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这么有钱 > 第1035章,不值得我跪
    只是短暂的对视。

    陈平对陈立志没多少概念。

    他和陈立志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且,陈立志这个人,很少在分家做出什么有影响力的事情来,名声也一般。

    此刻,陈立志身后,一道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一身魁梧爆发的肌肉。

    他身侧,还有一个姿态万千,分外妩媚的女子,一席紫色的束身短裙,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扎着高高的马尾。

    “二少爷,你不打算去看看吗?”那女子开口,声音颇为酥软。

    陈立志的双眸中闪过一丝阴柔的寒意,笑了笑道:“去,为何不去,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不去岂不是浪费了。”

    话音一落,那黑色劲装身材魁梧的男子,就从靠着的墙上站直了身子,道:“属下先去看看情况。”

    陈立志摇摇头道:“不用了,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对我出手的,放心大胆的去就行了。”

    说罢,陈立志双目盯着那已经迈步走向分家宗祠的陈平,口中轻轻的呢喃道:“陈平,我很期待你能在分家掀出浪花来,这样对我而言,是个天赐的机会。”

    跟着,陈立志边转身离开了这栋别墅,前往了分家宗祠。

    此刻,目光回到分家宗祠。

    宗祠内,分家的几位大家长,已经全部到了!

    陈相原、陈华生,早早地坐在了太师椅上,身侧,以及宗祠的两侧,全都坐着分家不大不小的家长和管事的人。

    还有不少分家的少爷和小姐,也都挤破了脑袋了的闯了进来,朝着几位大家长躬身喊了一声,便乖乖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等候着下面的好戏。

    陈华生坐在太师椅上,目光微寒,脸上像是挂了一层寒霜似的,气息令人很有压迫感。

    陈相原倒是坐在一边,时刻吃着点心和果仁之类的,还让下人拿了些果盘分给了那些分家的少爷和小姐。

    看上去,倒是极为的平易近人。

    “三哥,陈平那小儿马上就要来了,你就不要再吃了。影响不好。”

    陈华生看了一眼陈相原,眉头微蹙,小声的提醒道。

    陈相原呵呵的笑了一声,“好,不吃了。”

    说着,他示意下人将果盘撤了下去,而后自己拍了拍手,端坐了身子。

    “对了,二哥那边怎么样?王维神医可有法子?”

    忽的,陈华生问了一句。

    陈相原摇摇头道:“二哥那是老毛病,王维神医的意思,时日不多了。”

    陈华生闻言,眉头紧蹙,跟着恨恨的捏着拳头,沉声道:“都怪那陈平小儿,若不是因为他对分家不敬,又怎么会气的二哥旧病复发?这次,我一定要那陈平小儿跪下来,向我分家认罪!”

    陈相原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忽的!

    门口的下人疾步匆匆的闯了进来,跪在地上,道:“两位老爷,人到了。”

    “好!”

    陈华生应了声,一声咳嗽,嘈杂的宗祠内,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全都聚集在了宗祠的大门口!

    果不其然!

    那里,一道双手插在裤兜里的闲散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他是那样的悠闲,好似逛街一般,直接跨步走了进来。

    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方队的麒麟军!

    斯斯!

    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方才有些从路上跑过来的少爷小姐,远远地没看清楚麒麟军的真容,此刻看到那威严的麒麟军,不禁心生胆颤之意!

    好强的气场啊!

    这本家的大少爷,是来认错的,还是来挑事的?

    踏踏!

    就在他们胡思乱想的时候,陈平已经抬步走进了宗祠内,就这般站在众人对的视线中,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陈华生当时就愤怒的一巴掌拍在太师椅上,怒喝道:“大胆陈平小儿,见了我等叔公,为何不跪?!”

    陈平淡然一笑,抬眉,双目凝实出不屑之色,道:“你们,还不值得我跪。”

    啪!

    陈华生气急,当即就满脸怒意的站了起来,指着陈平怒吼道:“放肆!这里是分家的宗祠,我们是你的叔公,今日开宗祠,就是为了定你的罪!按照族训,到了宗祠者,必须叩首九拜!难道,你想要挑衅这数百年来传下来的族规不成?还是说,在你陈平小儿的眼里,没有祖宗了!”

    斯斯!

    陈华生这句话说得可就很重了,直接给陈平扣上了一下不敬祖宗的罪名!

    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就是大事!

        就算是陈天修在场,估计也不太好办!

    毕竟,对陈氏祖宗不敬,那可是大罪!

    听到这句话,陈平眼角也是一拧。

    他早就准备了到这龙潭虎穴闯一闯,也有自己的后手和打算。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才刚到,分家的老爷,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给自己下了不敬祖宗的大罪!

    比他意料的快了些,狠了些。

    看来,自己在分家这些老爷眼里,真的是必除之了。

    呵呵的笑了两声,陈平面色淡然的看了一眼陈华生后方高高的铺设着黄布的祖宗牌位高台!

    上面每一个牌位,都代表着陈氏分家的列祖列宗!

    高香环绕,颇具威严和骇人之意!

    这要是换了一般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说不定就真的跪了。

    可是,陈平嘴角却勾笑了两下,义正言辞的说道:“我陈平,只跪本家的列祖列宗,分家这些贪生怕死的祖宗,不值得我跪拜!”

    轰隆!

    这句话一出口,分家宗祠内的各位老爷和管事的长辈,全都满脸愤怒之色,愤然起身,指着陈平怒骂道:

    “放肆!你怎么敢对分家的祖宗的不敬!”

    “狂妄!简直狂妄!立刻把他拿下!这等目无族训,无视祖宗牌位的家伙,就该打入地牢,永生不得见天日!”

    “这是对我们分家的羞辱,是对祖宗的不敬!二位大家长,我请求立刻将这黄口小儿处死!”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喝骂声,响彻整个分家宗祠!

    陈华生此刻满脸寒意,眼角闪着刺骨的杀意,大手一抬,道:“大家都安静,这里是宗祠,不可喧闹!”

    渐渐的,吵闹声平息了下来,但是大家伙看向陈平的目光,全是敌意!

    也是这会儿,陈武和陈德寿迈步走了进来。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陈平那句大不敬的话。

    登时,陈武怒喝道:“陈平小儿,到了宗祠,你还敢放肆?!来人,将我打断他的双腿,让他跪下对祖宗认罪!”

看过《我怎么这么有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