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唐门毒宗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王权无情
    当花柔拿起令牌,众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齐了!齐了!”唐六两蹦跳着兴奋催促:“唐箫,快带我们去找生死冢吧!”

    “生死冢在哪里,得看令牌上的线索。”

    花柔闻言立刻把荷包里的令牌全部倒了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来找找看吧?”

    当下,众人围成一圈,将令牌拿起仔细观察、探寻着线索。

    这些令牌的造型十分古朴简单,它们的底部都有纹饰,下方图案处也有似字符的图形文字。

    花柔拿起了几个令牌端详,发现有的底部是鱼鳞纹,有的是羽毛纹,还有的是太阳。

    花柔又伸手准备去拿另外一块。

    此时慕君吾却说道:“你们把手里的令牌都放下。”

    众人闻言照做。

    慕君吾从中拿出四个令牌摆在一起。

    “这四个为什么要摆在一起。”唐六两偏头张望。

    “纹饰相同。”

    唐六两立刻凑到近前趴下细看,唐寂则看向慕君吾:“这能说明什么?”

    “这就是线索。”慕君吾说着把四块令牌放了回去,又拿了两块出来。

    “羽毛羽毛,刚才那个是鱼,这个是羽毛。”唐六两低声嚷嚷,此时慕君吾又放了两块过来。

    “错了。”唐六两皱眉道:“这两个不是羽毛纹饰,你拿错了。”

    “他们相同的不是纹饰,而是上面的字符。”慕君吾的话令唐六两再次趴下去观察,花柔此时指着一个令牌的图案:“慕大哥,这个花纹是什么啊?”

    这个花纹似圆非圆,似方又不像,内里还画着两个压瘪的螺旋纹。

    慕君吾扫了一眼道:“头像。”

    花柔有些意外,拿起令牌细看。

    “令牌上的纹饰一共有四种,羽毛,鱼,太阳,还有头像。而下方的图案,我看了一下,也有不同的四种。”慕君吾转头冲唐箫道:“给我纸笔。”

    唐箫立刻给他准备了纸币,慕君吾就在铺开的绢布上,用炭笔画下了四种字符符号。

    唐寂盯着那些字符,神情有点飘忽,若有所思。

    而唐六两才懒得思考,直接询问:“这字符是什么意思?”

    慕君吾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到过它们,就在之前那关的石圈上,它们都出现过!”

    “这能帮我们找到生死冢吗?”唐箫眼有期待的看着慕君吾。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按照这些线索,在石圈的八个阵法里找到答案。”

    “啊?”玉儿傻了眼:“那我们还要回去?”

    “不必,我记得大致的情况。”慕君吾盯着那些令牌道:“只不过要给我一些时间回忆,并且找出答案。”

    慕君吾当下就在绢布上尝试回忆画图,大家也都很热心:有得给递令牌,有的给扯绢布,唐箫甚至还会上前提醒两句他记得的情况。

    一时间,大家都在指望着慕君吾找出线索,而唐寂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慕君吾画下一个又一个阵法后,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玉儿一直在偷眼关切着唐寂,看他似有不适,忙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大家闻言,都看向唐寂。

    唐寂摆了摆手:“不妨事,这些字符看得我眼晕。”

    他说着后退到一边坐下,大家自不以为意地继续守着慕君吾的回忆绘制,因而没有人注意到此刻,唐寂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此刻,同样在绘制的还有马希声。

    他在绘制祈王的画像,不过逐渐呈现的成图里,祈王的容貌却与慕君吾完全不像。

    就在马希声快画完的时候,赵吉昌走了进来。

    马希声看了他一眼,没理会,继续绘制。

    很快,马希声画完最后一笔,站直腰身冲赵吉昌说道:“拿去给他吧!”

    赵吉昌上前看了看马希声画的祈王画像后,转身抓起砚台,将墨汁直接淋在了画中人的脸上。

    “你!你这是……”马希声惊愕非常,而赵吉昌表情却非常冷淡:“大王,请您重新画一幅吧!”

    马希声吃惊地张着嘴巴,看看被毁的画像,又看看气定神闲的赵吉昌,气得都开始结巴了的:“你你你……你什么意思?”

    赵吉昌略微欠了点身:“大王,这份画像可是关系着您日后可否安枕江山、稳固王权啊。”他的声音压低了一些:“这下笔可不能这么草率!”

    马希声有些心虚,他低下头嘟囔道:“哪有那么严重,他就算没死,人也不在楚地,能奈我何?”

    “大王,越王喂马为奴的时候,吴王也觉得他不能怎样了,可结果呢?越王灭吴称霸。”

    马希声眼神闪烁,尴尬地看向别处。

    “那宋襄公有称霸之心,却因为仁义错失良机以至于最后中箭溃败,不知他会不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因为仁慈让敌人有渡河之机?”

    马希声不安地抠起了下巴:“这……”

    “前秦苻坚小信与大义不分,放纵姚苌、慕容垂,结果被姚苌擒拿后绞死,魂断新平……”

    马希声紧张地吞咽了口水。

    “还有……”

    “行了!”马希声看着喋喋不休的赵吉昌,抬手制止:“行了!不必再说了,孤……再画一幅就是了。”

    “大王睿智。”赵吉昌布好纸张,马希声颓废般地抓起画笔:“到底是兄弟一场,孤……”

    “大王,王权面前哪有什么兄弟啊!”赵吉昌冷冷地出言提醒,马希声呆滞了片刻,叹息着点点头,提笔绘画。

    一笔,两笔,三笔。

    当和慕君吾长相一样的祈王渐渐绘出时,一直守在马希声身边的赵吉昌,双肩终于是放心的垂下了。

    ……

    慕君吾专注地盯着画出的阵法和摆在周围的令牌。

    此刻他的脑海里,一个个阵法和一个个令牌上的字符、纹饰,频频闪动。

    他将相似的字符逐一锁定,镶嵌于三个阵法的十二个阵眼上,他发现这十二个阵法里有两个阵眼重合,于是他果断把三个阵法图往一起叠拼。

    于是巨大的阵法图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迅速去看唐箫绘制的地图,很快他发现那个巨大的阵图与地图边角的一处吻合。

    慕君吾当即手指地图上的那个边角:“在这里。”

看过《唐门毒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