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破道 > 第三百零九章 迷雾重重
    战晨从乾坤袋中掏出了几枚疗伤和恢复的丹‘药’,塞入口中,然后继续拖着伤痛在谷中搜寻周子孺。。 更新好快。

    这是一个怎样的悲凉世界!天上是黑沉沉的一片,看不到一丝的光亮,皎洁的月亮,闪烁的星星全都不见了,周围也只有‘乱’石与他为伴。

    由于深处地底,而且不见光线,周围冷得要命,哈出一口气,都马上会被冻成霜雾,战晨没走几步,就发现自己的衣袍已经被冻得僵硬。

    在如此严酷的生存环境之下,修为稍微低一点儿的武者恐怕走不了多远就会觉得气血不畅,手脚麻木了,唯有强大的生灵才有机会存活下去。幸好战晨如今已经拥有了武帝的修为,所以并没有受周围低温的太多影响。

    他走出了数百米都没发现到周子孺的踪迹,有点心焦,便大声疾呼:“子孺——”声音在空谷中回‘荡’,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正当战晨想继续向前行进之时,却听到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连片的嘶吼声,声音冷涩凄厉,让人听得头皮发麻,心念一动:“前方有情况!”

    于是他不敢迟疑,赶紧加快了脚步朝前奔去,爬上了一个陡坡处,趴在‘乱’石堆里,向下张望,瞳孔却猛地一缩,原来他看见周子孺正倒在下面的沙地中央,浑身带着血,已经昏‘迷’了过去。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正被十几头凶恶的狼形妖兽给包围了,它们涎着口水贪婪地盯着中央的周子孺。

    大概是妖兽的本能还使得它们有些畏惧从周子孺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威胁吧,它们没有马上发起攻击,否则周子孺肯定已经被撕碎了。

    进食的**最终战胜了恐惧,领头的狼王终于忍不住了,率先冲了过去,张开血盆大口,用它那锋利的牙齿咬向周子孺的咽喉。

    见此,战晨赶忙冲出,用剑猛地砍向那家伙的脊背,“哧”长剑顺利划开它的‘肉’身,狼王当即遭到重创,退了回去,恶狠狠地看着他。

    战晨并没有追击,怡然不惧,仗剑而立,与它对视着,目光中流‘露’出对这些畜生的不屑之意,似乎丝毫不把它们放在眼中。

    双方对峙了好一阵子,最终狼王退缩了,不甘地呜咽一声,带着群狼灰溜溜地撤退了。

    见它们走远了,战晨才舒了口气,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拭去额上的汗水,一阵苦笑。其实刚才镇定全部是他装出来的,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刚才那一击已是拼尽了他的全力,如果群狼没有被震慑,而是依然发动进攻,那么搞不清楚自己和周子孺今天都要‘交’代在这儿了。但是为了救兄弟,他不得不‘挺’身而出,结果万幸的是他赌对了。

    心悸之余,他的心中又升起一个疑问来:“怎么回事?这些狼形妖兽是我以往我从来都没见过的类型,它们倒很像是我过去见过的一种妖兽——炎狼,可是那群家伙都只有三阶左右,是火属‘性’妖兽;而在这里见到的貌似炎狼的狼形妖兽,等阶却明显已经达到了四阶高级,那头狼王的等阶更是达到了五阶中级,而且它们的属‘性’明显是是冰属‘性’!”

    不过,他也并未对此深究下去,现在救人要紧,他将手搭在周子孺的身上,用神识上下探查了一番,不由一惊,周子孺这家伙的伤比自己还要重得多,可以用只剩下半条命来形容了。

    战晨不敢迟疑,赶紧将掏出几枚疗伤丹‘药’给他喂服下去,然后将人背在了身上,心想:“这里并非久留之地,如今我和周子孺都身负重伤,当务之急是寻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疗伤,然后再从长计议。”

    (本章未完,请翻页)想到这儿,他朝着最近的一处石壁奔去,并在崖壁之上发现了一个合适修养的小‘洞’,就钻了进去,将周子孺放在地上之后,这才安心,就坐在一旁打坐调息,炼化刚才服下的丹‘药’恢复伤势。

    待到第二天傍晚,战晨才微微张开了眼睛,心中初定,经过近一天一夜的修养,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有了自保之力,中间也没有遇到什么打扰。

    他站起身来,看了看一边仍双目紧闭的周子孺,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在此守卫,直到他兄弟醒来。

    一直到了第三天,周子孺才有了一丝反应,又过了许久,他终于能睁开双眼,就看到战晨守在自己身旁,便问:“战兄,这莫不是到了地狱了吧,周围怎么这么黑?”

    战晨听了他的话,不免一笑,答道:“子孺,你这傻子,这儿不是地狱,只是在一个山‘洞’中,我们都没死!”

    “这是到了渊池之底了吗?”

    “不错!”

    “好,我要马上起来看看,这渊池底部到底是什么样?!”周子孺下意识地就想起身,却感到一阵猛烈的疼痛袭来,差点又要昏阙过去,只得又乖乖地躺到地上。

    战晨见此,便说:“子孺,你受的伤很重,现在还不宜轻举妄动,且呆在这儿乖乖休息几日,把伤养好再说。”

    周子孺苦笑道:“只能如此了。”

    这样他们又在‘洞’中呆了三日,周子孺身上的伤才恢复得差不多了,一旦能起身行走,他就坐不住了,对战晨说道:“战晨,我们在这儿困守了将近有一周时间了,也该出去走走了,找到离开这里的路。”

    战晨听他这么一说,也是一阵意动,但又迟疑了一下,问道:“子孺,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周子孺一笑,说:“无大碍,也许走走就好了。”

    战晨这才决定:“那好吧,我们走!”他想到如果周子孺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还有自己不是?

    于是二人出了‘洞’窟,抬眼就望见外面‘阴’‘蒙’‘蒙’的“天”,此时正值晌午,本是太阳光最烈之时。

    然而,再强烈的阳光也无法穿透渊池之中那层厚厚的雾气,在这里,白天和黑夜区别真的不大。

    “真搞不懂,这些雾气到底是从哪里生成的,怎么会经久不散呢?”周子孺望着上头,不由感叹道。

    “是啊,这个渊池的秘密真是太多了,我们只能慢慢‘摸’索,为今之计,也只有先走一步看一步了。”战晨也叹道。

    两人也不知该从何处找寻出口,只得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去,一路上战晨就听周子孺在抱怨:“战晨,你发觉没有,这渊池中灵气虽然非常的浓郁,可是我怎么觉得如此浑浊,吸进体内非常不舒服呢?”

    “不舒服?”战晨错愕道,他倒是没这种感觉,相反这几日他修炼起来,还感觉进境神速,周身舒坦。蓦然间,他反应了过来,答道:“周兄,我知道了,是因为这里的地灵气异常的浓郁。”

    靠近地面,地灵气浓郁本是常理,但是经周子孺这么一提醒,战晨就发现渊池底部的地灵气的浓度出奇地高,这对于自己的功法《‘混’沌金元决》提升是助力,但对于其他正道修士的修炼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阻力。

    他不由抬起头来,再次仰望天空中那灰黑的雾气,从中似乎品出了一丝似曾相识的味道,于是心中便有了一个猜测:莫非头顶上的那些雾气与这里的灵气有关?

    这时,前方传来了一阵咆哮声,打断了他的思索,那是妖兽!战晨和周子孺‘精’

    (本章未完,请翻页)神一振,都取出剑,向前赶去,到了目的地,却见到一只熊类妖兽,正扑向一只豹类妖兽,并与之扭打在一起。

    那头熊品阶达到了六阶中级,身长达六米,全身披着灰白的绒‘毛’,双眼猩红而暴戾;而另一边的那只豹子则有五阶高级,身长四米,双眸也充满了凶戾,虽然与熊类妖兽的等级相差很大,但是它并没有就此退缩逃跑,反倒是扑向熊与它搏命,哪怕等待它的是被撕成碎片,沦为对方口中食物的命运。

    “这两头妖兽是什么?”周子孺看着它们,眼中闪过了一道疑‘惑’,他在以往的妖兽图鉴中从来没见过这两种妖兽。

    战晨缓缓答道:“我也不知道,这里的妖兽类型与外界的似乎完全不同,而且实力明显要高出外界不止一个档次,可是我感觉它们不正常,暴躁而嗜杀,而且你感觉到了吗?它们体内似乎都潜藏着一股‘阴’暗的能量。”

    周子孺点了点头,说:“不错,它们体内的能量让我相当的不舒服,我不明白,在这些妖兽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两人正在谈话之际,那头熊妖已经将豹子全部吞入肚中,犹不餍足,转过头来,用它那布满血丝的浑浊的双眼盯向战晨和周子孺,还人‘性’化地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显然将二人当作了下一顿美食。

    战晨和周子孺相视一笑,齐齐出剑,迎向熊妖,片刻之后,那头熊便只剩下了一具尸体。

    周子孺将它的妖丹从腹中掏了出来,却一阵皱眉,说道:“果然如此,这头熊虽然是冰属‘性’的妖兽,但是它的妖丹上蕴含着一鼓浑浊晦暗的能量,我用不上。”

    战晨却在一旁说到:“把它给我吧。”

    “好吧。”周子孺就将妖丹抛给了战晨,毫不可惜。

    战晨接过他手中的妖丹,心中一片欢喜。因为早在他跟着褚丹青学习炼丹术的过程中,褚丹青就教会他使用各种妖兽的妖丹炼制丹‘药’。

    以往他对这项技术兴致不高,那是因为自己有充足的灵‘药’。而今,他与周子孺在这渊池底部,不知多久才能重回外界,而渊池这种环境明显不会诞生出许多他所需要的灵‘药’来,这时候,妖丹也成为了一种宝贵的资源。

    他们继续向前行进,渊池的范围很大,其中的险地、妖兽也很多,他们一路涉险而过,足足在这附近探索了好几日,可惜绕来绕去所获不大,出去的方法根本就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

    战晨和周子孺的心情在慢慢变差,心中更是充满了彷徨和无助,兄弟之间的‘交’谈也越来越少。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之时,却在一个山谷中发现了一条细细的溪流。战晨和周子孺都紧紧地盯着这条溪流不肯将视线挪开,因为他们都发现了这条溪水的奇异之处。

    首先它的水流没有被渊池底部的深寒给冻结住,而是继续汩汩地流淌着;其次它的水质不像他们以往见过的山泉水那般清澈透亮,而是呈现出一种冥黑冥黑的浑浊‘色’;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它还持续散发出阵阵灰暗的雾气来,这些雾气正不停地飘向他们头顶上方的那一片灰黑‘色’的浓雾,并与它们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这、这莫非就是渊池黑雾的秘密所在吗?!”战晨终于叫出声来。

    “嘎嘎嘎,说的不错,上方那浓浓的雾气正是由这条渊河蒸腾所形成的!”忽然山谷中莫名地回‘荡’起了一道沙哑低沉的的笑声来,令人听了都要打个‘激’灵。

    “是谁?”战晨和周子孺几乎同时取出了兵器,小心地戒备起来。

    (本章完)q

看过《一剑破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