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 128.第128章
    作者需要养家, 请买正版吧,只有晋江是正版,其他地方都是盗版  钱淑兰按着原身的记忆,出门往右拐,走了五分钟, 又往左拐, 找到原身大哥家。

    此时的钱家正在烧饭,灶房的烟囱浓烟滚滚。

    两个孩子蹲在院子里玩石子,看到她进门的时候, 对视一眼, 眼里闪过一丝害怕。

    钱淑兰自然看出他们的戒备,在离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笑着问, “你爷爷呢?”

    大的小女孩叫钱月秋,今年十二岁,听到她问话,小手往右一指,抖着嗓子回道, “在屋里”

    钱淑兰冲她点点头, 笑着赞了一句, “好孩子”

    钱月秋惊讶地张大嘴巴,和她爸之前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如出一辙。

    钱淑兰心里叹了口气, 自从知道原身的记忆, 钱淑兰对钱明华的态度就能理解了。

    顺着刚才钱月指的方向到了东屋, 门并没有锁,她轻轻敲了敲门。

    屋里人咳了一声,才道,“进来吧。”

    听到回应,钱淑兰立刻走了进去。

    一个个子矮小,皮肤干瘪的老头子正坐在床上听着床头柜上的收音机,他的面容有些严肃,眉心更是紧拧着的。

    钱明华正坐在床前的凳子上跟他一起听,他手里还搓着麻绳,表情同样的严肃。

    看到她的时候,钱明华脸上微微有些惊讶,赶紧站起来,朝她问好。

    钱淑兰朝他淡淡点了点头,不是她故意摆谱,而是早上那一出,差点让这人怀疑她有问题。

    虽然钱淑兰的态度很冷淡,可钱明华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钱淑兰没有在意钱明华的局促,她朝钱维汉打招呼,“大哥,正忙呐?”

    钱维汉回过神来,看到是自家妹子,忙把收音机关上,招呼她坐下,笑着问,“幺妹,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找我有事?”原本想吃完饭去看她的,没想到她先过来了。钱维汉还挺意外。自家妹子已经十来年没登过门了,往常有事找他,也都让守仁守义过来,今天怎么亲自过来了。

    钱淑兰坐在床边,点点头。她是有事儿。

    从原身的记忆中她才知道为什么钱明华为因为她说了一声谢,就跟看鬼似的看着她。

    这事说来话长。钱维汉十五岁出去参加革|命,在打鬼子的时候,下面那玩意被炸没了,就一辈子没有结婚。

    本来钱淑兰想把自己一对龙凤胎过继给钱维汉,让他后半辈子能有个依靠,谁成想,还没等她开口,钱维汉居然会在巧合之下救了钱明华,还收养了他。

    钱维汉知道他妹的想法之后,就提出也收养那对龙凤胎,可原身曾经见过小小年纪的钱明华在山上徒手咬过野兔,被他的凶残样子吓怕了,哪敢让自己刚出生的一对儿女送给这么个煞星,当即就拒绝了。

    打算落空的原身,因为家里太穷养不起那么多的孩子,只好把自己生的一对龙凤胎转送给别人,那家家境殷实,应该能照顾好他们。

    因为这事,原身对钱维汉很有意见。好些年不肯搭理他,后来,原身男人死了,她觉得自己无依无靠。就主动写信联系钱维汉。

    那时候,钱维汉刚好从部队上退下来,看到妹妹肯原谅她,就顺势把户口落到王家村,方便照顾这唯一的妹妹。

    为了这事,谢维汉自觉对不住妹妹,对她几乎是言听计从。有什么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

    原身渐渐对这唯一的哥哥不那么冷淡了,只是对这个抢了她儿子身份的侄子却一点好脸也没有,偶尔在路上遇到了也当看不到。别说道谢这样的礼貌用语,她不口出恶言都算钱明华运气好。

    钱明华自觉占了钱家便宜,受点冷眼也是应该的,对原身一直很恭敬。

    钱淑兰朝收音机看了一眼,刚刚她可是听到了他大哥在听广播,里面似乎有“大|跃|进”的字眼,她拿不准钱维汉的想法,因此有点忐忑,“大哥,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钱维汉见妹妹低着头,搅着衣角,似乎很纠结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可还是鼓励道,“有啥事你就说,大哥能帮你办的,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

    钱淑兰心里一阵暖意,在心里斟酌说辞。

    钱明华见他姑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他姑想要他避开,所以站起来就想往外走。

    钱淑兰忙叫住他,“明华,你也听听吧。”

    钱明华脸上微微有些惊讶,但还是停下脚步。

    等他落坐后,钱淑兰凑到两人中间,小声道,“大哥,前几天我听人说,上面要全国范围内办人民公社了,到时候,所有的食堂都要上交给集体,吃大锅饭。”

    之所以,把这事透露给钱维汉,是“大|跃|进”这事儿其实并不是一簇即成的,前期是有铺垫的。早在1955年的时候,就有地方开办公社了,效果如何大家都不得而知,只是报纸上曾经报导过这一消息。钱维汉曾经当笑话跟原身说过这事儿。

    去年12月,广播里到处播过,刘主|席在华国工会八次代表大会上,正式宣布了“超英赶美”这个目标。

    钱维汉心里一凛,他刚刚听到广播,上面说要“大|跃|进”,甚至还提出五年超过英国,十年赶上美国,这样荒谬至极的目标。

    放手发动群众,在战争年代是一个成功的经验。但是,转入经济建设阶段后,再用大搞群众运动的办法,显然是不适用了。因为经济是按照规律发展的,要有科学的管理,严格的工艺要求,还必须遵守各种规章制度。只有这样才能够生产出来合格的产品,才能够持续的发展。

    这些人根本就不懂,偏偏还瞎指挥,他都可以想像未来这几年的日子会有多乱了。

    钱淑兰接着道,“听说,上面还要全民大炼钢,大哥,你说人都去炼钢了,地谁来种?粮食收不上来,没有产量,是不是就会饿死人?”

    钱维汉越听心里越欣慰,朝他妹看了一眼,他的妹妹果然是他们老钱家的人,连这层都想到了。

    妹妹能想到的,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刚刚广播里说得这些简直就是空口白话,只是上面已经确定了这个目标,离下达之日也不会有多远,这事避免不了了。

    只是,他只是一个老红军,最大的人脉也就是自己的老首长。

    他试探着往老首长那边写一封信试试看吧,只是他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他未必能改变上面的决定。

    所以,他只需要稍微提一笔即可,让老首长以保重自身为要。

    “大哥,我跟你说话呢。”钱淑兰见钱维汉居然在她说这么严肃的问题上走神,有些气恼地推了他一下。

    钱维汉回过神来,讨好地朝她笑了笑,“我听到了,那咱们要努力屯粮。”

    钱淑兰见他居然同意自己的观点,面上不由一喜,“大哥,你相信我?”

    钱维汉指了指收音机,“我从广播上听到了。里面有党的最新指示。”

    钱淑兰松了一口气,原本她想着如果钱维汉不信,她扯一张神明大旗也要让他信,谁成想根本用不着。

    她冲着钱明华小声叮嘱,“明华,等你到县里报产量的时候,一定不要虚报产量,到时候说不定要饿死人了。你可就成王家村的罪人了。”

    钱维汉点点头,略感欣慰。他原以为自从他收养明华之后,小妹对明华百般看不上眼,平时遇上也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没想到关键时刻,她还记得明华。

    明华也是一脸感激地看着钱淑兰,“小姑,我会的。”

    钱淑兰有些羞愧。原身对钱明华根本不好,如果原身知道这事,不下井落实都算她善良了,她忙摆摆手,“都是一家人,客气啥。”她顿了顿,又有些不放心,“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顶住压力?”

    钱维汉眼一瞪,扯着嗓子道,“他敢弄虚作假,我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钱淑兰却一脸严肃地摇头,“大哥,你话也别说这么满,到时候,明华也未必能自己作主,如果人家都虚高,他又哪里是别人的对手。再说了,如果别人都虚高,只有咱们村实报,到时候,咱们村剩下的粮食多,岂不成了活靶子,咱们还能睡得安稳吗?”

    钱维汉心里一叹,“你说得也有道理!”

    钱明华听了若有所思。

    钱淑兰看一眼,钱维汉手里的收音机,这么好的东西,他都能弄来,那其他东西,会不会也有门路弄来。

    她以前上学的时候,记得这年代实行的“统销统购”政策,就算她手里有钱,都未必能买到东西,原身就是一个乡下老太太,应该也没办法弄到票。

    她看了一眼钱明华,笑着对钱维汉道,“大哥,你能不能帮我想想法子买点东西?”

    钱维汉见她刚才的视线一直落在收音机上,以为她是看上收音机,拍着胸脯答应了,“行,没问题。”

    钱淑兰立刻喜滋滋的,“我想要手电筒,钢笔,军用水壶和手表。”钱维汉认识不少人,要买这些东西比她可容易多了。

    钱维汉听她说得东西一个比一个贵,有些惊讶,“你要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钱淑兰暂时还找不到借口,索性就开始耍赖,“我有大用处,大哥,你就别问了!”

    她这样做,完全就是跟原身学的。钱维汉这个大哥对钱淑兰这个妹妹是真好。钱维汉退下来的时候,受了那样严重的伤,虽然他瞒着村里人,可作为至亲的妹妹,钱淑兰还是知道的。到了王家村落户后,钱维汉每个月都能领一百多块钱的津贴,时常会接济妹妹一家,度过了许多个坎儿。要不然原身也不可能在前几年攒下那么多钱。

    原身是个特别精明的人,曾经让钱维汉给她买过不少东西,钱维汉每次问她,你有什么用途,原身都会回一句“我有大用处,你别问了!”

    然后,原身就会把东西转卖给别人,赚取差额。

    原身要的那些东西,比如说军被,军大衣,军用水壶,这些东西在乡下是很少见的,许多人一辈子也没去过县城,所以,也不知道百货商店门朝哪开。见原身说的价格虽然比别人的贵一点,可因为来之不易,也都买了。

    钱维汉不是不知道他妹妹的所作所为,可他就这么一个妹妹,自然不能让妹妹闹个没脸,也就装作不知情。十次有九次都是答应的。

    他以为她又是想赚差价,也就没有细问,想了想道,“手表估计不行,其他三样,我会帮你想想法子。”

    钱淑兰还想问为什么手表不行,就听钱维汉道,“你买手表,还不如买挂钟。手表那玩意那么小,要是一不小心给整丢了,多可惜。买个挂钟挂在堂屋里头,谁来都能看见,说出去也有面子。”

    钱淑兰眼睛一亮,对啊,挂钟好哇,这东西价格便宜。很适合她这20金币的价格。要是手表,那她挺亏。

    “行,就要挂钟!”

    钱维汉笑眯眯地点头,“好,我帮你买。”

    钱淑兰立刻掏兜想给钱维汉钱,被他制止了,“东西还没买到呢,给什么钱!再说,你是我亲妹子,我给你买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话钱淑兰惊了一下,但也知道对方是在客气,不可能真的不给钱。不过,她猜钱维汉是因为不确定能不能都给她买到,所以才推辞一下的,要不等他买到东西再给也是一样的。到时候再给钱维汉点好处费,她毕竟不是原身,不能心安理得地占人家便宜。到时候多付点钱就是了,如果钱维汉不收钱,那就换成东西。想通了这点,钱淑兰就没再推让,朝钱明华扫了一眼,见他脸上丝毫没有不快,心里不由得佩服对方的沉稳。

    就她从原身的记忆来看,原身对这个钱明华一直很有意见,对他的感官也全是负面的。可钱淑兰瞅着这大叔人不错啊。

看过《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