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1539章 利益之争
    斐潜往广汉前线,除了说是要看一看具体战线的情况之外,也多少有些想要避开喧嚣的阆中的意思。https://www.biqugecom.com/40/40386/自从阆中展开了贸易之后,几乎每一天阆中的官吏都是忙得头打脚,既要和川蜀大户大姓相互沟通,商讨事宜,又要重新丈量土地,清算田赋,再加上阆中已经隐隐成为通往汉中的重要商道,水陆交通繁盛,这其中的商业利润可想而知,眼馋的心动的络绎不绝,也就导致阆中根本清净不下来,有时候确实是太吵了一些。

    转眼之间,晏平四年就快要结束了,适宜进兵的时间窗口也在慢慢的关闭,所以对于战争来说,正常的选择就是两个,要么抓紧时间进军,要么拖延一下,等到下一年继续再打。

    话说回来,没有到汉代之前,斐潜也有时候会有些疑惑,为什么古代战争有时候一打就要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现在想想,也是正常,毕竟汉代交通不便,一地的兵卒要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本身就要消耗不少时间,再加上作战又不可能都是双方约定好,一起坐下来掰手腕,谁输谁滚蛋,所以一来二去,就难免时间延长了。

    斐潜到了广汉,最先见面的自然是徐庶。

    “这个时间,并北估计快下雪了吧?”斐潜拍了拍广汉的城墙,“物资准备得怎样?还有什么短缺的,都一并报上来,趁着雪还没有封路,能一次运来的都运来……”

    徐庶站在斐潜身侧,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主公体恤将士,乃吾等幸事也!”

    斐潜摆摆手,表示徐庶不用说这些客套话。

    雪地纵然有雪橇,但是对于人和牲畜都是一种考验,因此能不在天寒地冻的时候行军运输,还是最好不要,这个年头,一到冬天战争双方就很有默契的停战,也是一种无奈之下的常态。

    不过徐庶并不想就这样读过这个晏平四年的秋冬季,片刻之后,便将手指向了前方,说道:“如今吾等以四城为体,吾专而敌散,吾安而敌乱,正值破敌之时也……郪县之下,有左右大营,各有五千兵卒,城中亦有八千人马,数目虽多,然各有统属,若攻之,可乘其隙,乱其心志,以天雷破门,即可大胜之!”

    徐庶说的也没什么错误,虽然说在郪县的关羽接手了原本属于的庞羲的川蜀部队,但是东州兵和川蜀兵之间的间隙和纠纷,并不会因为武圣的加成而有什么减少,更何况当下关羽还没有达到后世不断神化的境界,当下能够大体上统管起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因此从某个角度来说,只要动作够快,直扑郪县本体,然后左右两翼牵制郪县城外的大营,一举突破郪县城门,击败关羽,那么留在城外的左右两个营地之内的一万兵卒,也就会极大几率的丧失斗志,搞不好当场投降都是有可能出现的。

    不过么,虽然徐庶已经是有了计划,但是斐潜并不打算现在就马上安排着手进行,“我觉得吧……在我们动手之前,还可以见一个人……”

    徐庶顺着斐潜的目光望去,恍然而道:“賨人?”

    斐潜微微笑笑,点了点头。

    徐庶皱了皱眉说道:“魏文长真是不晓事理,当重责罚之!”

    “罚自然是应该罚,不过么……”斐潜摆摆手,说道,“大战在即,暂且记下……而且賨人之事,对于吾等也略有益处……”

    做一个好的领导,至少要会给手下搽屁股,而不是胡乱甩锅。一些坐在领导职位上的人,有时候只会敷衍了事,其实不是说不懂这个道理,而是他要么懒,要么做不到。从基层爬上来的领导,就明白那一些事情容易出篓子,然后那一些手下容易出问题,除了要盯着提醒之外,万一真出了问题,就需要能够及时补位,将事情盘圆回来,而不是将手下推出去背锅,然后推一个少一个……

    就像是魏延。

    魏延有能力么?

    肯定是有的,要不然当年魏延在汉中那种地方,不仅能够掌控地方,还能够抵御曹魏的侵袭,甚至到了北伐诸葛身亡之后,依旧强悍得让人忌惮,但是魏延明显也是有问题的,否则也不会被人在背后套麻袋。

    就像这一次的賨人王杜胡。

    魏延当初拐卖,嗯,拐骗賨人王杜胡的时候,大刺刺的用的就是征西将军斐潜的名义,但是实际上魏延根本就没有跟斐潜报备过,甚至之前到阆中的时候也没有专门汇报这一件事情,结果到了广汉的时候,眼见着杜胡肯定要见到斐潜了,纸张已经保不住火了,才来向斐潜请罪,把斐潜气得够呛……

    不过气完了,依旧还是要给不安分的魏延搽屁股。

    回头再揍两下,多少给个教训。

    从某个角度来说,换成斐潜自己,也会做出和魏延差不多的行为,对于愿意倾向于自己的賨人进行拉拢,因此整体上来说,魏延也不算是什么大错,只不过是没有及时报备,或者说……

    斐潜揉了揉下巴上的胡子,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如果这个并非是魏延故意隐瞒,而是魏延本身的性格特点呢?

    这就有些意思了……

    那么整个事情,就从有意隐瞒变成了过于独立……

    从历史上的结果看来,魏延也却是有这样的特点,所以被盖了麻袋之后,竟然在川蜀之中,没有任何人为其抱怨喊屈!可见个性太过于独立,明显脱离了群众,走这种独行侠路线,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文长小同志。

    斐潜不由得瞄了瞄一旁的魏延,捉摸着要用什么方式来稍微雕琢一下魏延这个有些别扭的小个性——嗯,要不要找一个什么时间,搞一次什么团建活动?

    魏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身上一阵恶寒,连忙回头四下张望,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有些诧异的挠了挠后脑勺。

    傍晚,广汉城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穿着新衣的蛮子賨人们互相打量着,兴高采烈的打着招呼,等待着征西将军的大飨的开始。从广汉周边听闻了消息赶来的大户豪强们也客气的相互打着招呼,彬彬有礼的寒喧着,他们很自然的和賨人们保持了一段距离,泾渭分明。

    虽然立场不尽相同,但是当斐潜出现的时候,依旧收到了双方极大的追捧,不管是賨人还是川蜀豪右,这不要钱的奉承话,或浅白或是高深的词语一个劲的往斐潜身上摆放,若是这些堆砌饿起来的词语都有各自的重量的话,恐怕斐潜走不出三步……

    酒过三巡之后,賨人杜胡捧着酒爵站了起来,来到了征西将军斐潜的面前,拱手向斐潜敬酒,然后笑呵呵的说道:“闻将军有令,賨人自今日始,若自愿出山,便不为他人部曲,可独自成寨,不知当真否?”

    刹那之间,顿时不知道多少道德目光顿时集中到了斐潜和杜胡两个人身上。

    杜胡身躯微微有些颤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亦或是两者皆有。

    不管是在汉代,还是在三国期间,华夏周边的民族,匈奴也好,羌人也罢,甚至是川蜀的这些賨人南蛮,东吴的百越,基本上都是没有多少人权的,有好事的时候轮不到,要打仗的时候充当炮灰,要不是这样,当年于夫罗的南匈奴也不会因此而叛乱,西羌更不至于是叛了又降,降了再叛。

    三国期间,魏国蜀国吴国都有征发少数民族补充军队的措施,曹操的乌桓骑兵,刘备的白毦精兵,孙权军中也同样有大量的百越士兵,但是这些兵卒无一例外,都不是自成系统,而是成为了君主手下的直属部队,或者是打散了变成了各个将领的部曲。

    作为将领的部曲,也就基本上成为了将领个人的财产。对于这些财产,将领有供养的责任,也有处置分割的权利,换一句话来说,这些成为部曲的人,也就没有了自主的权利。

    賨人王杜胡激动的,也就是这一点,他不反对部曲制度,但是他不希望自己的族人一下山就像是鱼肉一般,被这个人割一块,那个人割一块……

    硕大的大堂之中,忽然一下变得安静起来,只依稀的听到各人的呼吸之声,每一个人都关注着,竖着耳朵,生怕漏掉了一个半个的字眼。

    斐潜微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然也!”

    杜胡大喜,顿时跪拜在地,高声叩谢。

    顿时周边一片哗然。

    这就是魏延没有搽干净的那一坨了……

    作为川蜀士族豪右,也不见得多么喜欢没有开化多少的賨人,但问题是免费的人口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就算是将其当成是补充牛马的劳力也是不错的啊!

    更何况,华夏人对于“免费”这两个字有着天然的热忱,当然,国外的也是一样,甚至不惜脱光了衣服进超市也毫不在乎。

    现在居然免费的没了?

    徐庶瞪了一眼一旁低着头的魏延,捋了捋胡须,然后收回了目光。

    “将军……”一旁川蜀豪右之中,有人忍不住拱手说道,“賨人不明道理,不服王化,岂能由其随意下山结寨?若是不纳税赋,岂不是乱了伦常,败坏朝纲?此事颇有不妥,还请将军三思!”

    到目前为止,汉朝对付治理蛮夷的手段都差不多。

    第一种,蛮夷自治,部落的头领只要名义上臣服,再交一点象征性质的税赋就行了,其他的事务全由部落头领治理。

    这样的方式的前提,就是蛮夷都是在原本就是蛮夷的土地上,比如深山老林,比如草原深处,原本就不是汉人手臂够得着的区域,自然是有管没有管都差不多,能够表面上臣服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第二种,就是编民。

    当条件逐渐成熟的时候,汉王朝就会派遣官吏进行治理,把蛮夷变成编户齐民,按管理汉人的办法进行管理,税赋、徭役,一概按照规定征发。如果能跨到这一步,那就是一个飞跃。一旦决定这么做,那就要有相当周密的准备,否则一旦这些人再逃户,那当地的地方长官是要负责任的,而且按照律法也必须要对于这些逃民进行征讨,主持这些事务的人都会遭受舆论批评,甚至会被免官。强者为兵,弱者补民,这就是中原王朝为了增加人口,弥补损失而采取的措施。

    因此再这样的情况下,许多人就会选择将这些比较成熟的蛮夷地方内部分割消化掉,而不是正儿八经的上报给汉王朝,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又吃饱了又少了麻烦,何乐而不为之?

    正常来说,并入其他川蜀大姓,对于这些賨人而言,也并非完全不好,因为不管賨人也好,其他蛮夷也罢,都是有些野性的,若是欺压太过,自然也会闹腾起来,除非真的遇到那种又傻又没人性的士族成员,否则大体上还算是比纯粹在山中多少强上一点。

    当然,也就是强一点而已。

    但是如果说賨人自己能够下山,成立村寨,然后不依托任何士族豪右大姓,这样自然对于賨人而言,是好了许多。

    不过也因为如此,让周边的士族大姓大户,又没有捞到好处,又要兼顾着地方乡土防务,收缴赋税等等职务,若是因为賨人立寨,发生什么争水争山的冲突,受到了什么牵连,自然也是绝对不会喜欢的。

    于是乎,在大堂之上,骤然气氛就冷了下来,一方是以賨人杜胡为首的七八名的賨人统领,个个虎视眈眈的瞪着对面,另外一方则是川蜀豪右大户,几乎都朝着賨人微微仰着头,表示自己对于賨人这种野蛮家伙的不屑。

    徐庶又转头瞪了魏延一眼。

    魏延知道自己在之前给杜胡做出的允诺,让征西将军有些为难,便默不作声地低下头,脸上也带出了一些羞愧的颜色。

    “哈哈……”征西将军斐潜笑着,打破了僵局,“此事乃两全其美之事,又何必作此i意气之争?来来,且满饮此杯,然后听某一一道来!”

看过《诡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