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咱们回家商量
    陈怡说的也是莫问担心的问题,原本莫问还没有那么多顾虑,然而今天在看到李晶晶如此粘着自己,莫问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也并不是不喜欢这个女孩,更不是讨厌这个女孩,甚至于莫问心里早就想收了李晶晶,可恰恰是莫问在意李晶晶,才会顾虑这么多。

    伤害一个人容易,想要让一个人从伤害之中走出来,那就困难了,所以莫问不得不为了李晶晶考虑后果。

    正如陈怡心里所想的那样,如果李晶晶接受不了她父母被莫问囚禁的事实,那么,这样的事实很可能会毁了李晶晶一生,甚至于李晶晶会因此仇恨莫问和他身边的所有人,采取过激的手段来报复莫问等人,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样的事情摆在莫问和陈怡面前,就不得不慎重再慎重了。

    “哎,我还不知道,今天这丫头粘着我,你也看到了,这样的结果,其实,我也不想的……”莫问轻叹一口气,摇着头说道。

    “蚊子,其实……可能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呢?”陈怡看到莫问无奈的样子,心里很是心疼,赶忙安慰着莫问:“要不,我找个时间,先试探她一下?到时候我可以找林姐和我一起找这个丫头谈谈的,或许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坏也说不定呢!”

    “这个世界上,父母是一个人最值得尊重的人,即使李晶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可是,她的身体里,流着他们两个人的血,这种血溶于水的亲情,是无法改变的!”莫问冷笑道。

    “那他们一天也没养过晶晶呀,这还不至于让晶晶对我们有仇恨吧?再说了,这两个家伙控制了林姐的女儿来威胁林姐,这样卑鄙的手段,难道我们反抗也不可以吗?没有杀了他们,已经是给李晶晶一个天大的恩赐了,她应该感激我们才是!”陈怡一听,顿时有些激动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可是在这样的问题面前,每一个人都会变得不理智,不管怎么说,风雄凌和李倩,是李晶晶的母亲,而李晶晶是知道有李倩这么一个人的,如果她知道了我囚禁了她的亲身父母,那么,很可能会引起她对我们的仇恨!这是必然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的!到时候他会干出什么事,我真的不敢去想!”

    说到这,莫问看了一眼门外,轻叹一声,说道:“这曦曦去卫生间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现在世道不太好,该不会出事了吧,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她!”

    “哼,谁敢呀,你的那些手下暗中保护我们,就算有人要对付林姐,那现在我们也早就收到消息了!”陈怡似乎对莫问安排的手下非常的有自信,冷哼道:“蚊子,你不要以为我是傻乎乎的女孩子,我什么事情都清楚,只是不愿意说,你一整天闷闷不乐,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呀,早就应该要跟我们说了……害人家担心你一整天。”

    “嘿嘿,对不起!老婆……”莫问在道歉的同时,心里暗暗嘀咕了起来:哪里是完全为了这件事呀,还有别的事情呢。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他把很高兴的一面表现在脸上,至少陈怡是很在乎他,并没有因为莫问的这件事而生气。

    莫问不打算就这个话题继续谈下去,他听出来这陈怡是嘴头上生气,但心里却没有生气。

    莫问拉过来陈怡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一口,紧跟着说道:“老婆,看你气得,要不你打我几下,消消气。”

    “我才懒得打你。”陈怡把嘴一撇道:“我不想理你了。”

    这陈怡越这样说,莫问越感觉没有事情,这颗提起来的心又放下来了。

    他把椅子向陈怡那边挪了挪,他的人几乎都贴在陈怡的身上。

    伸出右手搂住陈怡的腰,笑呵呵说道:“老婆,你打我吧,使劲儿地打我吧,不要手软。”

    莫问这一边说,左手也没闲着,放在陈怡大腿上,摸着陈怡弹性十足的大腿。

    自从陈怡怀孕以后,身体也变得特别起来,或许是怀孕的女人身体都会变得特别的柔软和充满弹性吧,莫问用手触摸陈怡的身体后,马上感觉到一直非常特别的感觉。

    然而,陈怡在莫问的动作下,小嘴撅着老高,故意不理莫问道:“我不理你了,别和我靠的这样近,以后你要是再有事瞒着我,哼……看我怎么收拾你,人家一整天都在担心你,还大着肚子拉你来逛街,本来就是想让你放下一些事情,从烦恼之中走出来的,可是你倒好,心里有事也不跟我说……哼……”

    陈怡越是这样说,莫问越不离开陈怡,相反,右手反倒微微用力,把陈怡搂进怀里,那只不安分的手正试图更深入的行动,即使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莫问似乎一点没有在意这些世俗外的东西,他反而会觉得,自己和自己的女人亲热,在任何地方都没有阻碍。

    陈怡脸贴在莫问那宽阔的胸膛上,在莫问的侵袭下,她再也不能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带着几分撒娇地语气道:“你干什么呢,快放开我,这里……这里好多人呢,被人看到的话,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除非你不生我的气,不然我绝对不放开。”莫问说着竟然俯下嘴唇,在陈怡地脸颊上狠狠地吻了一口。

    “哎,我怕了你了……”陈怡被莫问搞得没办法,只好答应道:“好吧,我不生你的气。”

    说话间,陈怡的眼睛,瞟了一眼四周,在确定了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

    作为一个女人,如果在这样的场合下被人看到如此亲密的举动,那无意是羞涩无比的。

    莫问一听,这才放开陈怡,陈怡坐直身体,毫不犹豫伸出右手,狠狠地捏着莫问的大腿,莫问正想反抗,偏偏这个时候林曦从卫生间回来,她一回来,看着一脸有些羞涩、还有一点得意神色的陈怡,马上就开口问道:“小怡,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像你已经成功了?”

    “嘻嘻,其实……没什么啦,是我们想太多了,白担心这个家伙了!”陈怡嘻嘻一笑,回应着林曦。

    “真的么?快说说,到底这个家伙为什么闷闷不乐的?”林曦有些好奇地坐在陈怡的旁边,用手拍着陈怡的手臂,急忙问道。

    “就是关于晶晶的事,你知道的……以前那个问题一直没解决,蚊子怕……会伤了晶晶的心,所以……”说到这,陈怡的得意神色顿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眼神也顺其自然地瞟了莫问一眼,对身边皱着眉头的莫问,问道:“蚊子,现在林姐也在,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吧。”

    “这里不方便,以后再说吧!”莫问看了一眼身边的情况,摇了摇头,对着林曦和陈怡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是,是,咱们回家在商量,这里的确不方便。”林曦连连点头。

    …………

    与此同时,在从波及利亚直达华夏首都的飞机里,一名打扮得十分时尚性感的东方女子坐在靠近机窗的座位,这女子年纪大约二十一二岁,头染成金色,手指甲涂着金光闪闪的指甲油,她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靴,两条细嫩柔滑的腿上套着黑色的长筒丝袜。

    这名女孩子就是余光的女儿余怡婷,据说这个余怡婷是华夏一朵非常艳丽的玫瑰花,带刺而妩媚动人。

    双眸闪动着凌然深思的神光,似乎若有所思地望着飞机窗外,身材在没有外套的遮隐下,呈现着傲然的动人曲线,就算是飞机上的中年男人,轻瞄之下,也禁不住地低下了头,深深被这个女孩的美丽吸引,余怡婷的身上,有着一股特别的气质,单从身材上看,别的女孩和她比,要逊色不少,余怡婷的骨子里有一种古典的执着与娇媚,却是世上唯一的。

    余怡婷抬起头来,一张精致的脸很有风情,但也许是从小锻练的关系,这种风情被很巧妙的收敛起来,呈现出来的,只有冷艳与冰霜气质,但是只要懂女人的男人,都知道,越是冰冷的女人,内心的火热就越是澎涨,只要有机会喷发,那将是让人难以抗拒的温情。

    余家的变故,让这个女孩眼睛里充满了仇恨,莫问,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地刻印在她心底了。

    虽然她的父母没有被莫问伤害到,但是,余建等人都是她的亲人,甚至她的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老人,他死了,余怡婷非常的伤心难过,恨不得马上把莫问抓在手中,狠狠地咬上一口,将其挖心抽骨方能平息心中的仇恨。

    因为余怡婷一直都生活在国外,早就染上了西方人的生活习惯,年纪轻轻就已经坠落了,早就不是多年前在华夏的余怡婷了,结束了学业才收到消息,说余家出了大事。

    余怡婷这才打电话回来,询问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的父母这才告诉她关于余家的事。

    令人很奇怪的是,余怡婷并没有太多悲伤,如果不是为了成为余家产业的继承人,余怡婷可能不会千里迢迢返回华夏的,或许他早已习惯了在国外的生活,那种无拘无束的日子,那种放纵自己的激情生活,好似已经成为了余怡婷追求的目标。

    即使如此,余怡婷也和其他人一样,为了这件事,心底涌现出仇恨,她这次回来,迟早要找莫问算这笔血债的。

    …………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