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 75.第 75 章
    作者需要养宝宝,请买正版吧, 只有晋江是正版, 其他地方都是盗版  钱淑兰到底舍不得花这么昂贵的广告位, 她现在只剩下110个金币了, 她得省着点花。

    这商城有些不靠谱,几乎没几个店家在线的,也不知道那些修仙修道之人愿不愿意在百忙之中抽点空出来接她的单。

    不过,往好了想,她这任务其实很容易的, 基本上只要对方家庭富裕, 又不是处在她这糟心年代, 还是很容易完成的。

    想到这里,她又高兴了点。

    在商城逛了一圈,钱淑兰发现这些发贴人,都是高大上级别的。人家追求的是得道成仙, 可, 她这还在生死线上挣扎呢。人跟人真是不能比啊。

    她摸摸下巴, 别说, 这些东西她看着还挺心动。

    就这第一款商品,有哪个女人不爱美的?尤其是她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突然变成一个白发苍颜的老太太, 要不是她正在执行任务,并不是真的是变老, 估计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瞧瞧, 这“美容养颜瘦身仙丹”多好啊。既不用在脸上动刀, 也不用打什么瘦脸针,一粒药丸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多好,多自然,多省事。

    不过,心动归心动,一看到这价格,就能让她望而却步。

    她点了进去,查看店主还卖什么东西,突然眼前一亮,这家店居然还卖空间戒指,而且种类繁多,分为三六九等,最便宜要80金币,最贵的要500金币。

    她点开最便宜的,虽然详情里介绍了这款空间戒指只有篮球场那么大,可它里面的时间是静止的,东西放进去可以保鲜。而且人也能进去。这款很不错。

    她又点开那个500金币的空间戒指,发现这款功能非常齐全,简直就是个小世界,里面有山,有水,有田,还有房屋。好是好,可这么贵的价格,她也只能心里想想。

    她关掉这个贵的,开始浏览80金币这个,她摸摸下巴,想着自己从里学到的历史,接下来她还要度过许多漫长而又动荡的日子,钱淑兰思索再三决定买下它。

    这款是现货,拍下之后,系统自动发过来。拿到手之后,钱淑兰立刻试戴。戒指比较小,只能戴在尾指上。这款是银戒指,样式比较简单,光滑透亮,没有一点花纹,属于比较耐看型的。

    按照刚才页面中介绍的那样,她扎破手指滴一滴鲜血到戒面上,很快戒指就吸收了鲜血。这是已经认主了。

    钱淑兰在心里默念一遍“进去”。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闪进空间里了。

    空空如也的空间里没有阳光,没有土地,有种混沌世界的感觉,钱淑兰很满意,从空间里闪出来,她爱不释手的摸了又摸。

    为了怕别人看到她戴银戒指,钱淑兰按照页面中介绍的那样,让银戒指隐身。

    除她以外,任何人都看不到。

    做好之后,她又想到自己只剩下30个金币,实在太少了。

    商城里有那么多好东西,她哪个都想要,却没钱买,太过可惜。

    她觉得自己不能总想着花,还得想着怎么赚才对。

    “系统,我怎么赚金币?”

    系统:“宿主只要积极完成任务,改造者只要有一项刷到满分,宿主都可以得到10个金币的奖励。”

    钱淑兰算了算,她一共要完成8个人,那就是240个金币,虽然多,可要买这些好东西,远远不够哇。

    “还有别的方式赚金币吗?”

    系统:“宿主也可以在上面发布东西。”

    钱淑兰眼前一亮,这主意不错。

    只是,她要怎么赚金币呢,她能卖些什么呢?

    她想了想,自己有什么?她在脑海想了半天,这年代的东西是挺多,比如说:手表,钢笔,军用水壶,手电桶等等,这些东西,估计那些修仙修道世界都没有。

    可发布一条就要10个金币,她现在只有30个金币,要让她一次全花光太过可惜,而且她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买这些东西。毕竟这些东西虽然新奇,但没什么特殊价值。

    突然,她灵光一闪,想起前世暑假时,她曾经在一家淘宝店打工,那店里曾经卖过“垃圾”。

    当然,这个垃圾并不是真的垃圾,而是一种神秘礼物,买家买的就是那种神秘感。

    她也可以照本宣科啊。卖得就是这些小东西。最主要的是省发布费用啊。别人拍了,她既可以发手表,也可以发钢笔,瞧,多省钱!

    当然,她还不能卖得太贵,要不然根本没人买。

    最后,她决定定价20金币,之所以定这个价格,是因为她发布一条就要扣除10个金币,再加上东西也要花钱,有10个金币的差额,她也能有点利润。

    为了节省发布费用,她把库存改到100个。不是她不想多,而是超过100个,就要再加10个金币。钱淑兰只能作罢。

    发布好商品,钱淑兰直接关闭系统。她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恢复不少体力,于是从炕上爬下来查看自家的家当。

    这老太太把家里的口粮全都放到自己屋里,她连屋都不用出。

    她走到墙根处开始解这一袋袋的东西。半袋小麦,大概有一百斤。一袋高粱粒,大概有两三百斤。小半口袋带壳的花生,约莫有三十多斤。三袋红薯干,大概有一百斤。

    她记得看到的画面当中,他们吃的红薯都是新鲜的,看来那些新鲜的红薯应该都放地窖里了。

    想通这点,她继续查看,麻布装的小袋子里,解开一看居然是大米,在手里颠了颠大概有十来斤的样子。剩下的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山货,比如木耳,松子,核桃,香菇之类的。还有半篮子的鸡蛋,大约有三十来个。

    清点玩粮食之后,钱淑兰从自己脖子上取出一把钥匙,这把钥匙一直是由原身贴身收着的,除了洗澡,从不离身。

    虽然,钱淑兰有原身的记忆,可她只是走马观花似的观看一遍,也不可能记住家底有多少,所以,她打开床头柜开始数这个家的家底儿。

    打开抽屉之后,应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颜色金黄,花纹精致,纹理清晰的木匣子,摸上去感觉细腻光滑,温润如玉一看就是好东西,她猜这是黄花梨。

    想到将来这个匣子应该也能当做古董收藏,她心里一阵痒痒。

    没想到这老太太还挺有钱,整整齐齐叠放的一打钱,她数了三遍,都是一千三百五十八块钱。

    这些钱多数都是在53年至55年那三年攒的。

    那时候战争已经结束,横行乡里的土匪流寇都被消灭,社会安定,再加上土改之后,只要是贫民都能分到田地,少则五六亩,多则十几亩。王家人口多,分的地自然也多,一家子都是壮劳力,把田伺候得非常好,收成自然也不错。再加上几个媳妇手也巧,又养了些鸡和猪,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可是,自从田地收归集体,他们的分红就一年比一年少,这几年拉拉杂杂才攒了三百多,比以前少了三分之二。

    钱淑兰心里直叹气,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十几年呢。

    她颠了颠手里的钞票,因为现在还没有一百元,最大的面值也就十块钱,也称大团结,这沓钱还是挺有份量的。好在这老太太是把钱全都用线扎好,放在一个木匣子里的。

    想想这笔钱能买多少东西。

    就她所知道的物价来说,一斤大米也就一毛六,想想,她手里的钱都能买上八千多斤大米了。

    如果她用来买红薯,相信只靠这些钱也能养活一大家子。可又一细想,觉得操作挺难。

    买这么多粮食,很难不被人盯上。

    尤其到了灾荒时期,饿急了眼的人什么道德操守全都顾不上了。

    想到这里,钱淑兰又觉得自己不能只救自己一家,也得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

    比如说,她是不是应该找她的好侄儿说一说,毕竟对方是大队长嘛,在村子里也算小有权力。

    她打定主意之后,又开始数抽屉里其他东西,还有一小包的零钱,最小的一分钱,最大的五毛钱,大概有一百多张。

    等钱淑兰盘好家底儿之后,她把柜子重新锁上,用葫芦瓢舀了一斤高梁面出了房门。

    站到院子里,钱淑兰一眼就看到正在喂猪的三儿媳妇李春花。她是个老实能干的人,因为只生了三个丫头,在老王家一直没有地位,被原身各种嫌弃,家里的脏活累活全丢给她干。

    钱淑兰板着脸,尽量不崩人设,“春花,先别喂猪了,先做响饭(中午饭)吧。”

    李春花立刻把手里的活停下,洗洗手,往自己身上擦,接过钱淑兰手里的高粱面。

    钱淑兰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打着一个接一个的补丁,洗得都发白了不说,袖口还磨破了。

    钱淑兰想到刚刚抽屉里的那一点布票,想着到时候给李春花做身新衣服吧。理由嘛,就是家里这两头猪都是她养的,特地奖励给她的。

    她还没说话,就见到李春花惊讶地抬头,“娘,这么多高粱面是要做饼子吗?”

    钱淑兰摇摇头,“烧糊糊吧,厚一点,大家都能吃饱。不过还是要吃红薯。”

    在她没买到足够多的粮食之前,还是省着点。要不然,粮食全吃光了,她又买不到,灾荒怎么度过?

    李春花虽然有些惊讶今天婆婆为什么会拿这么多高粱面烧糊糊,可到底还是不敢反对。

    朝自己屋里喊了一声“小梅”,一个半大孩子立刻从屋里跑了出来。帮着自家亲娘喂猪去了。

    钱淑兰看她们安排得很好,转身就走,刚走出院子,就看到从外面跑进来几个孩子,差点把她撞倒。

    “奶,你没事吧?”与她扑个照面的孩子大约十二岁,大名叫王正国,小名就叫正国。

    钱淑兰摇摇头,这才注意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还站着另外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子,一个十二岁叫小荷,一个八岁叫小莲。都长得极其瘦吧。

    此时正一脸胆怯看着她,似乎很怕她发火的样子。

    钱淑兰叹了一口气,既不安慰,也不发火,直接走出院子。

    而且,王守智是钢铁厂的技术工,虽然刚入职的时候,工资只有22块钱,可六年下来,提了三个级别,现在一个月有42块钱,一年就是252块钱。

    钱淑兰没有厚此薄彼,一年50块钱,不高也不低,不会让人有说嘴的地方。

    只是,李彩英是个把钱当命看的人。小时候,她的亲娘就是跟一个有钱人私奔,抛下年仅五岁的她。从此以后,她就把钱抓得特别紧。只有钱才能给她安全感。

    所以,一下子花掉这么多钱,可把李彩英气得半死。

    一个晚上,嘴里就长了三个燎泡,火辣辣的疼。

    明明,钱淑兰烧得是素菜,可她偏说钱淑兰故意把菜炒咸了,故意害她。

看过《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