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的眼睛好毒
    伊申贝尔和冯静闻言,对视了一眼,这才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伊申贝尔赶忙点点头,笑了一声,和冯静手拉着手走出了这套租房。

    而冯静却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男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

    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伊申贝尔对她说了什么,只见冯静脸色羞红地低着头,就和伊申贝尔掩着嘴笑了起来。

    冯静和莫问称呼转变,瞬间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二女离开后不久,孙辉带着他的那位妹夫走进了冯静的租房。

    在孙辉到冯静租房的时候,他的妹夫并没有来,只有孙辉一个人出现在莫问的面前。

    孙辉穿着警服,身材还算魁梧吧,浑身散着干练气息。

    “首长,我来了,呵呵。”看见莫问坐在一张木椅上,孙辉躬着身,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还有一个牛皮纸袋,低声说道:“这是您的诊费,时间仓促,一共是二百八十万,因为凑不齐一千万,我擅自做主,把这栋房子抵给了您,手续已经办好了,请您过目。”

    莫问抬头看了孙辉一眼,淡淡一笑,道:“你的那个妹夫呢?怎么没来啊?”

    “首长,别提我那个妹夫了,太不争气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一群年轻人瞎胡闹,这不……刚才我一生气,被我打了一顿,还在医院里躺着呢,所以,他才让我亲自把这钱送过来,希望首长不要介意,再说他来了,不是惹您生气嘛……”孙辉满脸堆笑地说道。

    “怎么会呢,有人给我送钱,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莫问连看都不看,就将银行卡塞进了牛皮纸袋里。

    “首长,我……”孙辉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支支吾吾地说着。

    “嗯?”莫问将牛皮纸袋随手丢在一旁,奇怪地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

    “首长,我孙辉对首长一直都是非常尊敬、钦佩的,想和首长交个朋友,你看……咱们为了这个事忙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我想……我想请首长吃个饭,不知道首长有没有时间?”孙辉很是客气地说道。

    “对不起,今天没空,我收了诊费,自然要为这个病人负责到底,你看看……他还没醒过来,我走不开呀……下次吧!”莫问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身边沙发上还昏迷不醒的冯静男友,好像在对孙辉手,这个人还没醒过来,小绵猴故意伤人随时可能会变成故意杀人的重罪。

    孙辉一愣,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只听莫问又开口说道:“对了,你回去告诉你的那个妹夫,我这个人就是一个无赖,以后给我滚出富州……没什么事就不要在富州晃悠了,小绵猴的事,我就不追究到他的身上了,看他也一大把年纪了,给他一条活路……”

    说完,莫问站起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孙辉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在莫问那目射寒光之下,他浑身一颤,顿时感觉一道道寒气b来,赶忙走出了冯静的租房。

    走到楼道口,孙辉的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刚才莫问那可怕的眼神,喃喃自语道:“这个人不简单,难怪那么多人怕他了……就连余家也都栽在他的手里。”

    莫问看着孙辉离开的背影,冷冷一笑,回坐在那张简易的木椅上,看了一眼这套房子里的简陋,闭上了眼睛。

    没多久,伊申贝尔和冯静回来了,莫问就将孙辉送来的牛皮纸袋交给了冯静,可是,冯静不管怎么说,也都没敢接过去,这么大一笔钱,她怎么能要呢?再说了,莫问为了帮她男朋友治病,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收,就连刚才到酒楼叫餐的钱都是伊申贝尔掏的。

    也正是冯静没敢要,莫问喜欢冯静的恰恰就是这点,有着这座城市里大部分人所没有的纯朴,知道感恩,但莫问也清楚,冯静需要这笔钱,再说他给冯静房子的产权,并不是要送给他,莫问将冯静推脱,就将自己的心里想法告诉了冯静,这栋房子一共是六百三十六套面积大约42平方的单身公寓,地理位置虽然在富州乡下,但是这里聚集着许多在外打工的民工,能租在这里的人,几乎都没什么钱,莫问将房子交给她,是让冯静和她的男朋友帮忙管理,不会像以前那样,半年交一次,从现在开始,一个月交一次,这样一来,可以大大缓解那些民工的压力,一个月原本两百元的房租,也从现在开始,降到了一百五十元。

    冯静听了莫问的话,最终答应了,手下了那个牛皮纸袋,而那两百八十万,是莫问给冯静和她男朋友的一点补偿,这个钱是小绵猴父子给的,所以根本就不用客气。

    莫问和冯静一边吃一边聊,也在同时等着她的男朋友醒来,在他们三人吃完晚饭的时候,冯静的男朋友也醒了。

    在莫问为其仔细检查后,确定没有问题了,这才告辞离开了这里。

    莫问知道,他在这里呆久了,如果和冯静瓜葛太多的话,将来只会害了他们。

    莫问在走之前曾叮嘱冯静,要是遇到什么事,就去死神俱乐部找许天仇或者凌峰,冯静亲自送莫问离开,今天是她过的最充实的一天,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在冯静和她男朋友的心中,莫问就是他们两的再生父母,所以对莫问说的话言听计从。

    莫问走后,冯静就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经过仔细说了一遍,并且告诉她的男朋友关于血族吸血鬼的事,冯静一直以为她的男朋友的表现会很强烈,并且会怪罪她擅自做主决定了这么大的事,可是她的男朋友并没有责备冯静,反而对冯静的感情更深了,因为,冯静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切,陪他走一条黑暗的路,任何男人都会为此而感动的。

    那偏僻的山村里,那月光下的租房里,还有咯咯的笑声,男女嬉闹的声音,一遍遍回荡在这个乡下的空气之中。

    莫问在楼下呆了一会,一直到听到冯静和她男友的嬉闹声后,从安心地开车离开。

    黑夜的乡下马路上,没有路灯,一直开到了三环快速通道,从看到了灯光,通过三环快速通道,莫问的车子驶入了富州市区二环。

    突然,一声尖叫声,莫问本能的一踩刹车,这辆路虎在急速的行驶之中滑行了两米,在地上留下两道深深地车轮和马路剧烈抹擦的痕迹。

    “靠,该死,这是谁啊……不要命了,怎么也不看车就这样横穿马路?”莫问赶忙下了车,就看见就在车前方的人行横道上躺在一名身穿淡蓝色制服的女孩子,莫问赶忙过去,去扶那名女孩子。

    “小妹,你没事吧,啊………怎么是你?”等莫问扶起那个女孩的时候,才现这个女孩竟然是柳馨。

    刚才车速过快,加上柳馨横穿马路的速度也太快,距离好远莫问就踩了刹车,虽然没有撞到柳馨,但是柳馨惊吓之余,摔倒在地上,直接崴了脚。

    柳馨看清楚这刚才差点撞到自己的竟然是她日思夜想的男人莫问,她努力忍着脚上的痛楚,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蚊子哥,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呢?”

    “呵呵,昨天回到富州的,这不……去乡下处理了一点小事……刚从乡下往回赶呢,对了,你没事吧?”

    “蚊子哥,我没事,可能是崴脚了……痛……”柳馨说着就打算站起来,但这刚一动,那崴了的那只脚,就疼起来,疼得柳馨喊出一声娇喊声。

    “这样还没事,真是怕了你了。”莫问摇了摇头,两手拦腰抱起柳馨,抱上了自己的车。

    要说起这辆车,还是柳馨帮莫问买的呢,就连驾照都是柳馨托关系给办下来的。

    将柳馨塞进车里后,莫问准备上车时,柳馨招呼一声,指了指车前的路上喊道:“蚊子哥,我的包……”

    莫问低头望去,在车前方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皮包,莫问点点头,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皮包,回到了车里。

    “馨儿,你这么晚上哪去?你不知道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出门很危险吗?”车子驶动,莫问皱着眉头,很不高兴地询问着柳馨。

    “蚊子哥,这还不是怪我爸嘛……他给我安排的工作,是管理社会福利院的,我今天去了这附近的一家社会福利院,因为有三个弃婴的问题还没有处理呢,上面派我下来去处理一下这三个弃婴的问题,搞什么福利院的赞助啦……弃婴领养的问题啦……总之好多事情呢,忙死了……”柳馨说话间,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伊申贝尔,笑着低声问道:“蚊子哥,你身边的……这位是……”

    “哦,瞧我这记性,忘记跟你介绍了,这位是伊申贝尔,我的一个好助手……馨儿,你可以叫她贝尔……”莫问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指了指伊申贝尔,笑着介绍了一下,然后又伊申贝尔对柳馨介绍了起来:“贝尔,这位是我的一个女朋友,她叫柳馨……”

    “您好,贝尔小姐,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西方女孩……嘻嘻……”

    “您也很漂亮柳馨小姐……认识你很高兴……”两个女人娇嫩的小手握了一下,嘻嘻笑着。

    “主人,你的女朋友可真不少呀,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位比一位年轻……这位柳馨小姐……既年轻又漂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大学刚毕业的应届毕业生吧?嘻嘻……主人你的眼睛好毒哦……”伊申贝尔笑着调侃着莫问,这一番话,好像有着双层面的含义,有点间接骂莫问是色狼的意思。

    “扑哧!”柳馨一听伊申贝尔的话,忍不住笑着骂了一声:“我们一直都喊他臭流氓的……嘻嘻……谁知道他还有多少个女朋友呀……”

    说到这里,柳馨突然顿了一下,莫问通过后视镜看到柳馨的面色也随即变了下来,只见柳馨幽怨的眼神瞟了过来,然后不悦地说道:“回来也不来找我,说不定我早就被他忘了呢……哼……”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