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魏老
    看着散落一地的文件,黄埔澜庭脸色青白交替,死死咬着牙。

    今天受到的委屈,简直比她以往加在一块的都要多!

    看她气成那样,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刘东强不屑的撇了撇嘴:“就算得到名城地产的加入,繁星集团依旧小的可怜。”

    “吱嘎!”

    与此同时,包厢门打开,韩凌天双手插在裤兜,脸上带着笑呵呵的表情。

    “都一个小时了,我在后面玩的不错,你们呢,项目聊得如何啊?”

    “韩凌天,我们走!”

    黄埔澜庭脸色越来越冷,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

    看到她双眸中泪光闪烁,又扫了眼散落一地的文件,韩凌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看了对面的刘东强一眼,毫不犹豫的朝着他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

    刘东强见来者不善,吓得往后踉跄几步,摔坐在沙发上。

    “我刚才走的时候,跟你交代了什么?”

    韩凌天表情冰冷到极点,一把拽住刘东强的衣领,稍稍用力,把他整个人提在半空。

    一字一句声音仿佛来自九幽深渊,包厢的温度瞬间降低。

    “啊?交代什么了?”

    刘东强眼神闪烁,假装一脸茫然。

    “我帮你回忆回忆!”

    话音一落,韩凌天几个巴掌扇了出去。

    左五下右五下,毫不手软。

    刘东强剧烈挣扎着,几个巴掌打得他晕头转向,脸蛋高高肿着,嘴角破裂带血,一张嘴,五六颗断牙从里面掉了出来。

    “王八蛋,你……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打老子?!”

    刘东强成了包子脸,好半天才反应回来,指着韩凌天破口大骂。

    韩凌天一句话都没说,抬手又是十个巴掌扇出去。

    刘东强脸肿的好像要炸开一样,疼得他整个人都已经麻木,好像脑袋都不属于自己。

    “韩凌天,够了,我们走!”

    见韩凌天要再次动手,黄埔澜庭开口制止。

    她虽然恨不得刘东强那个混蛋被打死,但剩下不多的理智告诫她,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说完,她直接转身出了包厢,再多看一眼刘东强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她怕是真会暴走。

    “好吧,既然黄埔总裁如此善良,那我就饶了你,不然你今天是别打算走着出去了。”

    韩凌天冷冷开口,将手松开。

    刘东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他满脸鲜血,肿的只露下一丝的眼睛狠狠瞪着韩凌天,像是要吃人一样。

    “觉得自己很冤?”

    韩凌天双手重新插回兜里,冷冷盯着他,一字一句:“我走的时候说很清楚,如果黄埔总裁出了什么差错,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妈的,那你告诉我,黄埔澜庭出了什么差错,老子碰都没碰她一下!”

    刘东强气的咬牙切齿,如果在包厢里真发生点什么,他挨打也就认了,可现在他什么都没干就被打成猪头,换做谁能受得了。

    “没把我家黄埔总裁怎么样?你自己瞪大眼睛看清楚,她……”

    韩凌天回忆刚刚黄埔澜庭的模样,好像真没什么,旋即他冷哼一声:“她指甲都花了!”

    “……”

    刘东强无话可说,差点吐血。

    指甲花了也是个理由?

    简直无赖啊!

    “妈的,我……我要报警,要让你坐牢!”

    他气的不行,自己堂堂洛格集团的董事长,坐拥数百亿的财富,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威风八面,但现在,竟然被个毛头小子给吊着打脸。

    刘东强都要疯了,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没带保镖来,不然无论如何都要断那小子一条胳膊才行。

    “报警好啊,那我马上把黄埔总裁叫回来,然后大家一块坐下等警察,看他们抓你。”

    韩凌天一脸无所谓。

    “抓我?你把我打得鼻青脸肿,他们凭什么抓我?!”

    刘东强大声嚷嚷。

    “我打你有理由啊,算是正规防卫,谁让你光天化日下调戏我家黄埔总裁。”

    韩凌天嘴角一挑。

    “你……”

    刘东强彻底无语。

    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如果黄埔澜庭真的一口咬定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事,那刘东强可就百口莫辩。

    “刘东强,不要觉得自己委屈,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但你和沈长兴那点龌龊事,真以为我也不清楚?”

    韩凌天冷笑一声。

    刘东强身子猛的一震,瞪着眼睛死死盯向他,不再言语。

    先前沈长兴找人联系,让他用百亿项目的由头,把黄埔澜庭约到甫云会馆,其中,着重强调了一个人,那就是韩凌天。

    如果说韩凌天会跟着来,那他务必要给支到后面的游泳池,而且时间至少要半个小时。

    至于沈长兴要干什么,刘东强一无所知。

    “我做人的原则很简单,我不欺负你,你也别想欺负我,就算我欺负了你,你依然别想欺负我,谁欺负我,我就打谁。”

    韩凌天目光如炬,冷冷开口:“刘东强,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们如果以后再见面,就不会像今天一样简单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

    “韩凌天你个混蛋,我发誓,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刘东强看着他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大声咆哮,面目狰狞可怕。

    “不饶了我?”

    韩凌天微微眯眼,一丝冷漠的寒光闪现而出。

    “呵呵,倒很期待呢……”

    回到车上,黄埔澜庭闭着眼睛靠在窗户,小拳头紧紧攥着,身体依旧在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

    失败没关系,拿不下洛格集团的项目,其实也没有什么。

    商场上从来没有什么顺风顺水、一蹴而就。

    但,刘东强那轻蔑的眼神,把她和繁星集团看的一文不值,对于黄埔澜庭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澜庭,我似乎第一次看见你为商场上的事生气。”

    韩凌天坐在她身旁位置,开口询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跟我讲讲么。”

    黄埔澜庭倚在车门上,将发生的事情简单讲了讲。

    韩凌天听到最后,眼神犀利如刀:“我刚刚打轻了啊,不行,必须再回去补几下,敢羞辱我女人,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暴力有用么,打完一顿,刘东强就会对繁星集团有什么改观?”

    黄埔澜庭一把抓住他,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在他眼里,我们仍然是个可以任人揉捏、毫无名气的小公司。”

    说实话,刚才看到韩凌天抽刘东强巴掌的时候,她确实有几分酣畅淋漓,恨不得自己也冲上去,亲自赏那混蛋几个巴掌。

    可打完以后呢,又能如何?

    解气是解气,但受到的羞辱依旧不减分毫!

    “在我看来,暴力可以解决世间一切难题,如果你觉得不对,那只是因为没见到什么才叫真正的暴力。”

    韩凌天耸了耸肩膀。

    那些豪门或者世家,如果不依靠高境界武者撑腰,拥有再多的资源,在外人看来也只是任人宰杀的羔羊而已。

    “也许吧。”

    黄埔澜庭说出一句话,便看向窗外风景陷入沉默,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

    韩凌天同样向外看了一眼,嘴角微微向上挑了挑。

    ……

    “少爷,甫云会馆的计划失败了。”

    一栋大厦的顶层办公室里,有位身材干瘦,表情阴森的黑衣老者推门而入。

    “失败了?”

    沈长兴放下手中事情,猛的抬头看向老者,眼神愕然。

    那队娘子军,在他手中也算一张王牌,一向战无不胜,从未有失败的时候。

    试问又有谁在沉沦美色的时候,会带有警惕性呢?

    “对,那个韩凌天的确有些出乎我们所料。”

    老者微微皱了下眉。

    听坊间传闻韩凌天实力不弱,所以偷袭计划是由他一手准备,酒中所下的特效麻醉药专门针对宗师,照理来说除非提前吃了解药,否则根本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再加上几名王级后期的美女围攻,在他看来,绝对会万无一失在对。

    “那小子看来本事不小啊。”

    沈长兴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我这拳头,那天所受到的耻辱依旧历历在目。

    “少爷放心,虽说那小子的实力有些出乎所料,但我可不止一步棋。”

    老者阴森的笑了笑。

    “哦?”

    沈长兴眉梢一挑。

    “甫云会馆外我已经埋伏了另外一队,现在b计划启动,那小子保证插翅难飞。”

    一提到第二手准备,老者信心十足。

    “你确定不会再出差错了吗?”

    沈长兴眯了眯眼睛。

    老者点点头:“第二队中有魏老坐镇,以他的能力,那小子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魏老?就是你让我高薪养在家里的那个魏老?”

    沈长兴有些动容。

    “少爷可能有所不知,魏老年轻时便是暗界玄榜的魁首,而且足足蝉联了八年,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开始不问世事,所以能把他请来,可费了我不少功夫。”

    老者开口解释。

    “原来我家藏着如此高手,差点让他蒙尘啊。”

    沈长兴靠在老板椅上,眉梢出现几分喜色:“有魏老那种大高手出面,韩凌天那个混蛋必死,呵呵……到时候繁星集团和黄埔澜庭就都是我的了!”

看过《都市绝品神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