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这几天来,陈怡每天都穿着这件曾经不太愿意穿的睡裙,莫问心里有疑惑,也有一丝兴奋,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有诱惑力的女人,都会产生一丝冲动的。

    由于被单只遮住腰部,所以莫问在若隐若现的迷人身体吸引住了,身体各个部位隐约可见。

    可越是迷人,莫问的心里对陈怡的如此打扮就越愧疚,今天虽然与林曦的交谈,令其心情放松了不少,但是他知道陈怡的心里,有许多不敢说出口的埋怨。

    就在这个时候,陈怡嘴巴一张一合,表情很难受的样子,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身躯缓缓地扭动起来,嘴里嘀嘀咕咕:“蚊子……不要……不要离开我……我真的爱你……”

    说梦话?

    在莫问愣神之时,陈怡再一次喊了一句:“我真的好爱你……蚊子……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呜呜……蚊子,我不要和你分开……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杨澜能做的我一样也能做……”

    莫问可以肯定陈怡在说梦话,而且这个梦话很明确表达出了心中的担忧,这正是今天和林曦交谈的内容,莫问没想到陈怡会连做梦都在担心自己离开她,如果换做以前,莫问会很开心,可现在,他却丝毫开心不起来,陈怡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难受,毕竟他的未婚妻的确是杨澜……

    在床边站了大约十几分钟,心事重重的莫问走出了房间。

    站在阳台上,莫问抽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点燃后猛吸几口,等莫问抽完这根烟的时候,一股香味就扑鼻而来。

    “老公,你洗好了?嘻嘻!”陈怡醒来后见莫问还没回房间,在浴室里查看后,没看到莫问,最好才在阳台上发现了抽烟的莫问,她赶忙迎了上去,挽住他的胳膊,嬉笑道:“我知道你这个人一忙起来,就不会照顾自己,你一定饿了吧?我刚才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菜,就等着洗完澡做给你吃呢……可是……我不知道怎么了,躺在床上居然睡着了!”

    “嗯?”莫问微微一愣,问道:“宝贝,你……你一直在等我么?”

    “嗯!”陈怡点点头,踮起脚跟,在莫问的脸上轻轻一吻,笑道:“我说过的……晚上等你的。”

    莫问轻轻点了点头,低头吻了一下陈怡,然后拉着陈怡下了楼,说实话,刚才消耗了那么多真元,的确有点饿了。

    两个人进了厨房,一起做了几个小菜,那场景很是幸福,陈怡每每看莫问的时候,都会露出甜蜜的笑容。

    夫妻二人在无声的眼神交流下,做完夜宵,然后又是在无声的眼神交流下,吃完了这顿夜宵。

    吃完夜宵,陈怡在厨房洗碗,莫问坐在客厅里,莫问在想,如果哪天真的要面对陈怡和杨澜的选择,他该怎么办呢?

    在烦乱的思绪之中,当晚莫问疯狂地索要了陈怡五六次,一直到陈怡疲累不堪后,二人才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陈怡送莫问来到机场,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莫问,在临别之时,陈怡就好像一个老太婆似得,千叮嘱万嘱咐说个不停,莫问没有一点烦躁,耐心地回答着陈怡的叮嘱,带着笑容就在阳正的安排下,与陈怡分开,坐飞机直接飞往金华。

    富州到金华的路程也不算远,大约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时间。

    当莫问走出机场的时候,立即看到了穿着太极服的老人,他的手里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欢迎莫问医生来京。

    “你等莫问?”莫问赶忙走了过去问道。

    “你是?”老人一脸疑惑地看着莫问,他接的可是一个传奇人物,一个神话般存在的医生,怎么会如此年轻?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莫问。

    “我就是莫问。”莫问点点头抢先说道。

    “抱歉,恕老朽冒昧,您……您真的是从富州来的莫问……莫医生?”老人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年轻人与一个神医联系在一起。

    “嘿嘿,老人家,我的确是莫问,是吴镜汀请我来的,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让阳书记确认我的身份。”莫问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了一组号码,上面显示着一个人的名字——阳正。

    老人一看,见莫问能说出阳正的名字,立即就不再怀疑什么,只不过,这个老人心里有很大的震撼,如此年轻就拥有神话般的医术,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欢迎您来金华,莫医生,请,你是老爷请来的人,是我们小姐的救命医生,刚才老朽无礼了,非常抱歉。”老人对着莫问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莫问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跟着老人走出了机场,他坐上老人安排的一辆豪华奔驰商务车,飞快驶离机场,从速度上看,貌似这个老人对于莫问的到来,显得有些急迫,又有点吴镜汀女儿危在旦夕的感觉,车子在争分夺秒地飞快驶入金华市。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在一幢看似年代久远的庄园门口停了下来,老人下了车,为莫问打开车门,站在门口恭敬地对叶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说道:“莫医生,请,就是这里了,请您稍等片刻,我去向老爷禀报。”

    莫问下了车,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他的注意力,全在眼前的这栋庄园之上了。

    眼前的这座庄园,年代久远,看起来历经世事沧桑的感觉,在金华,能保存如此完好的庄园为数不多,当然也与后人的维护和翻修有一定的关系,这庄园依旧留给世人美好的回忆,庄园枕林临水,依湖而筑,“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这庄园不仅是一幅古代“自然山水画”、更是一座具有强烈人文精神的东方古城堡。

    石崇在其《金谷诗叙》中说:“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众果、竹柏、药草之属,莫不毕备。又有水碓、鱼池、土窟,其为娱目欢心之物备矣。”

    可真是人间仙境,莫问在下车的瞬间,喜欢上了这吴镜汀的古老庄园。

    不一会,老人带着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看到站在车子旁的莫问,大老远就笑着招呼道:“莫医生,非常抱歉,有失远迎,我是吴镜汀,感谢莫医生从富州远赴金华为小女长途跋涉,吴某人感激不尽!欢迎欢迎……”

    靠,这也叫长途跋涉?

    莫问有些佩服这些场面上的人,说的话虽然好听,却那么虚伪,不过莫问知道,这吴镜汀也是客气话,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和礼数,这种场面话也是在所难免,只不过莫问说不出这种话。

    “四大名医吴镜汀吴老前辈,客气了,在下莫问不敢当,你是前辈,我还有许多在医术上不懂之处,还需向老前辈学习啊!”

    “这……”吴镜汀听到莫问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这不是嘲笑他无能吗?莫问这一番话可是一点都不客气,如果吴镜汀有能耐,就不用请莫问前来为他小女儿治病了,莫问这么说,一方面带有嘲笑、讽刺的意思,一方面也是回敬刚才吴镜汀的场面话,吴镜汀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莫医生……吴某人惭愧,请……”

    说着,吴镜汀对着莫问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让开道路,让莫问走在前面。

    客人先行,这是华夏待客之礼,也是对客人的一种尊重。

    莫问一点也不客气,直接朝庄园里走了进去,当他刚走进院子时,见到一个八十出头的老者正快步向他走来去,并同时伸出手,话还没说出口,就握住了莫问的手,恭敬地说道:“这位就是莫医生吧?我是吴镜汀的父亲,谢谢您能来为我孙女看病,感谢……太感谢了……”

    不过这个老头子见到莫问的那一刻,眼睛里明显闪过一丝疑惑,暗道:难道这位就是阳正介绍的神医?怎么会如此年轻?

    看着眼前这位不起眼的年轻人,老头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莫问身后的吴镜汀,但是脸上却始终笑容依旧地跟莫问握了握手。

    莫问笑着跟这老头握了握手,简单利落地说道:“老人家,谢字不敢当,毕竟我还没帮你的孙女看病,如果要说谢,那就等我看完病再说吧!是不是能治好还没有结果,谢还太早了……你说呢?”

    听到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的话,原本相当疑惑的老人倒是对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医生充满了好奇,笑着回答道:“莫医生!你是我见过最年轻的医生,请跟我来。”

    莫问一愣,这一口热茶还没喝上就要带自己去看病?

    不过仔细想想,莫问也能理解这一家子的心情,病人危在旦夕,耽误片刻,或许就有可能耽误掉一个人的生命,何况他就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乃他本分,吴镜汀也算是华夏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绝对会给予丰厚的报酬,这样的安排,莫问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