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凡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大结局一 三合一
    砰!

    沉闷且猛烈的撞击声响起。

    就在卫天朗发动偷袭,想要对卫子佩造成一击致命时,卫荒的拳头,已经迎着他的拳风狠狠砸了上来!

    咔嚓!!

    骨爆!

    卫天朗瞪大了眼睛,亲眼看着自己愤怒的铁拳竟然在卫荒的一拳之下直接被砸的血肉模糊时,剧痛,让他面孔瞬间扭曲!

    “啊!!!!”

    卫天朗捂着断腕,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你们只是纯血者,不要忘了,我和卫子佩,都是守陵人!”

    卫荒一拳砸碎了卫天朗的拳头,随即身法暴动,拳风呼啸,直逼着卫天明狠狠轰了下去!

    轰轰轰!

    同是卫族人。

    但是像卫天明这样的单纯纯血者,在卫荒这种守陵人面前,不堪一击!

    数拳轰下,卫天明已经四肢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连动都无法动弹一下。

    “其他的卫族人在哪,说出来,我念在同族之情,饶你不死!”卫荒冷冷说道。

    卫天明浑身一颤,从口中喷出一股鲜血,艰难开口道:“南山和北山……他们都去那里了……”

    “其余卫族人在南山和北山,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提醒那边的人小心。”卫子佩迅速将信息转告给了张子豪。

    “南山,北山,所有战斗人员准备,有纯血者正在前往你等方向,停止打扫战场,做好战斗队形,随时迎接敌人的进攻,注意,不要击毙敌人,精准打击行动位置,使敌人丧失战斗力即刻。”张子豪下达命令。

    卫族四十人,皆是纯血者。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守陵人这样的战斗素质。

    当两山上打扫战场的秦家军调转枪头,埋伏在这里时,那些冲上来的卫族人,宛如待割的韭菜,瞬间被子弹洞穿双腿,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岛屿六大区域全部扫清,还是没有发现总控制室的位置。”

    秦凡带着赢君瑶来到岛屿山坳处,这里是卫族人的藏身地,位于半山山坳,面朝大海,海风习习吹来。

    “以家主的谨慎,他往往会把自己和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放在一起,不让东西离开自己的视线,才会觉得安心。”赢君瑶说道。

    秦凡点头,他看着紧紧关闭的巨石密道门,伸手正要将巨石搬开,打算进入卫族藏身密室时,就听见身后忽然吹来了一阵风!

    砰!

    几乎是对危险的本能反应!秦凡头没来得及回,但是一记回旋踢直接朝着风吹来的方向踢了过去!两股重力重重地撞击在一起,秦凡身形微微一晃,单脚站在地上,未曾挪动分毫。

    而身后那人,却连退了好几步,直到一只脚踩在了悬崖边缘,才堪堪停住了身影,冷冷地盯着秦凡。

    “江流。”秦凡点头。

    “呵呵,想不到吧,我们居然会在这里见面!”对方摘下了头上的黑色斗篷,露出一张冷峻的面孔,只是在这张面孔里的那双眼睛,却是充满了恶毒和暴戾,宛如见到不同戴天的杀父仇人,紧紧地盯着秦凡一放也不放。

    “你也被改造了,而且看起来改造的不错。”秦凡看着江河,还有此刻正被他单手掐住脖子的赢君瑶。

    “呵呵,是又如何,不还是一样不是你的对手?只不过现在我手上多了个筹码……”

    江流讥讽地看着秦凡,冷笑道:“这么长时间,你还是一点也没变吧,从来都不知道保护身边的女人,如果不是云家那些老古董太死板,什么陈思璇,夏梦,早就已经成为实验室的一具尸体,怎么可能还活在这个世上!但是这一次,绝对不会!”

    江流知道秦凡到最后一定会找到这里来,在附近已经埋伏了很久了,他本想偷袭,打算给秦凡致命一击,却没有想到秦凡还带来了赢君瑶,这在他的计划之外,却也是惊喜之中。

    秦凡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摇头道:“你也没变,自身能力不足,就只能借外势来狐假虎威,从一开始的东洋商贸,到后来孔家,还有云家,甚至现在得赢家,四姓家奴,还真配的上你上京第一公子的称号……”

    “你闭嘴!”

    江流忽然双眼通红地吼道:“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因为你,江家早就在我的掌控之中,怎么可能被江晏紫个贱女人给抢走!更不会落到现在这种下场!我为了报仇,甚至不惜主动走进实验室,把自己改造成这人不鬼人不鬼的样子!全都是因为你个从农村里跑出来得垃圾!全都是因为你!”

    “不。”秦凡摇着头,看着江流淡淡说道:“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的实力,不如我。”

    “啊!!!!”

    此刻的江流宛如一头被逼疯的狮子!目呲欲裂地张开嘴大声嘶吼,同时扣住赢君瑶的手掌不受控制地陡发力!五分手指宛如鹰爪,狠狠地朝着赢君瑶白喜的脖颈,抓了下去!

    “找死!”

    秦凡瞳孔一阵猛缩,忽然出手,四步的距离瞬息便至,探出手一把扣住了江流的右臂,五根手指陡然发力,只听到“咔嚓嚓”一阵刺耳的骨骼断裂声!

    江流的右臂被直接捏爆!

    同时,他探出左手抓住赢君瑶将她一把揽进怀里,再松开右手,猛地往江流面门一拍!

    “噗!”

    一口鲜血从江流的口中喷出,在一片血肉模糊中,江流身体倒飞出去,从悬崖边跌落,摔进万丈深渊!

    秦凡看着江流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借着低头看向怀里的赢君瑶问道:“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刚才千钧一发,他知道江流自大,刚愎自用的性格弱点,三言两语将他激怒后,利用江流丧失理智的瞬间,废掉了他一只手,才把赢君瑶救了下来。

    否则,就算江流只是个半改造者,想要杀死赢君瑶这种普通人,太简单不过了。

    “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为什么要害怕?”赢君瑶问道。

    秦凡一愣,轻轻笑了。

    “赢家指挥所肯定就在这附近了,否则江流不会在这里等我们,这是这座岛屿的终点。”

    解决了江流,秦凡重新环顾四周,只是当他把目光放在地面上的岩石时,忽然就发现一串什么浅薄的脚印,沿着局石门口,朝山背后的方向蜿蜒而去。

    这里的脚印有很多,只有这一道和其他脚印的方向不同,是独立存在的。

    秦凡带着赢君瑶沿着脚印绕过去,等来到山坳背风处,看到了那杂草重生,被一片青苔掩盖的山壁时,轻轻一叹。

    “堂堂赢家也算的上是我华土最大的世俗家族,却为了所谓的世袭藏身在这里,可悲,可叹啊……”秦凡深深叹息道。

    赢君瑶娇躯一颤,她看着眼前的山壁,并没有丝毫人工开凿的痕迹,只是秦凡却是像发现了什么一路找来,纯血者的目力和嗅觉不是她这种普通人所能比的,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语气如此笃定。

    不由得,她双拳攥紧,这一刻,终于要来了么?

    秦凡站在山壁前沉默了很久,最终,他转头看向赢君瑶问道:“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进去吗?那里面,都是你的族人,你的父亲,还有你的手足。”

    他倒不担心赢君瑶的安全,只要有他在,秦凡自信没人能跨过自己伤害到赢君瑶,只是相对于身体的安全,他更担心,赢君瑶的心理。

    “我没事,开吧。”赢君瑶一张俏脸迎着月光有些惨白,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好。”

    秦凡点点头,攥紧拳头,将全身的力量全都汇聚在单臂上,向后拉伸,再猛地往前一挥!

    轰!

    肉拳携带着万钧之力,狠狠轰击向了山壁!

    整个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山壁上的青苔成片成片地往下掉,秦凡没有停手,见势猛地又是数拳砸了上去!

    轰!轰!轰!

    山壁的青苔完全脱落,直到露出一道缝隙,秦凡才停下了手,只是他的拳头,已经鲜血淋漓。

    哐当!

    不等秦凡再动手,平稳的山壁忽然一阵晃动,伴随着“咯等等”老旧机关开启的响声,山壁开启,露出一道门户。

    “大小姐。”

    一位老者站在门户后的阴影之中,苍老的声音传出来,老者深深鞠下了躬。

    赢君瑶娇躯一颤,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自从很久之前离开赢家,前往长白山,她就一直生活在奔波亡命之中,仅仅是后来回到赢家的短暂时光,也成为了赢家将要献出的改造者,若不是秦凡带人舍生忘死地将她从那座医院的手术台上救出来,现在的她,恐怕早已经步入了江流的下场,而不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这里。

    “家主早已经等候多时了,请大小姐入内。”老者沧桑道。

    “我和赢君瑶一起进去,就不用一个个地进了。”

    秦凡根本就没有理会老者,直接拉着赢君瑶的手,大步走进山洞。

    这是一条存在了七十多年的地下建筑,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战斗,有一方的命令也是在这里下达的。

    后来战败,山洞里的人没有一个走出去,时隔七十年,再度被人占据,结果,却不约而同。

    沿着逼仄的甬道一路往前走,三分钟后,眼前的场景,豁然开朗。

    近八百多平米的山内工事,已经站满了人。

    除了卫星监控设备,桌椅,床……剩下的就是赢家核心族人。

    为首的是个中年人,俨然一副首领的姿态站在这些人的最前方,如同紧挨着他的,是个年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等待这一刻等了很久,没有人说话,气氛,却是很死寂。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一幕,秦凡忽然想到了失败方接受战胜方收编的戏码。

    只是仔细一想,现在的情况,又何尝不是呢?

    双方相距十步距离,彼此对视。

    “君瑶……”

    为首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轻轻唤着出生。

    赢君瑶双拳死死攥紧,红唇早已经被牙齿咬出血,眼圈泛红,没有说话。

    “君瑶……”

    一瞬间,中年人仿佛苍老的几十岁,眼睛里留下泪水。

    “君瑶,是我错了,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不该重男轻女,不该把你当成工具利用,更不该在最后把你赶出家门,全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中年人蹲下身,抱头痛哭,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

    赢君瑶忍不住正要开口,却听到秦凡淡淡说道:“错在哪?你现在应该最后悔的是当初不该把赢君瑶撵出去,如果赢家依旧由她来掌控,事事都听她的,你们也不会路跑到现在这番境地,你是不是在后悔这个?”

    赢望舒浑身一颤,忍不住抬起了头。

    “从一开始你们就在把赢君瑶当成工具,你们计划中的工具,让她自以为自己了解到所有计划内容,实则却是被蒙在鼓里,你自以为你的全盘计划天衣无缝,将所有人包括赢君瑶都玩弄在股掌之间……只是现在战败,你开始后悔应该让赢君瑶也参与进你的全盘计划中,不管怎么样,她终究是你赢家人,以她的聪慧,你们结局不管怎么样,最起码,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会有条后路,对吗?”

    秦凡淡淡问道。

    赢望舒没有说话,相对于一开始的放任秦凡发展成长,实则他最近最悔恨的就是听信谗言,把赢君瑶从家族赶了出去,而偏偏留下赢钧这个废物。

    一儿一女,差别却是天差地陷!

    若是跟在他身边的是赢君瑶,而不是这个废物赢钧,赢家怎么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若不是他把赢君瑶逼出去,让赢君瑶时刻陪伴在秦凡身边,秦凡的追击计划,又怎么会如此迅速和见效?

    可以说,没有赢君瑶,就没有后来成长的这么快的秦凡!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饶啊!

    看着赢望舒一脸懊恼,秦凡问道:“你这里还有多少人?”

    “啊?”赢望舒抬起头。

    “你这个地下室里,一共有多数人?”秦凡淡淡道。

    “759……”一直站在身后的大管家说道:“全都是我赢家的核心血脉,都在这里……”

    “嗯,数字很吉利,那就全杀了吧,一个也不留。”秦凡淡淡说道。

    轰!

    所有在场的赢家人面色惨白!

    秦凡居然要对他们大开杀戒!

    在场之人无不全身战栗,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若是在此之前,有人敢在他们面前如此大放厥词,不用有任何怀疑,这群人会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撕碎!

    可是现在。

    没有人敢质疑秦凡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

    正座岛屿都沦陷了,他们布置在外面的数千火力全部覆灭!

    秦凡现在就是这里的王!

    他让谁生,谁可生。

    他让谁死,谁就得死!

    没有人可以忤逆他的威严,更何况,人在太平洋上追击千里,就是为了取他们的命来的。

    顿时,一些无法承受这个结果的,精神当场崩溃,昏死在原地。

    也有老幼妇女开始抱头痛哭,更甚者有直接哭死过去的……

    整个地洞里一片哀嚎……

    “秦凡!你不要得意!今天你要是敢杀了我们!我们留在国内的族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更何况,你别忘了那几个老怪物,你破坏了血液循环系统,还杀了我们全族!他们一定会替我们报仇雪恨,杀了你全家!让你沈家,鸡犬不留!”

    赢钧忽然站出来,双眼通红地冲着秦凡嘶吼,只是他嘴里的还没有说完,就听见砰的一声!

    一道残影忽然划破空气,直直地冲向赢钧,洞穿了他的喉咙,赢钧张大了嘴,脸上还保持着之前的神情,命丧当场!

    “钧啊,钧儿啊!”

    看到赢钧直接被秦凡一颗石子踢死,赢望舒哀嚎一声,直接扑在了赢钧的尸体上。

    “聒噪。”秦凡眼神很平淡,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出手杀人,从对上江家那一刻,杀戮便一直没有停止。

    “赢钧!”

    站在秦凡身边的赢君瑶终于开口出声,尽管她也恨不得把赢家带向灭亡的赢钧死,只是当她亲眼看到手足命丧当场时,本能的血脉亲情,还是忍不住让她娇躯一颤,险些昏死了过去。

    秦凡见状伸手一把将她给揽在怀里,看着扑在赢钧尸体上的赢望舒问道:“你们所有赢家人,全都在这了吗?”

    赢望舒转过头,双眼通红瞪着秦凡吼道:“全都在,我赢家上下759口人,不管男女老幼,全都在这,你要杀要剐随便吧,我赢家是栽在你手里了,不过还望你看在赢君瑶朝夕陪伴你的份上,给她一条活路,这样也算是我赢家有后,我死后,也算是给列祖列宗一个交代!”

    说着,赢望舒竟然忽然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猛地抬手,就要脖颈刺去!

    “父亲!”赢君瑶挣脱了秦凡,哭喊着要去阻止。

    秦凡一声轻叹,脚下再是一动,挑起一颗碎石,奔着赢望舒自杀的胳膊就飞了过去!

    咔嚓!

    碎石打裂了赢望舒的手臂,匕首,也跟着掉了下来。

    “你干什么!”赢望舒愤怒地盯着秦凡,“我都愿意用我之死来换我女儿一条活路,你难道还想在我死之前,狠狠羞辱我不成?!”

    其他赢家人也都纷纷动怒,齐齐用羞愤的目光看向秦凡,毕竟古家族的人,就算是死,他们也不愿意受到秦凡的折磨。

    “你想多了。”

    秦凡呵呵笑道:“我怎么可能杀我未来的岳父呢?”

    在赢君瑶和赢望舒震惊的目光中,就见秦凡淡淡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的另外20搜海轮很快就会支援到这里,二十多艘海轮装在的货物以及医用品,储存得当的话,足够你们这759……不对,是758人,生活好几十年了,你们甚至可以捕鱼为生,不管怎么样,我给你们十年的时间在这座岛上,十年内,你们谁也不许下岛,生死由天,富贵在天,当然,你们不会有什么富贵,十年之后,我会派船来接你们回去,到时你们这些人是变多,还是变少,或者是死绝,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看过《秦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