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六百零八章 跪见神医
    一场残酷的病魔战争就此展开了。

    凌晨三点,阳林、杨天宝赶回中央,将已经睡下的一号首长叫醒,紧急召开了关于瘟疫传染的应对会议。

    莫问也参加了这个会议,这是他第一次在众首长面前亮相,也是第一次在大会上发言,如此年轻就担当此重任,让许多人不服,也让许多人钦佩,树林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也一点不奇怪。

    在大会上,莫问不给任何领导面子,直接布置了有关瘟疫的处理办法,虽然有些大不敬,但是谁都没有介意莫问无心之举,当然他的命令能让这些人遵从,这里面也有杨天宝、阳林的原因。

    会议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结束,全国各大军区的军人,马上采取了行动,全国几百家医药生产厂家,在保证全国人民用药的情况下,临时增加几条生产线,加班加点,按照莫问配的药方,生产着一种叫做‘克艾灵’的药物。

    华夏是个大国,人口多,瘟疫感染的速度迅速,以莫问的估计,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华夏公民都已经感染,只是这些人群之中,大部分人都还没有到发作期罢了。

    生产的任务繁重,谁也不敢怠慢,加班加点生产,就连原材料都在全国范围内收缴,集中送往各大医药生产厂家。

    原本一文不值的草药,突然间变成了国家收缴的名贵药材,这也的变化,也让一些商贩发了一笔小财。

    一天一夜,莫问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按照他从波及利亚回来的时间来算,莫问已经两天两夜没休息了。

    当他回到宾馆的时候,整个人感觉憔悴了许多,这和他消耗的体力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没有为那七个护卫做死而复生的解救,如果没有为医院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治疗,莫问即使七天七夜不睡觉,也不会如此憔悴。

    一进房间,陈怡、杨澜、伊申贝尔看到莫问这幅模样,心疼不已。

    几句轻声的询问后,就让莫问躺在床上休息了。

    与此同时,金华临时医院的医疗小组已经穿上了莫问要求制作出来的防传染防护服,对处理紧急事情方面也有了进一步的应付能力,使得医院和医疗小组在应对一些紧急情况,也变得是得心应手,当然了这些都是莫问的功劳,现在熊杰、兰龙一、白松年、吴镜汀四人都学会了莫问教的手法为病患治病,在一天一夜的努力下,基本上京华的病患都已经稳定了下来,下一步就是要采取措施控制病情的蔓延了,而熊杰、兰龙一、白松年、吴镜汀四人,他们的任务就比较重了,需要赶往其他**个病发严重的城市,进行指导,并且保证病情的控制,不在继续蔓延。

    以莫问的观点来看,这种病毒在七八年前就已经潜伏在许多人的身体里了,只不过潜伏期长,还没有到达发病期,所以在这七八年的时间里,并没有出现这种奇怪病者,一旦发病,任何药物都无法控制病情,甚至这种病毒会在几天时间里发生变异,使病患处于病危状态。

    华夏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组建了调查小组,针对这种病毒,展开了细致的调查,调查组组长有杨彪担任,副组长由阳正担任,毕竟第一例病者发病是在富州,所以调查的城市就由富州开始查起,而莫问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这个调查小组的医疗顾问,随时为这个调查小组解开各种难题。

    从莫问回到华夏的那一刻起,到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他感觉自己把几年的事情都做完了。

    累是不用说了,更重要的是莫问感觉这种病毒的投放,是有阴谋的,绝对不会是普通瘟疫那么简单,莫问仔细研究过这种病毒,是人工变异出来的病毒,很显然是有人故意将这种病毒投放在华夏,可是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就让莫问疑惑不解了,七八年的潜伏期,甚至有些免疫力强的人,潜伏期二十年都有可能,如果是为了报复社会,这么长的潜伏期,很显然和报复的性质有些不太吻合,说是阴谋,也只能勉强说得过去,总之在事情没有***之前,谁也不敢对此事妄下结论,莫问也不例外。

    大概莫问回到宾馆六个小时后。

    突然一对年轻的夫妻找上门,非求着酒店的保安要见莫问,这对年轻的夫妻跪在门口整整三个多小时,酒店的一个经理见到后感动了,后来一打听从知道这对年轻夫妻来找莫问的原因,他心一横,决定带着这对年轻的夫妻去碰碰运气,即使丢了这份工作,他也觉得值了。

    “砰砰砰!”莫问所住的景阳宫套房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陈怡、杨澜、伊申贝尔就坐在客厅里闲聊,听到敲门声,伊申贝尔马上走了过去,一边走着,一边询问道:“谁呀?我们在休息……如果没什么事就不要再打扰我们了……”

    “对不起,我是酒店的客房部经理,有件事想询问一下你们……”门外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说话的语气客气而委婉。

    “咯吱……”一声,伊申贝尔犹豫了一下,在陈怡的同意下,打开了房门。

    在打开房间门的时候,伊申贝尔看到了一个穿着唐朝古装的男子站在门外,弓着身,有些像太监见驾一般,非常恭敬地对伊申贝尔行了个礼。

    “什么事?有话快说……房间里还有人在休息,说完快走……”伊申贝尔见到这个男人后,很不高兴地说了一句,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不悦的神色。

    “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打扰几位休息……可是……有一对年轻的夫妻,非要见莫问先生……不知可否通报一声,让这对年轻的夫妻见莫问先生一面……”这位酒店的客房部经理说话的时候,用手指了指站在他身后的一对夫妻。

    伊申贝尔皱了皱眉头,朝这对年轻的夫妻看了一眼,男的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女的三十出头,两个人的模样都十分憔悴,面色苍白,两个人都挂着厚厚的黑眼圈,看起来应该是长期劳累、睡眠不足造成的,女的眼睛有些发红,很显然是刚哭过。

    看到这对年轻夫妻的同时,伊申贝尔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找我家主人有什么事吗?”

    话音刚落,这对夫妻的情绪就显得非常激动,二话不说,当场就推开客房部经理,跪在了伊申贝尔的面前,磕着头,大声喊道:“求求你让我们夫妻见莫神医一面吧,如果不是他的话……我的儿子就死在医院里了,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要当面给他磕个头……感谢他的救命大恩……求求你……让我见见莫神医吧……”

    “喂喂喂……你……你们小声点,我家主人已经两天两夜没睡了……他刚躺下,你们这么吵闹……不是打扰他休息嘛……”这对夫妻的大嗓门,顿时把伊申贝尔给吓到了,赶忙对着这两个夫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用她那不是很标准的华夏语对他们两夫妻说道。

    “对不起……我们可以等……我们就跪在这里等莫神医出来……”谁知道,那位女人居然跪在地上不起来了。

    “这……”伊申贝尔有些为难地回头望了客厅里的陈怡、杨澜一眼,嘴里嘟囔着:“你们不要这样……这样只会影响到我家主人休息,等他醒了,我会帮你们转达这份谢意的,不需要这么跪着……他也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情……”

    “不……这对你们来说或许没什么,可是……对我们家来说,这份恩情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我们跪着等莫神医……”

    “……”伊申贝尔没辙了,如果是来闹事的人,或许她一脚踢飞出去就了事了,可是眼前这样的情况,她打不得,骂不得,这可如何是好呀?

    陈怡和杨澜对视一眼,赶忙走了上去,二人不管怎么去拉扯两夫妻起身,这对年轻的夫妻就是不起来,泪流满面地喊着要见莫问。

    后来陈怡等人才知道,这对夫妻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两个孩子都被病毒传染了,本想借假期带孩子来金华旅游的,可没想到,两个孩子都病倒了,而且奄奄一息,女孩在三天前就已经恶化了,男孩两天前也接着病情恶化,直到莫问来到医院,将他们的两个孩子都给救了。

    对这对夫妻来说,两个孩子比他们的生命还要重要,在救完他们孩子之后,莫问就离开了医院,所以这对夫妻并没有见到莫问,后来是熊杰告诉了这对夫妻莫问所住的酒店,这才出现了今天的跪求见一面莫问的情况。

    陈怡和杨澜都是女人,听了这对夫妻的故事后,忍不住也落下泪水。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对夫妻感恩,也是应该的,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与别人不一样罢了。

    就在一行人在门口哭哭啼啼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个时候的悲伤气氛:“哭啥喊啥?不是我说你们……两个孩子还在医院,你们跑到这里来哭闹什么?赶快给我滚……老子刚睡一会就被你们吵醒了……你们想干什么呀?”

    众人转头一看,见莫问的房间门口,站着一个睡意朦胧的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那对夫妻口中所说的神医——莫问。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