴,为自己的事情去对莫问解释什么。

    “没关系,包在我身上了。”于晓宝不待于晓乐继续说下去,便抬脚朝莫问追了过去。

    “嗨,哥们,等等我。”于晓宝跑上来,拍了拍莫问的肩膀。

    “有事?”莫问冷冷问了一句。

    “呵呵……”于晓宝笑呵呵的说道:“看的出来,你和晓乐之间有点误会,这样吧,你卖我个面子,我让你们……”

    “我为什么要卖你的面子?你特么的是谁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你谁呀?滚蛋……”莫问丢下一句,继续朝前走,对这追上来为于晓乐开脱解释的人也充满了反感,这个世界上自以为是的蛋疼人士还真是不少啊。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识相呢?就算你是于家的家主继承人,那又咋地?现在还不是没继承于家家主之位吗?你和我、晓乐都是同辈,论年纪……我也比你大几岁……你这是不尊重长辈,知道不?”被莫问拒绝,于晓宝也有了火气,继续追上。

    “长辈?”莫问哭笑不得,在丛林里偶遇一些于家的人,居然有人对他说长辈?

    “当然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于晓宝非常得意地拦住了莫问的去路。

    “你还要不要脸了?你特么的算我哪门子长辈?在我看来,你们连于家的人身份都不配……懂了吗?于家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

    “当然知道,可是……于啸清不需要我们帮忙,我们待在雪山也是无所事事,既然如此,我倒不如跟几个兄弟姐妹来这里散散心,怎么了?我们错了吗?”于晓宝似乎还没有明白莫问所表达的话意,依然以自己在这里散散心为理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无可救药……”莫问摇摇头,不想和这个家伙继续纠缠下去,一把推开这个家伙,往前走去……

    “等等……你特么的说什么呢?”

    可是,这一次还没等他说完,莫问就转过身来,一把拽过他的胳膊,来了一个干脆利落的背摔!电影里的被摔看起来并不是很疼,但是真的体验过才知道,这种滋味究竟有多么的难忘!尤其是莫问这种一下将人甩出三四米的时候!于晓宝觉得自己的整个后背都要裂开了,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无处不疼!

    “混蛋!你……你信不信……”于晓宝躺在地上大骂道!可惜,没等他骂完,莫问的背影早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而在此时,一个双筒望远镜已经从密林中伸了出来,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