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我看谁敢!
    燕凌寒之所以瞬间清醒,是因为赫云舒从不喜欢用什么香料,她的身上,只有一股好闻的让他欲罢不能的体香。www.biqugev.cc

    故而,这突如其来的香味儿让他警觉。

    燕凌寒猛然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女子逼近的脸,此刻,她衣不蔽体。可恨的是,此刻这女子的手正落在他的脸上。

    这不是梦!

    燕凌寒怒极,一出手就断了这女子的手臂。

    女子一声痛呼,倒在了地上。

    燕凌寒一跃而起,刚刚站稳身子,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眩晕感。

    他被人下药了!

    “来人!”燕凌寒大声道,同时,他的手扶住了一旁的柱子。

    继而,他看向倒在地上的那个女子,目光阴冷。

    他确认,这张脸,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懒得与她多说,更觉得这间屋子里有些不大对劲,于是拼着最后一丝清醒朝着外面踉踉跄跄地走去。

    那女子挣扎着站起身,想要朝燕凌寒扑过去。

    只可惜,那断臂之痛让她难以忍受,她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而燕凌寒已经到了外面,看到了疾奔而来的小德子。

    燕凌寒冷厉道:“你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能让人随随便便进本王的房间?”

    “王……王爷,那位是您亲自选定主持后宫事务的贤妃娘娘啊。”

    “狗屁的贤妃!来人!”

    很快,暗卫现身,见燕凌寒这个样子,也知道他情况不大对,当即十分警惕。

    “让百里星宇速来!”

    “是,主子!”暗卫应声,很快离去。

    这时,燕凌寒只觉得身体里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来爬去,难受极了。

    于是,他很快点了自己心脉处的两处穴位,这才堪堪稳住身形,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尔后,他看向小德子,冷声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从头到尾,一一说来。”

    “是,王爷。之前您刚刚进去不久,贤妃娘娘就来了。来的时候手里还端着一碗汤,说是见您批阅奏折辛苦,便来送汤给您。奴才本不愿让她进去的,可是她说,她说……”

    说到这里,小德子倒是不敢往下说了。

    “说!”燕凌寒重重地一拍桌案,冷喝道。小德子吓得跪了下来,浑身颤抖:“王爷,贤妃娘娘说,她与您关系匪浅,若不然,王爷又怎会将管理后宫事务的重任交到她手上呢?奴才想了想,觉得她说得在理,不敢

    不放她进去。”

    说到后面,小德子的声音弱了很多。

    燕凌寒冷哼一声,这贤妃,倒是好计策。

    选这所谓的贤妃处理后宫事务,不过是觉得谁都可以。现在看来,他的无心之举,倒让这位贤妃娘娘多想了。

    “传本王的命令,将贤妃幽禁在她的宫院之中,待皇兄回来之后,再行处置。”

    “是,王爷。”

    很快,贤妃被禁军拖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百里星宇匆匆而来。

    他的手在燕凌寒的手腕上一搭,当即变了脸色。

    “怎么了?”燕凌寒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

    此刻,纵然他刚刚点了心脉处的两个穴位,但身体依旧很难受。甚至,因为这极力的克制,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有人给你下了药,这药极为霸道,叫媚情。”

    单单是听到这个名字,燕凌寒就猜出这药是个什么明堂了。

    “既然如此,配药吧。”燕凌寒说道。

    “此药,无解。”

    燕凌寒看了百里星宇一眼,道:“什么叫无解?你百里世家医毒双绝,若是连简简单单的一个媚药都解不了,这医毒双绝的招牌,只怕也该换换了。”

    “王爷姐夫,你有所不知。这媚情为天下媚药之王,药效最为霸道,您能忍到这个时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燕凌寒抬手阻止,示意百里星宇不必多言。之后,他起身,摇摇晃晃的朝着外面走去。

    百里星宇忙追上去,抓住了燕凌寒的胳膊,道:“姐夫,你是要回府?”

    燕凌寒无力的点点头。

    “怕是无用。要想解媚情之毒,除非……”说到这里,百里星宇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

    “除非,与下药之人合欢。”

    “滚开!”说着,燕凌寒将百里星宇一脚踹开。

    百里星宇纵然倒在一旁,还是朝着燕凌寒的暗卫大喊道:“快!快按住他!将他打晕!此刻他在极力克制,可媚情之毒极为霸道,最终会反噬。若是如此,他性命堪忧!”

    暗卫一听这个,自然要首先考虑燕凌寒的安危,顿时围了上来。

    “我看谁敢!”燕凌寒冷喝一声,王者之气尽显无遗。

    百里星宇急得大喊:“王爷姐夫,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这媚药真的很霸道,你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真的会要命的!”

    “本王,不惧!”说完,燕凌寒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很快,就有鲜血流出。

    此刻,他气息粗重,脸颊和身上的皮肤都通红通红的,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几乎要滴血。

    百里星宇看出,这是危险的征兆。

    他忙上去,转移燕凌寒的注意力,同时示意燕凌寒身后的暗卫,快些将他打晕。

    暗卫很快出手,打晕了燕凌寒。

    但是,之后该如何做,暗卫们都束手无策。

    百里星宇看了看他们,道:“你们之中,谁是老大?”

    这时,寒风站了出来。

    百里星宇直接道:“刚才的话你也都听到了,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下药之人带过来,余下的,就不必我细说了吧。”

    寒风面露难色,道:“百里大夫,你有所不知,主子对王妃娘娘情深义重,是绝不愿意染指其他的女人的。若不然,主子刚才也不会拼死克制。”百里星宇也急了:“我当然知道他对云舒姐姐情深义重,可现在事态紧急,充其量,也不过是把那个女人当成解毒工具而已。这件事发生在宫里,只要你们不说,我不说,

    云舒姐姐就不会知道。可如果什么都不做,你们也就只能等着给你们主子收尸了。”

    寒风面色冷肃,他看向其余的暗卫,心里渐渐有了主意。

    于是,他出门,准备去将贤妃抓过来。然而,他刚打开勤政殿的大门,就呆住了:“啊,王妃!”

看过《残王的特工宠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