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辛酸的往事
    这种感觉瞬间让杨澜这位从小在豪门长大的小姐也顿时有了一种梦境般的错觉,这是真的吗?

    的确,这太匪夷所思了,一号首长论年纪,比莫问大,论身份地位,也比莫问显赫,他怎么就成了小他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莫问的侄子呢?

    不仅杨澜都有的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就连加文布尔登和他的女儿凯斯琳布尔登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人太震惊了。

    莫问突然间就变成了于家的人,变成了于海滨的小叔。

    估计莫问这个身份一公布出去,接下来面对可能就是一路绿灯了,而莫问所能够获得的,恐怕就不可想象了!于海滨对广曙平说完充满了威胁的话语之后,便转过身来,看向莫问。

    两个人的目光,在这一刻,正式交汇!于海滨五十出头,身材保持的非常好,没有官员的福相,看起来他是经常保持锻炼的人,和莫问站在一起,模样倒是有几分相似。

    这叔侄两人就这样看着,谁也没有先说话,整个总统套房里安静到了极点,落针可闻,加文布尔登很自觉地坐在一旁看着,而杨澜就不一样了,她感觉到了有些紧张!他见过不少的大场面,但是绝对没有比现在更激动!心脏仿佛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莫问是雪山于家的人,一号的小叔,这样相认的场面,这绝对是历史性的一刻!虽然于海滨刚才还强势无比,但是转过身后看到自己的“小叔”,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只是,那眼神之中的冷芒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缓缓升起的柔和!是的,于海滨的眼光非常柔和,柔和的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温存,这种反差和她之前的霸气凌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被这样的眼神看着,莫问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堂堂的血族的血皇,鬼门的门主,血灵特战队的队长,将来莫家岭的家主,此时竟然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他在自己的身份被曝光之时,想到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结果,于家人肯定对他无比的排斥,无比的反感,但是莫问想来想去,却没有想到有人会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莫问虽然从来不在大家族里生活过,但是他能想象到,想雪山于家这样的大家族,一旦自己的身份被曝光的话,一旦自己和于家相认了,那么他面对就不止是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敌人了,还有于家内部的人,这个世界上,即使是亲人,也会因为利益而对你动刀动枪,将你置之于死地。

    对于这些,莫问还没有糊涂。

    “他们不仅长得像,行事风格更像。”杨澜已经看明白了这一点,在一旁小声嘀咕道,现在要是说这两人不是叔侄,估计已经没人会相信了。

    二人之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莫问率先走到于海滨的跟前,迎着对方那愈发柔和的目光,说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管怎么说,我想我都要感谢你,首长。”

    无论于海滨再怎么强势,他终归是于家的人,只要是一家人,都会对亲人产生一种亲切的感觉,于海滨看着自己的这位小叔叔,看着他和自己有些相似的五官,看着他英气与柔和并存的眼睛,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从莫问失踪,到今天被找到,于海滨清楚曾祖父于山为了寻找莫问,付出了多少,再加上于海滨也调查过莫问,知道他从七岁后就被人带进深山,承受非一般人需要承受的一切,在别的孩子受了委屈回家找妈妈哭诉的时候,他却在深山老林里承受着不应该承受的一切,这种经历无法想象,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辛酸”。

    在莫问的身份被公布之后,于海滨的第一反应也是有些排斥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便宜小叔叔,但是后来,他通过自己的渠道来了解了很多关于莫问的过往,那莫问空白的档案里,马上从凌天翔那得到了关于莫问小时候的一切资料,这对于于海滨来说没有任何的难度,只要凌天翔在华夏,于海滨就能调查到,何况,凌天翔还是为政府做事,提供莫问的儿时经历,这并不是要害他,凌天翔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并且毫无隐瞒地告知了于海滨,于海滨越翻看这些东西,越是感觉到触目惊心。

    从七岁开始,长达十年的药水浸泡,长达十年的艰苦练功,这就是莫问的童年。

    应该准确地说,在莫问的童年之中,留下的只有痛苦的回忆,找不到一点点家庭的温暖,没有父亲的关爱,没有母亲的爱护,更没有家庭的气氛,陪着他的只有艰苦的修炼和药物的浸泡。

    于海滨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从七岁起就生活在那种环境中的孩子,是如何成长到现在的地步。

    在于海滨看来,莫问的成长环境和他们这些于家人是天差地别,但是最终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不在这些人之下,甚至还要远远的超过他们!这绝对是最难能可贵的!也正是因为了解了这些东西,于海滨才从最初的排斥到现在的心疼,毕竟,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真实存在的!虽然他们之前几乎从未见面,但是并不妨碍叔侄二人的骨子里流着相同的血!他很心疼莫问,这种感觉深深的发自于内心之中,一经扎根,便立即疯狂生长!

    一个孩子,从刚满月就失踪了,没见过亲生父母,从来不知家庭生活为何物,却在为了救养父养母,长达二十年的修炼,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接受不了!甚至于死在深山老林之中。

    在于海滨看来,莫问的身份之所以会被选择在这个时候曝光,与其说是于山着急,不如说是于家的人在利用他!更早一天,让鬼门圣物出现在世人面前。

    于家老爷子并没有想到这一层利害关系,可是于家的人却要利用这个机会,在于海滨的势力之中掀起一场波澜,和莫问一起,加快推动鬼门圣物鬼灵塔现世的步伐!

    于海滨不能去影响老爷子的决定,但一定可以在自己能力的最大限度之内给予莫问最大的帮助!因此,在听到莫问遇到麻烦的时候,他就立即知道要坏事,高层会议也不开了,直接赶到了这里!莫问道了一声谢之后,却发现于海滨还在发愣,不禁有些轻微的感慨。

    他不是傻子,于海滨的这种心情他也明白,只是,要是让他这么快的就承认对方是自己的亲侄子,这也着实太有难度了些。

    “谢谢你,首长。”莫问再一次说道。

    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侄子,只要他对自己怀有善意,那么莫问就要以善意报之。

    于海滨看着莫问,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这个动作是用以减少鼻子中所流露出来的酸意,不然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担心自己的眼泪要流出来了。

    “以后在自己家人面前,别叫我首长,您是长辈,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

    “不敢……”莫问微微一笑,可是他的心情却是无比复杂的。

    “你恨于家吗?”于海滨忽然问道,他直视着莫问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其中找到一丝不满,一丝愤怒,本来可以拥有顶级大少的身份,却过了这么多年血雨腥风的危险生活,任谁能不恨?任谁能甘心?

    “关于我的这个惊天身世吗?”莫问摇头笑了笑:“我没什么好恨的,我现在过的比绝大多数人都快乐,这就足够了,再说了,我要查清楚当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我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莫问说到这里,还停顿了一下,直视着“侄子”的眼睛,补充了一句:“还有……我觉得我现在过的挺好的,不需要有什么改变,即使你今天屈尊叫我小叔……那也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一号首长叫你小叔,这是多少人想得到的殊荣?他居然不要?

    很多人都在心里暗骂莫问傻瓜,可是,莫问的这句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那就是——他拒绝了于家的相认,在真相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莫问还是莫问,还是一无所有的草根郎中,不是于家的小少爷。

    听到这句话,于海滨的眸光之中闪过了一抹复杂:“我知道,如果你现在就回去,会让很多人说闲话,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你一直都做的非常好,为何现在却退却了、恐惧这样的现实呢?”

    “不不不……”莫问笑了笑,用手挥了挥,下意识看了一眼八护卫和于山老爷子,笑道:“首长同志,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怕别人看不起,更不怕别人说闲话,您的身份,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即使雪山派掌门也毫无吸引力,我现在只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为何我的身份如此复杂,我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仅此而已……我不希望又任何复杂的成分被人安在我的身上,我更不希望我是他们手中的一颗棋子,通过我,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您是华夏的首长,您应该明白我这一番话的意思……”

    “恩,的确如此,不过……”于海滨有点语无伦次,他发现在这个比自己小上很多岁的小叔面前,语言方面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这一切只是因为——莫问的态度太坚定,于海滨的立场太退让,是的,如果莫问在知道身份之后,立即兴冲冲的回去认祖归宗,这样反而会被于海滨看不起,但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他真的想要把最好的留给这个小叔,补偿他这么多年来所做的牺牲。

    “首长……别说了,我明白您的意思。”看到于海滨语无伦次,莫问的心底闪过了一丝暖意:“您能够给我的,我自己都能挣到,我之前和任何家族都没有关系,希望以后也不要发生任何的联系,阳关道和独木桥,前者太热闹太喧嚣,相比较而言,我反而更喜欢后者,一人独行,无牵无挂,还有……您是一号首长,如果您今天与我相认的事情传扬出去,恐怕对您今后开展的工作不利,三思而后行……我只不过是一个会点医术的普通医生,杨爷爷委托我训练血灵特战队,我答应了,我不希望再有任何关于政治之事,与我扯上关系……”

    听到这些话,于海滨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失望,脸色也白了一分。

    而此时此刻,于山老爷子听到莫问的话,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

    是的,老爷子落泪了,他这么多年来,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孙子,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儿子、儿媳,孙子在他眼皮底下被人掳走,二十多年,却不知道是谁带走了他的亲孙子。

    对于一个练武之人,对于雪山派于家的家主,他觉得愧疚万分……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