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三百零九章 你是我的男人
    离开兰小凤的住所,莫问立即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家中。

    年底了,柳馨、倪小柔、李晶晶、司马雅琴、唐婉儿等人都已经放假了,而且家不在富州的几个女孩,就在昨天,也已经买了车票,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等莫问回到家里后,发现家里空空的,不见往日的嬉闹,安静的客厅之中,只有陈怡坐在那,手里捧着一大堆文件,茶几上放着两部电话,好像在处理什么公司的事。

    当陈怡见到莫问,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放下手中的文件,飞奔而来。

    “蚊子,你回来了?嘻嘻……”陈怡一边跑,一边笑着,扑进莫问的怀里,娇滴滴的样子毫无掩饰地表露出来:“怎么样?顺利吗?”

    “嗯!”莫问放下行李包,低头就是给陈怡一个轻吻,随之笑道:“想你了!”

    “切!”陈怡面色一红,面对莫问的甜蜜,她心里倍感幸福,只是嘴上不愿意承认罢了:“鬼信你呢,在金华,你身边那么多美女,你会想我才怪呢!”

    莫问微微一愣,知道陈怡说的话有另外一层意思,只不过陈怡并没有说白罢了,在莫问去金华的这几天时间里,陈怡一个电话都没有打,为什么呢?

    很明显,陈怡是怕自己的电话会让影响到莫问与杨澜,她很聪明,深爱着莫问的陈怡似乎更加担心失去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男人。

    与任何条件都优胜自己的杨澜相比,陈怡似乎显得有些自卑。

    杨澜的家庭条件比陈怡好,她有一个完整的家,从小就在家里人的呵护、关爱下长大,而陈怡呢,她却从小只能在一个有缺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杨澜的年龄与莫问相当,可陈怡却比莫问大许多岁,年龄的差距,也给陈怡造成了一定的自卑心里,女人嘛,年龄就是她们的最在意的问题。

    虽说陈怡对自己的容貌与魅力有一定自信,但是在这些问题面前,她不得不低头,也恰恰是陈怡的自卑,让她原本高傲的性格,变得柔顺、贤惠起来,似乎她想尽力改变自己,去迎合莫问的爱情。

    这次莫问去了金华,陈怡一直都在想莫问会不会去找杨澜,他们二人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此时,见到莫问后,陈怡情不自己地就用间接的方式去询问莫问在金华的情况。

    “对了,馨儿她们呢?我刚从金华回来,怎么也不出来迎接我呢?”莫问赶忙转移话题,与陈怡之间,这种话题说的越少越好,以免陈怡心里胡思乱想。

    “你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快过年了,她们都放假回家去了!”陈怡白了莫问一眼,嬉笑道:“馨儿和小柔去了广水,司马雅琴的家在富州,可是她继父那样,姐妹几个也不放心,李晶晶就邀请她到她家去过年了!”

    “那……婉儿呢?她也回去了吗?”莫问问道。

    “嗯!”陈怡点点头,笑道:“婉儿临走时,我跟她聊过,等你回来,我们两抽空去一趟她老家,一来看看她的继父,二来嘛,给婉儿做第二次的治疗,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别自责,这种情况也不是你能改变的,对了,这次去金华,有没有麒麟草的消息?”

    “唉!”莫问脸色一变,凝重的神色下,沉声说道:“只是听吴镜汀说过……麒麟草在华夏非常难找,他也是听说在奇峰岩有人看到过麒麟草!”

    “奇峰岩?”陈怡听到莫问说到的地名,顿时大吃一惊:“蚊子,那个地方可是号称地狱之崖呀,就算有麒麟草,我们谁能采到麒麟草呀,这……”

    “这不用担心,我只有办法,只要奇峰岩有麒麟草,我去一趟又有何妨?”对于莫问来说,奇峰岩即便再危险,他有血翼,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这么说,奇峰岩你非去不可?”陈怡听到莫问的话,不禁心里一颤。

    “对,既然有人在奇峰岩见到过麒麟草,那我就必须去!”说到这里,莫问顿了顿,与陈怡拉着手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小怡,当着婉儿的面我不敢说的太多,你知道吗?如果在三个月之内找不到麒麟草,婉儿就必死无疑!”

    “啊……”陈怡惊呆了,他没想到,唐婉儿的病会如此严重,平时看起来没有任何症状的女孩,身体里尽然隐藏着致命的病毒。

    “我知道你很惊讶,婉儿的病在身体里潜伏太长时间了,如果早几年让我医治的话,或许还有几分治愈的希望,可是现在,病毒已经在婉儿身体里扎根了,及时我再有能耐,也不可能清除她身体里的所有病毒,如果强行清除,只会加快婉儿死亡的速度,这也是我迟迟不为婉儿治病的原因!”莫问无奈地望着陈怡说道。

    “蚊子,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治疗癌症不是很轻松吗?难道婉儿的病比那些癌症晚期还要难治吗?”陈怡着急地问道。

    “癌症是一种病体细胞的入侵,引发人体的身体功能败坏,造成人体某些技能衰竭而死亡,而婉儿的身体里隐藏的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只要入侵人体,就永远无法清除干净,生长、繁殖的速度快的惊人,就算是我爷爷来了,恐怕也无能为力!”莫问知道陈怡心里为这个女孩的病着急,他也不想让陈怡太过于担忧,于是就用一种委婉的语气说道:“这么跟你说吧,只有麒麟草才能克制这种病毒的生长与繁殖,只要找到麒麟草,我就有把握治好婉儿的病,彻底解决她多年生命威胁!”

    “那……那……我跟你去奇峰岩!”陈怡不知道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居然说了一句连他自己都吃惊的话。

    奇峰岩位于南山市地界,那个地方是传说中的地狱之崖,两侧六百多米的四十五度倾斜岩石,给崖底造成了终年不见阳光,如瓶口一般封锁住外界的阳光入侵,也正因为如此,这奇峰岩崖底创造了潮湿的条件,出现麒麟草这种世界是难寻的草药,也是正常的,几千年来,奇峰岩没有人刚下崖一看,不说别的,想要登上奇峰岩崖顶都非常困难,别说下崖了。

    上奇峰岩全靠双手双脚攀登,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让人望而生畏,几千年来只有极少数胆大、有本事的人上去过,一直没有人去过奇峰岩崖底。

    据说,在奇峰岩的崖底,隐藏着致命的毒气,五毒之物随处可见,只要一碰便足以致命,所以这个被人们成为地狱之崖的奇峰岩,到目前为之还没有人敢去触碰。

    陈怡居然说要跟莫问一起去奇峰岩,她能上去吗?即便她跟莫问学了不弱的武功,可她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到那么危险的地方,不禁会有几分畏惧的。

    莫问听到陈怡的话,似乎并没有吃惊,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将陈怡拥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笑道:“傻丫头,我知道你为我担心,放心吧,你老公经过这么多事都大难不死,怎么会在一个小小的奇峰岩面前栽了跟头呢?你忘了,在瞭望台塔顶,你是怎么下来的?”

    “对啊……”陈怡仔细回想,曾几何时,她曾经有过飞行的经历,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但是她的确感觉到了飞行的速度,在莫问的提醒下,陈怡的脸上露出惊奇的笑脸:“蚊子,你快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会飞?”

    “哈哈!”莫问哈哈一笑,并没有回答陈怡的话,笑道:“谁都怕死,谁也会怕麻烦,可是有的事情,哪怕怕也要去……”

    “嗯,我知道……你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你的决定!不过……我会永远支持你的!”陈怡点点头。

    “谢谢你,小怡,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话要对我说,只是……你不敢说,不愿意说……等我解决了这些麻烦,我就带你远离世间的这些庸俗和烦恼,去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一辈子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你说好不好?”

    这种充满憧憬的话,让陈怡很是渴望,紧紧地抱着莫问的身体,闭上了眼睛,顺着莫问的话意去构思那种不可能存在的画面,陶醉地靠在莫问的胸口上,听着强有力的心跳声,轻声说着:“好,没有人城市的喧闹,没有世间的庸俗、虚伪、勾心斗角,只有你我,美丽的茅草屋、漂亮的桃花、梅花、还有许许多多的大树,我们在草地上奔跑着,那是多么幸福的呀……”

    莫问耳边听着陈怡口中发出的那种幸福的渴望,他快哭了出来,自己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个女人当真了。

    最重要的,陈怡的命运已经和他绑在了一起。

    “小怡,如果没有这种地方呢,你会不会很失望?”

    “不是有你么?”陈怡也被问得心情不悦,不过最后却忽然抬起头来,朝着莫问嫣然一笑……

    “呃……”莫问差一点一口咬断自己的舌头,怎么就不能说点靠谱的话呢?

    “你可是我的男人啊……”还没有开口说话,陈怡已经再一次开口道,还朝着他娇媚的笑了笑。

    这一次,莫问真的渴望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即便没有,在生活了二十年的深山里,也是一个桃源般的生活,这样的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莫问心想,陈怡应该不会太失望吧。

    当莫问想到眼前的这些麻烦还未解决,刚才的那份闲心,马上就烟消云散了,说了一句让陈怡再度紧张起来的话:“小怡,就在我下飞机的时候,机场被炸了……”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