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引妻入怀:烟雨缥缈江南情 > 第1730章,樱桃肉
    白色的保时捷panamera在晚高峰里,一路上走走停停。https://www.biqugecom.com/60/60321/

    顾东城开着车,目视前方,似乎整晚都没有休息好,除了眼底的淤积,眼白处还有很多细长的血丝。

    一旁的郝燕,则双手攥着安全带。

    到了这种时候,已然顾不上要划清界限了。

    她皱眉问,“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其实这是明知故问。

    顾东城已经说诊断出了肝癌,这是绝症,患上后就相当于被判处了死刑。

    人这一生无法控制的便是生老病死,尤其是病,谁也无法预料,糖糖现在还在无菌仓里,虽然很幸运得到治愈,但她也曾经历过很长时间的煎熬,她能够切身体会。

    “嗯!”顾东城点头。

    郝燕心情沉重。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了某三甲医院。

    停好车,两人奔向了楼里。

    从电梯里出来,前方便是icu室,袁凤华靠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用手撑着额头,有凌乱的发丝垂落,向来尖酸刻薄的脸此时看起来有些颓废。

    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她一眼。

    丈夫中途醒来时想要见郝燕,袁凤华是知道的,所以对她的到来也并不意外,虽有明显的不喜,但也还是什么都没说的收回了视线。

    顾东城问,“妈,爸怎么样了?”

    袁凤华摇了摇头,“还在昏迷中,没有醒,医生说目前危险期还没有度过!”

    似乎是不待见郝燕,却又没办法,袁凤华起身到外面去透风。

    郝燕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向icu。

    厚厚的玻璃阻隔,布满仪器的房间里,顾怀天躺在中间的病床上,口鼻上照着氧气罩,身上都是管子,脸色孱弱的苍白,恍若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郝燕遥遥的望着,眼底泛出了水光。

    她很是难过的问,“叔叔是昨天夜里就昏倒了吗?”

    “嗯。”顾东城点头,声音艰涩又沙哑,“昨晚我结束演奏会后回到家,和我妈起了一些争执,提到了五年前的事情,没想到被我爸听见了……”

    昨晚顾东城结束演奏会后,很晚才到家,袁凤华还没有睡。

    自从袁凤华从中作梗,揭穿糖糖的身世后就一直没有闲着,用尽办法想让他和秦歆月和好,见始终没有成效后,就努力的想要给他介绍其他名媛。

    顾东城回来后,又一次的被她拉住了。

    他烦不胜烦,同时也态度坚决。

    他只想要郝燕一人。袁凤华也十分恼火,搞不懂儿子为何一直死吊在郝燕身上,“东城,到底要我说多少遍,郝燕那只小狐狸精到底哪里好,你怎么就忘不掉她!她要身份没身份,要背景没背

    景,天底下那么多千金名媛任你挑,而且,她现在就是个被别人玩烂的二手货,带着拖油瓶,根本就配不上你!”

    最后的话,刺激到了顾东城。

    他不懂,明明是自己母亲的错,她竟然没有丝毫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廉耻,还这般理直气壮。顾东城怒喝出声,“够了!你确定是我妈吗,做了这样的事情,和阴沟里的老鼠有什么区别,却还站在高处指责别人?当年,若不是你给燕下了药,她会变成今天这样吗?

    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反思吗?”

    袁凤华在儿子面前,善良母亲的形象早就被破坏了。她又在气头上,就更没再遮掩,冷笑着道,“我反思?要不是我那么做,下药让她被别的男人搞大肚子,否则早在五年多前,她这只小狐狸精就把你迷惑的骗去民政局结婚

    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想什么,像她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被带到顾家好吃好喝的供着她,竟然还敢勾引我儿子,登堂入室,我怎么能容得了她……”

    顾东城阴郁着脸,正想要继续争执时,突然看向了她身后。

    已经睡下的顾怀天,不知何时走下了楼。

    袁凤华大惊失色。

    顾怀天眼睛瞪大,表情惊愕又震怒,“你们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顾怀天实在是不敢置信,没想到这么多年,他竟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原来他贤淑的妻子,背地里竟做了这样肮脏龌龊的事情。

    他受到了不小的刺激,手捂住胸口,直接向后倒仰了过去。

    顾家一整晚的兵荒马乱。

    郝燕听完后怔愣。

    随后,她抿起嘴角。

    没有想到,这次昏倒的最初原因是和她有关……顾东城眼底有细微的情绪掠过,顿了顿,道,“爸的心脏一直都不好,昏过去后,家里立即就叫了120送他到医院里急救!我们也以为只是心脏的问题,没想到,医生却检

    查出他已经患了肝癌,病情非常不乐观!”

    郝燕再次望向icu里的顾怀天,心里难受的一阵紧过一阵。

    顾怀天年纪并不大,而且他是好人,好人都应该活得更久才对。

    郝燕鼻头发酸。

    icu里的顾怀天,一直都没有醒。

    西斜的太阳不知何时已经全部短去,天色也渐渐降下来,顾东城吩咐家里佣人送来了饭菜。

    郝燕下班后,就被顾东城带到了这里,还没有吃东西。

    她刚给私立医院打了通电话,让护士转告糖糖一声,自己这边临时有事。

    放下手机时,顾东城将筷子递给她,“燕,吃点东西吧!”

    “谢谢!”郝燕道,她没想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顾家的厨师很有水平,饭菜做的很有食欲,而且很丰盛。

    荤素搭配,还有海鲜。

    郝燕视线停顿在其中一道菜上。

    色泽鲜艳透红的樱桃肉,上面点缀着白芝麻,香味扑鼻。

    这是她爱吃的,五年后郝燕第一次登门顾家用餐时,顾东城就曾将这道菜换到她的面前,只是此时,她却没有了当初的心境。

    她想到的却是秦淮年。

    他们每次到外面吃饭时,他都会事无巨细,照顾到她的“小孩子”口味。

    郝燕收敛思绪,她手指收拢。

    垂下眼将米饭送到嘴边,想要填饱肚子。

    眼角余光瞥了眼顾东城,郝燕几乎将每一道菜都尝过,却没有动樱桃肉一次。

    一碗饭吃完,郝燕放下了筷子。看到完整未动的樱桃肉,顾东城沉默。

看过《引妻入怀:烟雨缥缈江南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