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还没完了
    然而,眼镜男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莫问。

    魅影九步瞬间施展开来,眼镜男中了毒,在运功冲杀过来的同时,已经加快了剧毒的发作。

    在眼镜男到莫问身边的时候,莫问已经将那蛇鳞匕拿到手中,当眼镜男落地的时候,莫问飞起一脚,踢向了他。

    眼镜男顿时乐了,这莫问也不过如此么,用飞腿,这种飞腿能奈何了他了?

    想到这里,眼镜男来了个比莫问还洒脱的动作,摸了摸自己的金边眼镜,然后头一甩,整个身子向一旁倾去,躲过了莫问这一脚。

    正当眼镜男得意之时,想要说几句挤兑莫问的话,却猛地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劲风在他地耳边划过,然后一个非常大的力道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简直都要把他的脑袋给打爆了!

    眼镜男威只觉得大脑“轰”地一声,然后就觉得自己的脑壳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里面地脑浆想要迸发出来似的,头痛的都要炸了!

    眼镜男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珠子逐渐的向外凸起,最后猛地浑身抽搐了一下,就七窍流血的躺在了地上不动了。

    莫问这一脚有点挑衅那眼镜男的意思,对付一个已经中了毒的人,莫问很轻松就能将其击倒,可是却跟他玩了这么一手。

    不过说实话,刚才那一脚,任是眼镜男再谨慎小心,也会想到莫问能在悬空之时,改变踢出一脚的方向,再给他踢出了致命的一脚……

    “嘿嘿……就凭你吗?不过……没想到你是这么弱……我的一脚都受不住,如何保护这把蛇鳞匕?”莫问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眼镜男,似乎不带着怜悯地说道。

    转过头来,正想查看老家伙死了没有,还没等他蹲下身去,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定睛一看,却是见到眼镜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吓得小便失禁了,此刻正一脸惊慌地缓缓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呢。

    靠,就这么一点尿水?那还敢出来杀人?哼……太丢人了。

    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声,莫问用手在鼻腔前摇晃了几下,喝斥道:“你不是死了吗?”

    “我……我死了……啊……不……我没死……”被莫问这一声暴喝,眼镜男猛地一下回过神来,赶忙求饶道:“莫问……莫老大……莫爷爷,你放过我吧,你看我也中了毒……早晚都得死……你就别……别折磨我了……我不敢了,求你了……别杀我……”

    “谁让你来杀我的?今天的这一切,是谁设计好的?”莫问皱了皱眉,冷冷地盯着那个眼镜男沉声问道。

    “是……是余晨……不关我的事呀!”眼镜男慌乱地喊着。

    “咳咳咳……”眼镜男的求饶,让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家伙咳嗽了起来,很显然他想说话,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莫问听到声音,走到老家伙的身边,眯着眼睛,低头看着那老家伙嘴里咳嗽出来的血水,冷声笑道:“老家伙,你已经没用了,惹我莫问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不过,谢谢你给我送来这么一个通灵的宝贝……嘿嘿……我会让你死的好看一点,最起码……留一具全尸……”

    话音刚落,莫问的一脚就对着老家伙的心脏部位猛踩了下去。

    ‘扑!’一声,老家伙的嘴里喷出一道血柱,在痛苦下,瞪大眼睛,瞬间失去了呼吸。

    看这老家伙的模样,好似死不瞑目一般,在他死后,那瞪大的眼睛还没有闭合上。

    “莫问……你……你别过来……我……我没骗你……的确是余晨派我们来的……”眼镜男看到自己的爷爷死的那么凄惨,吓的浑身哆嗦了起来,就连说话都已经开始哆嗦了。

    “嘿嘿!”莫问冷冷地笑着,一步步缓缓地移动着,一边走着,一边望着那眼镜男问道:“说说吧……余晨让你们如何折磨我?还有……这次任务,还有什么人参与其中?”

    “余晨……他……他让我们在这里等你……他会让祁国晟当诱饵,引你到这里来……他说……他说你中了蛊毒……就自然无反抗之力了……这次任务只有我和爷爷出面,还有十几个邪蛊教的老女人……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那我就不知道了……”

    “哦?十几个老巫婆?”莫问只见到三个百岁老巫婆,还有别墅里的三个女人,这一共加起来也只有六个,可是,眼镜男说有十几个老女人,那么其他人去哪了?

    “对……十几个……他们都是蛊术高手……”眼镜男点头应道。

    “你没骗我?你他妈的是不是和你爷爷一样……很会骗人啊?刚才差点被你爷爷手里的蛇鳞匕给杀了……”莫问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没骗你……真的,这十几个老女人我和爷爷都见过……真的……真的……”眼镜男连忙辩解道。

    “是么?”莫问一边问着,一边用意识感觉着四周的情况,可是,他却没察觉到有任何人在附近,至少,他感觉不到有修为气息,这也是莫问最害怕的地方,这些老巫婆没有修为气息,如果在附近突然发动蛊术袭击莫问,那可真是防不胜防了。

    “我说的都是真话……绝对没有半点谎言……莫问……放过我吧……”眼镜男继续求饶道。

    “放了你?哼哼……”莫问冷哼一声,对于敌人,他一向是赶尽杀绝的做法。

    眼镜男见莫问那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吓得他肝胆欲裂,三个在他眼里是非常恐怖的老巫婆,现在被莫问杀了,已经变成了三具带有剧毒的尸体,眼镜男自问自己没有任何资本去和莫问抗衡。

    “莫问,莫老大……我真没骗你……你相信我……这件事真的不关我的事……是余晨安排好的一切……是他早就设计好的陷阱等着你跳进来呀……”说着,眼镜男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就要朝那辆亮着车灯的黑色帕萨特车子走去,可是没想到的是,可能因为他的心情太紧张了,导致自己的身体不是很协调,一个不小心踩到了一颗小石头,脚下一滑,大头冲下的就从地面上栽了下去。

    “啊……”眼镜男一声尖叫,噼里啪啦的就滚下了上坡,然后就再没了动静。

    莫问纳闷的往下看了一眼,顿时郁闷无比,这下可好,省的自己动手了!只见那眼镜男的脑袋上插着一根树枝,鲜血顺着他的伤口处,如喷泉一般冒出,显然已经死了……

    “哼……是你自己摔下去的,我可没推你……”莫问叹息地摇了摇头,真是恶有恶报,滚下去的时候折断了旁边的树枝,脑袋来回晃动之下,刚好插入,也正好应验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莫问今天得到了一把能通灵的‘蛇鳞匕’,心里很是得意,刚将蛇鳞匕揣在了兜里,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这是一股非常奇特的味道,莫问如此熟悉,在闻到这股味道的瞬间,马上在他脑子里涌现出一个念头:蛊虫……

    莫问慌乱地打开护心甲,左右查看后发现,他的四周已经被毒虫包围,数量之多让他震惊。

    与刚才那三个老巫婆召唤出来的毒虫一样,什么样的毒虫都有,吱吱吱发着虫子的叫声,越来越近……

    靠,还有完没完了?

    莫问对于这种毒虫的攻击,他的确很头疼,若是不解决了这些老巫婆,日后莫问想要有安生的日子,恐怕很难了。

    三天两头这些毒虫就来‘拜访’你,谁受得了呀,别说莫问有办法对付,就拿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来说,不被吓死,也会被吓跑的,一次两次幸运可以免受这蛊毒虫的侵害,可是日子长着呢,这些人一日不解决,莫问就一天别想安生。

    第一次莫问感觉如此的无奈、恐慌,或许也是这种来自邪恶世界的邪术,能让莫问感到害怕了。

    三个老巫婆被莫问杀了,现在,其余的人,已经学聪明了,知道不是莫问的对手,躲在暗处用邪术来对付莫问是最稳妥的办法。

    当然这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如果不现身出来,就不会有任何威胁。

    毒虫爬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和莫问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莫问在看着身边的毒虫靠近的时候,感觉浑身有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毒虫每爬行一步,他的身上就感觉毒虫已经爬入他身体里一样,被这种蛊术折磨过一次,莫问还清晰地记得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就在莫问想用血翼逃之夭夭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来了八只怪物。

    第一只是一条青蛇,大约一米多长,头部扬起,扭动着身躯,缓缓地随着毒虫前行,第二只是一只毒蟾,大约拳头大小,蹦蹦跳跳,‘呱呱’地发出叫声,全身绿油油的,还带着一身粘稠的液体,非常恶心,第三只是一只毒蝎,样子与普通蝎子无异,只不过个头比普通蝎子大了数倍之多,第四只是一条三十多公分长的蜈蚣,密密麻麻的脚丫子,就好像在莫问身上攀爬一样,让莫问看到后浑身不舒服。

    接下来就是一只像是壁虎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像蜥蜴,身上油光发亮,好像被抹了一层厚厚的油一般,最后的三只毒物,是莫问最害怕的,一只是拳头大小的马蜂,在空中飞行,那鸡蛋大小的眼睛,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尖尖的尾巴,时不时微微翘起,好像在对莫问炫耀着它那蜂王针的厉害,这个东西的出现,封锁住了莫问从空中逃走的所有空间,若是莫问强行飞行,也不敢保证这只马蜂会不会给它来一‘针’……

    在这几只毒物的后面,还有两只是特大号的蚂蝗,手掌大小,粘附在一只巨大蜘蛛的身上,随着毒蜘蛛的爬行,缓缓地朝莫问靠近。

    那只毒蜘蛛的嘴里还不停地吐着白色的丝条,八字脚上的毛茸茸的细毛,让人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么大的毒蜘蛛,莫问还是第一次见到,更让莫问恶心的是那只毒蜘蛛身上的蚂蝗,如果被这个家伙黏在身上,不掉层皮,恐怕也要被吸掉一半的鲜血从能喂饱这个畜生了。

    看到这一切,莫问的喉结‘咕嘟’一下咽了一口口水,这些毒物说实话,都是非常可怕的,即使是普通的毒物,胆小的人见到它们,都会忍不住一阵慌乱,特别是女孩子,甚至于发出尖叫,这些毒虫在她们的世界里,就是最恐怖的东西了。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