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这是他自找的
    今天的安排,钟明就是为了教训莫问,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所以在莫问动手打他的时候,钟明别提多高兴了,只是刚才那一脚,钟明可真是有些承受不起。

    现在这种情况下,钟明继续装绅士已经没有意义了,他要报复莫问,就要彻底激怒莫问,这样才能让贺万军为其出头。

    更重要的是,钟明想留下司马雅琴,毕竟,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如果放走了司马雅琴,那么,他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得到司马雅琴,只要留下她,哪怕一次,那钟明也觉得足够了。

    对司马雅琴这个女神的青睐,钟明已经到了那种无法自拔的地步,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痴迷到这种程度,司马雅琴刚才的那一番话,彻底激怒了钟明,怒火攻心下,钟明已经闪失了理智。

    此刻,敌对双方壁垒鲜明,莫问、司马雅琴、阳老爷子的司机三个人靠近在墙角的位置,莫问跨出,护在司马雅琴的面前,站在莫问身边的,是那位穿着制服的司机,他的手上已经拿出了手机,在与什么人通电话。

    然而,对手是钟明的二十几个手下,这些人的腰间挂着对讲机,耳朵上都塞着耳机,有点像是国家领导人的保镖。

    莫问心里有些疑惑,按道理讲,钟明应该会忌讳阳老爷子,可他疯狂的举动,似乎肆无忌惮,难道他不怕白家因此受到牵连?

    只要一开打,那就意味着钟明要与阳正父子作对,这样严重的事情,将会如海潮一般卷起。

    可钟明倒好,干脆派出几十人围攻自己,一幅关门放狗的架势。

    靠,这家伙是为了女人不要命了。

    莫问皱起眉头,什么话也没说,面前的几十个人,莫问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他本想用特殊的办法解决此事,可他立即就在那一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自从被人看出自己身上的秘密后,莫问的身后就莫名其妙多了跟踪者、掠夺之人,这些人为了什么而来,莫问心知肚明,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给他自己和身边的亲人带来没有必要的麻烦。

    在钟明的面前,扮演一个小角色,似乎更恰当一些,有时候低调点,并不是什么坏事。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莫问根本不怕什么,区区一个钟明,阳正的一句话就足够他受了。

    不说别的,阳老爷子请他去,不就是为了莫问胜任血灵特战队队长这件事吗?就这个身份,钟明就过不了。

    而钟明也不是傻瓜,看到这个情况,他知道自己会因此有许多麻烦事,可仇恨已经让他丧失了理智,下意识看了一眼贺万军,对着手下一挥手,身边立即有两三个手下冲了出去。

    “啪!”

    突然,贺万军突然好想发了疯一样,冲杀过人,他二话不说,一把就将钟明踢飞了出去。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钟明就好像是一只小鸡一般,被贺万军拎起来丢了出去。

    “噗咚!”

    “啊……”一声惨叫,钟明刚才受了莫问一脚,剧痛难忍,现在又添新伤,手臂、大腿、脑门各处,不是碰伤就是被擦伤,还没回过味,就从地上爬起来怒吼道:“贺少,你干什么?你忘记了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了吗?”

    “你他妈的给我住嘴!”

    “啪!”一声。

    钟明不知道哪来的胆量,对着贺万军就是一个耳光。

    “啊……好你个钟明,我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

    “啪!啪!啪!”

    “啊!别打了……再打我就死了……”

    刺耳的巴掌声,配着刺耳的惨叫声,对莫问来说,很是动听。

    莫问大摇大摆就走了出来,边走边大声喊道:“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能在公众场合打架斗殴呢?”

    钟明一看莫问,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声求救道:“莫先生,救我啊,这个贺万军好像发了疯一样,冲过来就揍我,快……快把他给我拉开。”

    “哟!这种是我可帮不了你……”莫问幸灾乐祸地望着贺万军,笑道:“不是我说你,钟先生,你不仅到处祸害人,说不定你什么时候玩过贺少的女人呢?要不然贺少怎么会这么恨你呢?哈哈……”

    “莫先生……”钟明喊道。

    “啪!”

    钟明的话还没说出口,贺万军的大巴掌就又甩在了他的脸上,只听贺万军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给我闭上你的嘴巴,你在这里开好房间,说是安排好一切,只要解决了莫问,你就能带司马雅琴去酒店的房间,你难道敢说你不是想**?”

    “胡说……我……我什么时候开好房间了?是你自己说要来见见莫问的,关我什么事?”被贺万军说出了他的阴谋,钟明顿时紧张了起来。

    “好啊,钟明,你他妈的还敢打老子女朋友的主意,是不是我整的你还不够啊?”莫问故意表现出一副愤怒的样子,一边给贺万军使了一个眼色,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莫问心里清楚,这个时候的贺万军,早就失去了意识,他的整个身体,已经被白雪儿控制了,现在就算是贺万军在酒店大堂跳脱衣舞,也并不奇怪了。

    “啪!”

    又是一声刺耳又清脆的声响。

    贺万军毫不客气地狠狠地抽打着钟明。

    “我可以证明这个家伙的龌龊计划!他是畜生……”贺万军瞪着眼睛说道。

    “我……”钟明顿时熊了,他心中哪会不明白贺万军不好惹,为了今天的计划,钟明今天出来特意安排了这么一出,本想激怒莫问和贺万军,让其狗咬狗,然后带走林淑媛好好爽一把,偏偏这个时候贺万军发了疯,钟明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发生了这种变故。

    接着这个贺万军就好像吃错药一样,二话不说上来就揍,难道这家伙真的疯了?在钟明派人堵住酒店大门的时候贺万军突然发疯,事情不会这么巧合吧?

    他妈的贺万军,早晚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钟明在心里早就把郝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他虽然在富州有身份有地位,但在莫问面前,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让黑道的人去报复,玩黑道的人居然认他做老大,用陷阱,他妈的,偏偏在这个时候,贺万军发了疯,难道这个世界都疯狂了?

    钟明认清了形势,只能低头认错了:“贺少,对不起,我真的没想**,我是为了你的兄弟余建不值,他死了,你难道不想为他报仇吗?”

    这句话一出,莫问马上回过味来,果不其然,这个贺万军,果真是为了余建而来。

    想想也是,钟明家里只是有钱,并没有政府的后台,所以在遇到阳正的为难之时,他只能忍气吞声,最后用借刀杀人之计,利用贺万军来玩死莫问,京华市市委书记,与阳正同级,即便闹起来,谁也占不了便宜,这才让钟明有恃无恐,如此放肆。

    “啊……”

    钟明惨叫的声音愈加沙哑,这么大的动静,引来了酒店很多旅客前来围观。

    “这个人怎么这样?这孩子这么清纯可爱,怎么能这么欺负她呢?这人太不是东西了!”

    “就是,这种人该揍,哼!”

    “像这种人,换做以前,早该进猪笼了!”

    …………

    “莫先生,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钟明面对这么多围观旅客的指责,他显得很害怕,要是每一个人都上来揍他一下,恐怕他这条命也差不多报销了。

    “喂喂喂,你说话可得注意点,第一我没动手打你,大家都看见了,是贺万军在打你,我只是围观看热闹的,第二,你想做的事,刚才贺万军也说了,他能证明你的阴谋诡计,所以,你要问的人,是警察,不是我!明白吗?”

    说话间,莫问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很阴险的笑意,心里暗暗嘀咕着:钟明,哼,你跟我蚊子耍阴谋诡计,今天就让你尝尝被人陷害的滋味。

    “莫先生,你不能这样啊……我……我什么都没做,你凭什么冤枉我?”说到警察,钟明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只要他被送到警察局,那一切情况就逆转了,钟明也不是傻瓜,脑子里一肚子坏水,赶忙用话激莫问。

    “你他妈的少废话!”贺万军当然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因为他的三魂七魄已经被白雪儿控制,白雪儿呢,她的元灵和莫问是想通的,一切,都是按照莫问的意思进行着。

    “你这种人就是欠收拾,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欺辱女人,简直是畜生!”

    围观的人群看着贺万军‘见义勇为’的表现,也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这小伙子也不错,个头高,心地好,要是这个社会,多一些这样的人,那就跟和谐了!”

    “谁说不是呢,现在坏人太多了,昨天我还看新闻说东莞那边有人居然把活生生的人手脚都砍了,然后利用残疾的身体去乞讨,真是畜生不如!”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后让孩子们出门注意点,最好找个伴!别遇到了坏人!”

    “……”

    哈哈,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

    钟明你不是会当狗腿子吗?今天就让你尝尝被人收拾的滋味,还有贺万军,就让你做一次好人,等这件事完了以后,你们两条狗怎么咬,那就和我莫问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想到这,莫问心里乐开了花,围观的人越多越好,人少了,那莫问就没人为他作证了,有了一次被陷害的经历,他才不会那么傻,再被人陷害一次。

    “走!跟我走!”贺万军拉扯着钟明朝酒店大门走去。

    “上哪?”钟明战战兢兢问道。

    “我让你去哪就去哪,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钟明听见贺万军发话了,他也不敢怎么样,至于上哪,只能听贺万军的指挥了。

    人群中,莫问望着这两个人带着几十个手下离开的背影,发出一声冷笑。

    他一点儿也不怜悯钟明这种人,这种人就不值得有人去怜悯,可以说钟明有今天,那纯粹是自作自受,如果不是他打司马雅琴的主意,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要不是他的不服,也不会给莫问这种机会,这是他自找的。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