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报复行动(一)
    莫问非常理解阳正此时的心情,所以就给了阳正一个大致的保证,然后挂断电话。

    这通电话后,柳馨大致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只是对莫问的医术很是好奇,从父亲的蛊毒,到后面的这些疑难杂症,在莫问面前,好像都是一些小问题,手到病除。

    她很想进一步了解莫问,此时的她满脸失望,她想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从何问起,自己又有什么权力让莫问告诉自己那些让自己好奇的事呢?

    柳馨与莫问只是普通朋友,即便莫问把她当成女朋友,可柳馨的心里,还是没有真正走进这个不应该属于她的身份里来。

    女人的好奇心,使她的头脑里装满了许许多多的疑问,让她对眼前这位男人充满了好奇,可是她并不知道当女人对一个男人充满好奇的时候,那就离疯狂爱上这个男人的时间不远了,此时的柳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一步一步地往这个方向迈动步伐,所以当她听到莫问的话,甚至很乖巧地同意了。

    这是以前那个蛮横不讲理的柳馨吗?

    是,只不过柳馨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在莫问面前,她现在是一个对爱没有免疫力的女孩。

    就在莫问与阳正在‘梅府家宴’包厢里吃饭的同时。

    昨晚华翼德连夜离开富州,坐车赶往了京华余家。

    虽然以华翼德的身份,完全可以坐专机飞往京华,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但是华翼德好像不愿意麻烦,硬是让手下的人,开了八个多小时的车,从富州赶往了京华,当华翼德到京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整整一夜没合眼,这个老头显得有些憔悴。

    车子很快在一幢豪华的庄园前停了下来,华翼德跟驾驶员交代了几句,就拿着公文包走下车子,来到庄园大门前轻轻一按门铃。

    片刻之间门开了,一位中年男人出现在大门口,见到华翼德,连忙恭敬地问好道:“华老!您怎么来了?快请进……”

    华翼德闻言,马上笑问道:“你好你好,你们老爷在家吗?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

    “在在在,老爷也是刚回来没多久,现在正在大厅呢,华老爷子,您快请。”中年男人听到华翼德的话,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并且对着华翼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华翼德走进庄园,快步进了大厅,在大厅里,果然见到一个老头子正正戴着眼镜聚精会神地看文件,华翼德丢下公文包,走到另一张沙前坐了下来,说道:“余玄凌,你忙什么呢?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不要轻敌,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你得罪的人,恐怕你我都得罪不起。”

    余玄凌闻声,脱掉眼镜,看到华翼德的那一刻,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望着华翼德,疑惑地问道:“华老爷子,你怎么来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得罪了你我都得罪不起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华翼德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资料,往茶几上一丢,不顰不笑、非常严谨地说道:“你看看吧,这个莫问,果然不简单啊……”

    余玄凌听到华翼德一脸严肃的样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满脸疑惑地拿起茶几上的资料,看了一眼,顿时大吃一惊,第一页就是关于莫问在海外的关系资料,满脸露出不可思议地表情,对华翼德问道:“老爷子,这是不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岂不是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

    华翼德冷冷一笑,瞪了余玄凌一眼,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你说错了,是你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不是我们……这个莫问离开的二十年,据调查,是老三将其带走的,他现在所学医术,都出自三不医圣手的真传,老三是什么人,我想你应该知道。”

    余玄凌呆呆地坐在那里,脸色一变再变,拿着资料继续看了起来,心里是百感交集,嘴里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就算他不简单,那又怎么样?这里是华夏,难道我堂堂余家,连一个臭小子都对付不了吗?不……不可能……”

    “话我已经带到了,若是你再一意孤行,后果自负!”华翼德说完这句话,一甩手就气呼呼地离开了余家。

    似乎华翼德早就料到余玄凌的反应,对此他并没有觉得奇怪,余玄凌本来就是一个好高骛远的人,华翼德帮他,原因有二,第一他的女儿是余晨的妻子,两家人是亲家,华翼德帮他也算是理所应当,第二,若是因为余玄凌的糊涂,而让自己的女儿陷入危险,这是华翼德不愿意看到的,毕竟他的女儿现在是余家的媳妇,华翼德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在余家受委屈。

    说到底,华翼德的帮忙,都出自对女儿的关心,昨天与陈老爷子详谈之下,二人打成约定,若余玄凌就此罢手,陈老爷子出面说情,让双方握手言和,反之,陈老爷子就不会管余玄凌的死活,甚至他会为了莫问,与阳家人站在一起,为莫问撑腰。

    华翼德坐上车后,马上对驾驶员吩咐道:“赶紧去机场,回富州。”

    吩咐完后,华翼德闭上了眼睛,靠在后座上,喃喃自语道:“余玄凌啊余玄凌,该做的我都做了,老三是个什么人,你比谁都清楚,若是你再一意孤行,别怪我华翼德没提醒过你……”

    余玄凌为了莫问的事,现在是四面楚歌,本就头疼不已,现在华翼德又给他火上浇油,气得他当场把华翼德送来的资料撕成碎片。

    而根本不知道,他的孙子余建,正悄悄地潜回了富州。

    蓝天大酒店,余建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在视频事件发生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过门,这次回来,他没有敢告诉老爷子,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这样算了,他要让莫问十倍百倍地偿还回来。

    ‘咚咚咚’。

    “进来。”听到敲门声,余建停下脚步,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壮汉,他面色沉稳,气势收敛,在余建的面前停下脚步,恭敬地说道:“小少爷,莫问的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他真正和富海省省委书记在‘梅府家宴’吃饭。”

    “你是说他和阳正一起吃饭?”余建听到这个情况,更是生气了,如果不是这个阳正多管闲事,莫问早就死在他手上了,可现在依仗阳正的关系,居然要余家向他赔礼道歉,这不禁让余建会因为仇恨而丧失理智,堂堂余家少爷,居然被一个乡巴佬给整成今天这样,说出去真是丢人至极,更让余建对莫问恨之入骨的是,因为视频事件,现在他出门都要带上墨镜和帽子,生怕有人认出他来。

    “是的,不过……还有一个人……”说到这,壮汉稍微停顿了下,脸上露出几分畏惧之色,继续道:“今天陪莫问一起赴宴的还有……柳天宁的女儿……柳馨……”

    “区区一个军区司令员,算的了什么。”余建不屑道。

    “据盯梢的人回报,柳馨与莫问行为举止都非常亲密,应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壮汉继续汇报道。

    “男女朋友?这个家伙不是陈怡的男朋友吗?”余建有些诧异。

    “是的。”壮汉点头应道。

    “有点意思,这个家伙也脚踏两只船,要是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陈怡,哈哈……她会有什么反应呢?对了……我可以借此机会,把陈怡给骗出来,到时候不管他愿不愿意,都逃不出我的五指山,这样虐起来才够味道啊。”余建的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他也知道莫问的身份,不可能有如此能量,还不是因为身边有这些女人帮他,若是削断莫问身边的这些女人,莫问必死无疑,就算阳正要为他出头,以余家的背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命清高的余建,根本不知道,他这是在玩火自焚。

    “莫问在富州的人物关系,我也查清楚了,凌峰、许天仇与他兄弟相称,对莫问是唯命是从,他和几个女孩子同居在陈怡的家里,关系也不错,陈怡、柳馨、倪小柔和他关系最亲密,另外还有李晶晶、司马雅琴几个女孩,据调查显示,莫问还有一个未婚妻,叫杨澜。”

    “想不到他和杨老爷子的孙女还要这种关系呢?”余建面色更是阴沉,心里非常嫉妒,杨澜他见过一次,非常漂亮,只是碍于杨家的势力,余建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我怀疑这个莫问身份不会这么简单,从他与杨澜的关系来看,莫问应该是一个有强大背景的人。”

    “哼……”余建不屑地笑了笑,冷哼一声,道:“那有如何?你以为我余建会怕他吗?我倒要看看,这次谁能救的了他,和他关系好的兄弟,统统废了,至于他身边的女人嘛,我自由安排……”

    壮汉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他不会给余建提任何建议,他只会服从余建的命令。

    这次余家调集了余家十几名一等一打手前来富州,就是为了报复莫问,在余玄凌、余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悄悄地张开了报复行动。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