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六百七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而伊申贝尔用一个非常不雅的姿势,一脚踩在了那个纹身男的脑袋上。

    在外面围观的左邻右舍租客们顿时大惊,这个洋妞看不出来居然这么强悍,这些混混可都是这一代数一数二的狠角色,可以在这个洋妞面前,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可想而知,这个洋妞的武功有多厉害了,还有刚才那位年轻人,医术超群,小绵猴的骨头,瞬间就被捏碎了,可以想象这个年轻人的武功厉害到何种程度。

    伊申贝尔看着躺在地上的纹身男,冷笑道:“我认为你们是我主人的对手吗?我劝你还是最好是不要冲动,不然,不会有好下场的……”

    纹身男脸色一变,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同伴,面上显出一丝踌躇,他也没想到这个洋妞是一个高手,现在可说是骑虎难下。

    一方面是小绵猴这个人的身份惹不起,不然也不会明知道不敌莫问还硬着头皮冲上去挨揍了,纹身男从地上爬起,感到在这个洋妞和莫问面前玩狠,只有自取其侮,无奈地看着地上的小绵猴。

    小绵猴这个时候已经变得没了声音,和他的父亲抱着了一起,躲进了父亲的怀里,刚才被莫问捏碎了手骨,已经痛的浑身颤抖了,脸色苍白无色,对着纹身男大喝一声:“快,咱们走……和这小子的事情没完,我们走着瞧!快送我去医院……快啊……”

    纹身男和一大堆混混飞快地将小绵猴、躺在地上的人朝医院送去。

    伊申贝尔看着那些人离开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拍着手,得意地笑道:“哼……就你们这几个小混混想跟我们主人都,简直是找死……”

    而此时,莫问专注地为冯静的男友治病,一道又一道力量输入到他的身体里,一次又一次收到了阻力,而莫问一次次坚持下来,最后利用血皇的血液,帮助这个男人恢复了血液再生功能,最起码,莫问要先让他的身体免疫力提高起来。

    “呼……”莫问松开那个男人,松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喘息着,抬头看了一眼伊申贝尔和门外的围观左邻右舍。

    “主人……你没事吧……”伊申贝尔飞奔过来,挽住莫问的胳膊,问道:“那些混混终于走了,要不要把他们两送到医院去?”

    “不用了,我就是医生,冯静没什么大事,我已经封住了她的穴道,睡一会就没事了……”

    莫问的话音刚落,门外的掌声就突然响了起来:“啪啪啪啪……”

    莫问和伊申贝尔闻声望去,对着左邻右舍的租客挥了挥手,笑道:“谢谢大家,刚才那些人,实在是太讨厌了,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会妥善处理的,绝对不会再让这些混蛋去欺辱你们了……”

    “啪啪啪……”再一次热烈的掌声响起。

    “谢谢你,小伙子,多少年了,没有人能治得了他们……这一代,没有人不知道他们的厉害,平时不是欺负这个,就是欺负那个……我们见了他们都是躲得远远的!”

    “就是,晚上几乎都不敢出门,要是碰上他们,那不受伤也得花钱请客……哼,这些人就得挨揍……”

    “小伙子,你们还是快走吧,这个小绵猴的后台很强硬,你惹不起的……刚才你打伤了他,现在他肯定是去搬救兵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六十出头的老人走了进来,好意地提醒着莫问赶快离开这里,免得遭遇。

    “谢谢你,老人家,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怕这种恶势力,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莫问拉着老人的手,笑着应道。

    “嗯,我看你也不是一般人,刚才我看你为阿林治病的手法,一看就是个老手,小伙子,哪学的医术?如此年轻就有如此的手段,老头子我看好你……”老人笑着对莫问说道。

    “谢谢,老人家,我这医术是从小练出来的!”莫问点点头应道。

    “哦?”老人一愣,心想祖传医术肯定是某个神医的子孙吧?赶忙问道:“祖传的?”

    “不是……我从小跟着一位老中医学的!”莫问摇着头应道。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得房子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

    渐鸣渐近,在房间里里外外的左邻右舍,听到这个警笛声,瞬间就退出了房间,散开了,而莫问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唰地一下变了下来,莫问的身体靠在了窗户上,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靠在窗户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猛吸了起来,一边看着楼下的动静。

    “主人,警察来了,怎么办?需要我马上通知许先生带人过来吗?”伊申贝尔见状,面色凝重地站在莫问的身边,低声问了一句。

    “不用,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跳不到哪去……”莫问摆了摆手,不屑地拒绝了伊申贝尔的建议。

    话刚说完,警车就在莫问所处楼道停了下来,小绵猴的父亲跑到警车旁边,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用手指了指正靠在窗户上的莫问,随即一大堆的警察就飞快地跑上了楼。

    这栋楼的建筑时间应该是在三十年前,那时候建筑这么大面积的房屋,肯定是需要审批的,而刚才莫问看那中年人的模样,也不想是有钱人,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乡下的农民模样,没有一点素质。

    “是谁打我的小绵猴……”一个让莫问恶心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妈的,太无法无天了……”

    “是我……”莫问听到声音后,慢悠悠地转过身,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冷笑道:“小绵猴带着十几个混混欺行霸市,欺男霸女,为了房租b一个女人卖身与他,还有……将这里的租客打成了重伤,这件案子,你们想怎么处理啊?”

    “啊……”就在莫问转身的那一瞬间,众多警察之中,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一愣,顿时吓坏了,身体好像瞬间僵硬了一般,看到莫问的那一刻,冷汗顿时从额头上冒出,心想:怎么是他?该不会小绵猴是被他打伤的吧?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什么人不好惹,你去惹这个家伙做什么呀……

    这个中年警察不是别人,就是小绵猴的舅舅孙辉,洪山分局的局长,当初余家被丢下酒店高层摔死的时候,他也在围捕警队的人员之中,所以对莫问这个人印象特别的深刻。

    战战兢兢地急忙走到莫问的身边,恭敬地对莫问说道:“首长同志,您……您怎么在这里?”

    “你认识我?”莫问一愣,赶忙好奇地问道。

    “是是是,首长您可是富州的名人,谁不认识您呀,当初余家的事情上……我也在场,所以与首长您有过一面之缘,首长是大忙人,不记得我是很正常的!呵呵……”孙辉恭敬地笑着说道。

    “我的朋友冯小姐差点被一个叫……叫小绵猴的人丢出窗外!还有……本来她请我来为她男朋友治病的,可是我一来就看到冯小姐的男朋友被人打成了重伤,要不是我来的及时,就出人命了,哼……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莫问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将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冷笑到:“你就是孙辉吧?刚才我听到你和这个小绵猴关系不简单呀……你身为执法人员,可不能以权谋私、处理不公……”

    “啊……”孙辉听到莫问的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这个时候的他,就好像哑巴吃黄连一般,说不出来了。

    “大舅哥!就是他打伤猴子的……你快点抓他呀……”站在孙辉身后的中年男子用手指了指莫问,怒气匆匆地对着孙辉说道。

    “你给我闭嘴!”孙辉对着这个中年男子大吼一声:“你不想跟他们一样躺在医院里,最好给我闭嘴!草……”

    莫问的势力是孙辉惹不起的,不要说其他的,就是阳正这个省委一把手的身份,在莫问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的,随便动动指头,就能把孙辉捏死。

    孙辉心里非常清楚,莫问和阳正、杨彪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自然不敢多说什么,转过身,笑呵呵地望着莫问,十分客气地对莫问说道:“首长,误会……这是误会……这都是小绵猴父子的错,得罪了您,您看……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是不是就这样算了?”

    “呃……”莫问一愣,故意装出了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轻叹一声,说道:“那好吧!就看孙局长的面子,我就不计较了!不过嘛……冯小姐和他的男朋友被打伤了……这可不是一般的重伤,我是医生,也不能不收钱吧?我虽然说和冯小姐是朋友关系,但是关系是关系,治病收钱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个事是小绵猴造成的,当然我只能找他要钱了……孙局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是是,首长说的非常对,打伤人,医药费当然得小绵猴出……这是应该的……”孙辉不知道是计,点头应的很干脆。

    “那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我就跟你说吧……我的挂号费是一百万,治病嘛,像这么严重的伤,救人命的诊治,五百万起价,我也不多说……就给我九百万吧,凑个整数……这可是我给你孙局长面子了……要是别人,我最少收他五千万……你应该听说我给人治病,可是收费相当高的……”

    “什么?”小绵猴的父亲一听,顿时软坐在地上了,一千万这么大的数字,让他上哪弄去?

    而孙辉,整个人好像被施了定身法,僵硬在原地,一千万,心中忍不住暗暗骂道:草,莫问你可真狠啊,狮子大张口,居然一开口就是一千万……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