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二百七十章 水芙蓉
    周琪朵咬了咬嘴唇,目光飘来飘去,紧张的额头出现一丝丝冷汗。

    白溪瑶屏住呼吸,尽管了解韩凌天的财力如何,但她依旧不敢确定那两件东西的真假。

    毕竟,若按极品翡翠和唐朝古董来看,价值要数千万!

    她清楚周琪朵和韩凌天两人的关系,为了一个假的女朋友,拿出数千万的生日礼物,完全不合理。

    傅亦恒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得意的昂着脑袋,重新拿出先前的礼物,露出自以为帅气的笑容:“琪朵,两个假货而已,哪里能比得上我的粉红媞雅,收下吧,然后跟他分手,我不介意。”

    其他人暗暗点头,两人确实称得上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相比下,韩凌天拿假货糊弄人,又算什么东西。

    正当他们以为周琪朵会拿着礼物依偎在傅亦恒怀里,然后把韩凌天一脚踹开,来个一刀两断时。

    哪料,周琪朵仅仅瞥了傅亦恒一眼,完全不理睬。

    虽说两人青梅竹马,但事实上,一切都是由家里安排的而已。

    众人有些意外,那可是价值八百多万的粉红媞雅啊,又是由傅少亲手准备,换成别的女人,早就哭着喊着一万个答应,而周琪朵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不为所动。

    对此,傅亦恒面子上彻底挂不住,眼中出现一丝不悦,扭头另一旁,声音发冷:“秦叔,快宣布结果吧。”

    他实在等待不及,只有将韩凌天彻底踩下,周琪朵才能不在怀有希望。

    让人吃惊的是,秦叔一声不吭,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块羊皮和一个放大镜。

    他一丝不苟的用羊皮将自己眼镜擦干净,然后,又拿着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看向那枚翡翠耳坠。

    越是盯着,他的手越是颤抖,脸色也慢慢变得涨红。

    “小子,看看你那两个破玩应,给秦叔气成什么样!”

    傅亦恒兴奋的直哆嗦,终于等到了机会发难。

    “拿假货当生日礼物,独出心裁啊!”

    “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了不是么,那两个东西真的要数千万,而且光有钱不行,有资格买到的,都是省城上流社会的人物!”

    “撒谎被人揭穿了吧,真丢人。”

    “看他一身地摊货,谁相信能拿出几千万的礼物?”

    “琪朵竟然找了那样的人做男朋友,真让人大跌眼镜啊!”

    众人等了许久,冷嘲热讽终像暴风雨般爆发,看向韩凌天的眼神,只有轻蔑和鄙夷。

    没带礼物顶多算得上失误,他们也不能多说什么,但现在却撒谎,把假货说成真货,可就人品的问题了,骗子在哪都不受人待见。

    “怎么样,我说的吧。”

    傅亦恒脸上浮现傲慢的笑容,眼神高高在上的看着韩凌天,就如同在俯视卑微的蝼蚁一样。

    “何必呢,我们本就不在一个圈子,既然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买些假货骗人,否则只会招来笑话。”

    他现在就像是在三伏天吃了冰淇淋,从头爽到脚。

    周琪朵眉头微皱,嘴唇咬得更紧。

    “凌天,你……”

    白溪瑶表情焦灼。

    “刚才挑衅傅少,我以为你确实有本事,可真没料到只是靠吹牛撒谎罢了。”

    罗美玲暗自叹了口气,眼底出现一抹浓浓的失望。

    韩凌天面对无数指责,毫不所动,反而看向秦叔,淡淡出声:“可以公布结果了吗?”

    “看看秦叔的表情,真假已经不言而喻,你小子在挣扎什么,有那个必要吗?”

    傅亦恒冷笑一声。

    他轻描淡写的一击,就彻底把韩凌天踩在脚下,但对他来说,只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像那样的穷屌丝,哪配做他的对手。

    罗美玲和陈娇都摇了摇头,她们本就不看好韩凌天,现在的结果若能分开两人也好。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

    众人都用嘲讽的目光看着那孤单青年。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谁站出来辩解都没用。

    “小子,不是一个层次的千万不要硬挤,你的那些鬼把戏骗骗别人可以,我却能轻易拆穿,现在丢人丢到了家,你又能如何?”

    傅亦恒话音一落,立马有人出声应和,大喊“滚出去!”

    本就不待见韩凌天的众人,现如今彻底爆发。

    面对声浪高叠,韩凌天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如古井般毫无波动。

    在外人眼里,他好似已经认命。

    正当傅亦恒脸上浮现胜券在握的笑容时,一旁的秦叔猛然惊醒,快步来到韩凌天面前,一把将他的手握住,声音激动的都在颤抖:“小友,你的翡翠耳坠是从哪里得到的?”

    “一个朋友给我的。”

    韩凌天平静的看着他。

    “它……它是极品玻璃种翡翠做成的耳坠啊!而且,是其中最为昂贵的帝王绿!”

    秦叔兴奋的手舞足蹈:“此外,如果我没有看错,手工打磨耳坠的人,也是真正的大师,如果把它放到拍卖会上,保守估计至少价值两千万!”

    话音一落,霎时间,场内所有人全部石化。

    极品玻璃种?帝王绿?保守估计两千万?

    每一句话说出,都冲击着众人的神经!

    “那对耳坠居然是真的?而且如此的珍贵,可……可越贵的东西,越需要很高的身份才能买到啊,他……他怎么可能?”

    周琪朵目瞪口呆。

    “原来如此。”

    韩凌天微微颔首,也没料到翡翠耳坠的价值如此惊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秦叔,你一定是看错了,那怎么可能是真翡翠,一定是玻璃,或者人工水晶!”

    良久,傅亦恒脸色十分难看,大声责问。

    “傅少,话不能乱说,是真是假,我看的不比你清楚?”

    秦叔哼了一声,被人质疑自己的专业水平,是他万万没法接受的,即便那个人是傅亦恒。

    “可是……”

    傅亦恒不服。

    “没什么可是,我能拿性命担保,那对翡翠耳坠是真的!”

    秦叔直接将他的话打断。

    傅亦恒闭口不言,虽然始终没办法相信,可他却清楚,既然秦叔敢如此保证,那就真的没错。

    保守估计两千万!

    在那对耳坠面前,他的粉红媞雅就是个屁啊!

    旋即,他深吸口气,目光瞄向另一件礼物:“秦叔,你再看看手镯,我就不相信,那真是什么唐朝的古董!”

    他把希望都寄托在手镯上。

    就算翡翠是真的,可只要手镯是假的,他依旧有希望将韩凌天踩下去。

    “好!”

    不用他多说,秦叔本就等不及的要去鉴定手镯。

    深吸一口气,秦叔从兜里掏出一双白手套带上,紧接着拿出手镯,认真打量着。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观察的无比仔细。

    十多分钟后,秦叔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秦叔,怎么样?”

    傅亦恒满怀期待。

    “小友,手镯也是那位朋友给你的吗?”

    秦叔没有搭理他,转身一脸认真的看向韩凌天。

    “对。”

    韩凌天点了点头。

    “汉白玉材质的手镯,又来自唐朝,仅仅以上两点,就足以让它的价格飙升到千万。”

    秦叔顿了顿,将手镯拿到众人面前,讲解着:“但,它的来头没有那么简单,以我对古董的了解,手镯应该出自皇室,名副其实的御用品直接让价值再翻个几倍。”

    “符合以上三点,品相又如此出众的手镯,在当今古玩收藏界只有一个,那便是大名鼎鼎的'水芙蓉',都传闻它在省城,可惜以我的身份地位,根本见不到真品。”

    说话间,秦叔神情郑重,直接对韩凌天鞠了一躬:“能让我亲眼观摩一次,实在是……谢谢你,小友!”

    场内众人张大着嘴巴,惊的都能塞入一个拳头。

    他们觉得现在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先前,大家都以为韩凌天拿的是两个假货,价值撑死几百块,可事实上却是,两件都是真的,而且价值足足数千万以上!

    一时间从地到天,又从天到地的波折,导致他们情绪波动太大,脑袋都混成了浆糊。

    “原来它叫'水芙蓉'。”

    韩凌天扫了一眼手镯,颇为意外。

    原本以为一两千万顶天的东西,现在却发现价值要翻个几倍才对!

    场内一些人在几个呼吸后反应回来,顿时脸色臊成紫红。

    狗眼看人低,他们真是狗眼看人低啊!

    “凌天,你明明带来两件至宝,为什么要平平静静,任人误会啊。”

    周琪朵皱了皱鼻子,撅着小嘴。

    “没什么好辩解的。”

    韩凌天笑着耸了耸肩。

    看着他一次性拿出价值高昂的两件礼物,白溪瑶的眼神突然有些复杂,心情莫名。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不可能!”

    傅亦恒要疯了,死死攥紧双手,指甲将皮肤刺破都不为所动,他拼命用疼痛打破眼前不真实的梦。

    周琪朵那废物、垃圾、孤儿的穷屌丝男朋友,哪里弄来的两件至宝?

    就算他绞尽脑汁,也找不出个答案!

    场内气氛古怪,一些人满脸的尴尬,恨不得找个地洞快点灰溜溜的离开。

    “小友,我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说。”

    秦叔欲言又止,但终究挡不住那份好奇。

    “你说。”

    韩凌天微微颔首。

    “如此极品成色的翡翠耳坠,一般人根本买不到啊,而且,那唐朝手镯,我听说它在三年前,被人以七千万的价格买下。”

    秦叔眼中多了一丝疑问:“那位买家,正是省城庄家的上任家主,庄老热爱收藏古董,而那只手镯,也是他最喜欢的……”

    有些话,他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韩凌天说是朋友给的,可手镯的主人是庄老,而且是他手中最喜欢的藏品,哪怕出价一个亿都买不下来,怎么就跑到外人的手里了呢?

    秦叔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什么,但事情确实太出乎意料了啊!

    那么贵重的东西,说给人就给人了,谁能舍得?

    在他询问的那一刻,原本死气沉沉的众人突然激动。

    而傅亦恒眼前一亮,觉得机会来了,立马指着韩凌天的鼻子大喝:“对啊,有人和我说了你的资料,名副其实的穷小子,怎么就得到的两样至宝……”

    “照我看,不会是偷的吧?”

看过《都市绝品神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