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就是混蛋
    李晶晶和司马雅琴听到倪小柔说的话,顿时大吃一惊。

    都是女人,虽然李晶晶和司马雅琴年龄没有陈怡大,但是女人的自私,她们是无法理解陈怡的大度,一个深爱的男人在自己的眼前去找别的女人,可以做到如此冷静,这是让她们有些惊讶的地方,刚才一些对陈怡纵容莫问的话,她们也都是猜测,现在这些猜测都变成了事实。

    李晶晶和司马雅琴互看一眼,倍感吃惊的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不会吧?”

    倪小柔得意地笑了一下,说道:“有什么呀,我是亲眼所见,这还能有假?”

    看着两个姐妹惊讶的表情,倪小柔紧接着笑道:“反正我知道小怡姐不会介意这些的,只要那个臭流氓喜欢的女人,只要不是林曦那种女人,她是不会介意的,你们如果喜欢,就去追吧,嘻嘻……两只发了春的小猫……”

    李晶晶、司马雅琴二人的脸色一红,同时娇羞地低下头去。

    倪小柔看看两位姐妹,又说道:“你们应该有个心理准备了,那就是将来你们喜欢的男人会有好多的女人的哦。”

    李晶晶、司马雅琴闻言有些懊丧和不甘心,不过,现在又舍不得放弃莫问,所以内心矛盾那是必然的啦。

    在倪小柔的话里,她们反应最大的是倪小柔把自己排除在外了,这让两个人抓住了机会,马上调侃起了倪小柔。

    “小柔,你舍得?”李晶晶笑着问道。

    “什么舍不得?”倪小柔故意装傻起来。

    “别跟我们装傻,你舍得蚊子哥?一口一个臭流氓叫着,我猜你心里肯定很想和他在一起吧?嘻嘻……”司马雅琴掩嘴而笑。

    “切,我是那种人吗?”倪小柔撅起小嘴,很自信地摆出了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

    “全写在你的脸上了,你说你是不是这种人呢?”李晶晶毫不客气地把倪小柔那点心思全部说了出来。

    “扑哧!”一声,司马雅琴笑了,她和李晶晶二人抱在了一起,在倪小柔的床上滚了起来,一边笑着,司马雅琴还一边说道:“小柔,你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嘻嘻……谁都知道,其实你心里最喜欢蚊子哥了,瞎子都看得出来,从那次余建的事情发生以后,你对他的态度都变了,你敢说你不喜欢他?”

    被司马雅琴说破了自己的事,倪小柔心虚地脸色一红,赶忙解释道:“胡说什么呀,我哪有……和他住在一起那么久,难道我不应该关心关心他吗?真是的,我也……我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呀……”

    说到这,倪小柔回想过去,回忆着和莫问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个少女幸福的笑容。

    这个变化可都在李晶晶和司马雅琴的眼里看着,二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笑了。

    李晶晶提议道:“我和雅琴今晚就不回去睡了,今晚就在你这,我们来个秉烛夜谈。”

    司马雅琴从床上坐了起来,雀跃道:“我赞成,小柔你就给我俩多讲讲蚊子哥的事,毕竟你更早认识他……也让我们心界也开阔一下。”

    倪小柔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了,于是三人挤在床上畅谈起来。

    在柳天宁的军区大院,第一次见到莫问的时候,倪小柔火爆地踢开房门,她看到了莫问赤罗的样子,那一幕在她脑子里涌现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一阵滚烫,还有在刘国轩的出租屋内,她几次和莫问的激情碰撞,倪小柔的心都如小鹿一般乱撞,娇羞和紧张起来。

    这或许是倪小柔和莫问之间最快乐的回忆,也是她和莫问之间羞以启齿的往事。

    在富州,还有一个女人在不眠的状态下,这个女人当然是林曦了。

    在林曦的别墅客厅里,一个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穿黑色西服,系着领带,头发油光发亮,留着胡渣子,看起来有几分男人野性的气质,而林曦,她只穿着睡衣,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并没有和这个男人坐在一起。

    林曦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身体靠在墙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屋顶,嘴里说道:“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就算我脱光了,莫问都不心动,我有什么办法呀?”

    这个男人眼睛一瞪,看起来很凶狠的样子,他坐在沙发上,野性的大眼睛也是直勾勾地看着林曦,不过里面闪现的是愤怒,而不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欲望,闻言后带着微怒说道:“你应该记住,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要把莫问当成是你的丈夫,何必把事情整得那么复杂呢!莫问不是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吗?英雄救美的情节……嘿嘿……”

    林曦转眼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狠狠地道:“是你故意安排的对不对?”

    这个男人冷冷一笑,淡淡道:“故而为之,物极必反,恨之极,反而会带来自己很大不必要的麻烦,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如此激动,有些事若是情绪影响到你的行动,到时候你会后悔的,再说了,就凭你的魅力和智力想要拿下莫问,你应该是有这个自信的,你毕竟是他心目中一个无法取代的女神,我想他会接纳你的,这是早晚的事。”

    林曦的情绪仍然沉浸在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痛恨之中,男人见林曦没有搭腔,笑了,不急不忙地说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对付莫问才是正经的。”

    林曦白眼一翻,说道:“我再说一遍,你让我做的事我会去做的,但是我还是那句话,跟莫问对着干,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告诉你,我曾经对莫问作过详细调查,这个人不简单,余建被杀的事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吧?全国多少人在围捕他?不但毫发无损,而且全国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还有……阳林、杨天宝、陈家老爷子都站在他这一边,如果你把事情闹大了,恐怕对你没什么好处,你不想一想,他能有这样的本事,自然不是个简单人物!再说他失踪了一个多月,你以为他去躲哪去了?我告诉你吧,他是去接受一种很特别的训练,你醒一醒吧,何必要如此固执呢?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你的,你又何必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呢?”

    在听到林曦的话后,那个男人怒了,其实他也知道莫问没那么简单,莫问这么隐秘的事,他竟然也能调查的清清楚楚,这个莫问的来历就不能不引人深思了,当然这是题外话,林曦这番话把男人给激怒了,他愤怒地盯着林曦,既惊讶于莫问的神秘,又对林曦能掌握着这么多情况感到惊讶,这是自己认识的林曦吗?莫问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莫问了,一天天强大,如果不尽快拿下此人,恐怕日后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男人站起身,嘴里叼着香烟,烟头猛地一下,对着林曦吐了过去。

    “你给我闭嘴,我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你不能在这三个月内搞定莫问,你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吧……”

    “你……你这个畜生,虎毒不食子,你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林曦疯狂地猛冲了上去,恶狠狠地对着那个男人就是两个耳光:“啪啪……”

    “啪!”紧接着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这个男人同样回了林曦一个耳光,然后用力将其推倒在低声,怒骂道:“你给我听着,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还想见你的女儿……就给我老实点……别跟我耍花招,更不要认为你所做的一切能瞒得住我……哼……”

    “你这个畜生不如的混蛋……”林曦一只手捂着火辣辣的小脸,哭泣着怒骂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说对了,我就是混蛋,一个畜生都不如的混蛋……”

    话音刚落,别墅的窗户突然被一具尸体撞飞了进来,随着尸体进入客厅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这具尸体不是别人,是林曦身边的其中一个保镖。

    那个男人低头一看,这个保镖死的样子惨不忍睹,从尸体的惨状来看,这个保镖应该是被人一拳打死的,胸口凹进去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血肉模糊,非常惨。

    男人惊惧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老者缓缓地朝别墅里走来,男人顿时大吃一惊,忍不住惊呼一声:“血族……”

    他只是听说血族的实力强大,不亚于华夏任何一个门派的武者,却从未跟血族遭遇过,今晚,林曦的一个保镖,只是一拳,就被这个老家伙给杀了,实力可想而知是如何恐怖,在保镖的伤口处,那鲜血好像被人吸干了一样,只看到红红的肉,却一滴血未见流出。

    就在这一刻,在老者的身后,又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子,他看起来二十多岁,短发,男人看到这个人的出现,更加惊慌了,接下来肯定逃不过丧命之厄,因为他知道,此人修为绝对不是他能敌的。

    这个人冷冷望着男人,缓缓向他走过去,淡淡说道:“风熊凌,我以为你有多牛x呢,原来也就是这样嘛,只会欺辱女人的畜生,哼……受死吧。”

    说话的人进入林曦的视线后,林曦的身体一颤,激动、委屈、感激等复杂的泪水,好像不要钱似得,从她的眼眶里涌出。

    因为,这个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莫问。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