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172章 原形毕露
    怕死的灰衣人立即回答:“那万小姐和她的侍女还被我们的兄弟看押在土狼沟”。

    赵俊生与花木兰互相对视一眼,花木兰揪住一个灰衣人厉声喝问:“还有几个看守?”

    “还有四人!”

    赵俊生立即对他们一个一个分开审讯逼问,最后得知的确还有四个人看守万语桐及侍女小翠,又经过了一番逼问,得知在土狼沟有一间猎人居住的小木屋,万语桐及侍女就被关在这间小木屋内。

    “全部捆起来!”赵俊生对吕玄伯吩咐一句,再对花木兰噜了噜嘴,两人一前一后走开去。

    踩在松软的积雪上,花木兰问道:“俊生哥哥,你怎么来了,还及时增援了我?”

    “怎么,我出现的不够及时?”

    花木兰连忙道:“不不不,如果你们不及时出现增援,我只怕就凶多吉少了!难道自从我们离开金陵大营,你们两个就跟在我们身后?是万将军派你来的吗?”

    赵俊生摇头:“万将军可没派我来!我是收到了消息才从后面追上来的,担心你误会我是为了万小姐而来的,又担心你的安全,我只能带着吕玄伯跟在你们身后,希望你们能顺利赎回万小姐,没想到有人会夜里袭击你们,幸亏我们离得不远,听到了厮杀叫喊和兵器交鸣之声迅速赶了过来,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花木兰停下来,转身一头扑进了赵俊生的怀中,两人偎依在一起,十分的温馨。

    ······

    金陵怀朔镇戍军大营。

    天色暗了下来之后,怀朔镇戍军营地内的灯光渐渐熄灭,只有零星几点灯光还在亮着。

    一支巡逻队从西侧寨墙边走过,拉出一条长长的人影,传出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和兵器与甲胄的摩擦之声。

    一个黑影从一顶营帐背面悄悄闪身出来,看见那队巡逻兵走远,立即向寨墙飞奔而来,奔跑之下,借着冲击之力挑起抓住了寨墙的顶端,用力一拉,整个人就翻身上了寨墙,再纵深外下一跳,稳稳落在了营寨寨墙外的雪地上。

    可还没等这黑影挪动脚步,几个早已经埋伏在周围的镇戍军兵卒立即从周围起身迅速扑上来把这黑影压在了身下。

    一刻钟之后,翻墙而过的兵卒被押到了牙帐内,万度归端坐在案几后看着这人一拍案桌大喝:“你是何人,在哪一幢哪队,幢主是谁?”

    这人逼着眼睛默不出声,站在旁边的家将万全立即上前仔细搜查,从这人贴身之处搜出了一封书信。

    此时,此人再也淡定不了了,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家将万全把书信双手呈给了万度归。

    书信被拆开,万度归冷冷的盯着被抓之人一眼,展开书信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难看,看完之后他起身喝道:“万全,派人去把贺赖超和贺若廷叫来!”

    “是,将军!”

    没过多久,得到消息的贺赖超和贺若廷一同来到了营帐。

    “属下等拜见将军!”

    万度归抬手:“二位将军免礼,本将想让你二人见一个人!来啊,把人带上来!”

    送信之人被押进营帐内,此人只想着自己活命,哪里会顾忌贺赖超和贺若廷,看见他们后立即大叫:“司马,救命啊,救命啊······”

    贺赖超脸色大变。

    万度归看着二人喝问:“二位可认此人?”

    这送信之人就是贺赖超的亲信随从,贺赖超根本无法抵赖,只能老老实实回答:“回将军,此人是属下的随从!”

    万度归拿出书信:“这书信是你写给拔拔烨的吧?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贺赖超看见书信,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无比,他脑子里一瞬间转了无数圈,权衡了无数遍。

    “噗通”一声,贺若廷跪在了万度归面前求饶:“将军,属下都是受到了贺赖超的胁迫和蛊惑,本身根本无意与将军作对,请将军给属下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末将日后必将以将军之命是从,若有违此誓,叫属下死无葬身之地!”

    贺赖超大怒:“贺若廷,你这混账,竟敢出卖我!”

    万度归冷笑,大喝:“贺赖超,自从本将来到这里,你就处处针对,拉拢各幢幢主与本将作对,屡次耍手段排挤本将,给本将找麻烦,甚至想要置本将于死地,你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贺赖超此时已经完全不顾及脸面,豁出去了,面目狰狞:“是何居心?嘿,你只怕想不到吧,这怀朔镇戍军镇将本是我贺赖超的,可半路却被你捷足先登,你自己说说我贺赖超如何肯甘心?你万度归是一个卑贱的汉人,有何能耐做怀朔镇镇将?若不是陛下给你撑腰,你根本就是臭狗屎一坨!”

    万度归眼神之中杀机迸现,但他却硬生生冷了下来,下令:“来人,把贺赖超、贺若廷押下去,严加看管,没有本将同意,任何人不准探视,若有人违反军令,军法从事!若有人强行探视、企图抢走他们,格杀勿论!”

    “是!”甲士们冲上来按住二人就往外拖去。

    贺赖超大喊大叫:“万度归,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我贺赖家可不是好惹的,快把我放了!”

    贺若廷高声叫道:“军主饶命啊,属下真是被贺赖廷逼迫的·······”

    ······

    土狼沟,小木屋内。

    万语桐和侍女小翠分别被捆绑在两根木柱上,万语桐身上的斗篷已经不见了,尽管小木屋内生着火,但万语桐和小翠二人依然冻得瑟瑟发抖。

    围在火堆边烤火的一个灰衣人盯着万语桐和小翠,嘴角直流口水,对领头的灰衣人问道:“头儿,这两个娘们明日就要被杀掉了,这两个娘们长得可真美,比天上的仙女都美,您看是不是在她们死之前让兄弟们乐呵乐呵?要不然岂不是太可惜了?”

    “放你的娘的狗臭屁!”

    领头的灰衣人大喝:“你知道这两个娘们都是谁吗?他们可是将军的女儿和侍女!上面还没有具体要把她们怎么样呢,你小子倒是想先尝尝鲜,我看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别介啊,呃·······你们听,是什么声音!”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