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199章 我只想要你平安!
    看见这数百柔然骑兵越冲越近,山岗上的魏兵们纷纷色变,队伍中出现了慌乱。

    有人大叫:“柔然人想要冲到山坡下对我等发动骑射!”

    魏兵们更加慌乱,骑兵冲锋的气势没有人站在地上可以泰然处之,甚至有人已经丢下了工具和手上搬运的石头打算逃跑。

    赵俊生正想杀鸡骇猴、树立威信,否则这些借来的镇戍兵根本就不听号令,他从堡丁冲下来,拔刀一连砍翻了三个逃跑的镇戍兵,鲜血溅得他满脸都是。

    其他打算逃走的镇戍兵看见他杀人不眨眼的神情,手中提着长刀还在滴着血,顿时都骇得连连后退。

    “再有企图逃走者,杀无赦!都给老子回去继续干活,柔然人冲不上来,箭矢也射不到你们,若是有人因此受伤和死去,老子自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们抵命!”

    镇戍军兵卒们一个个露出惊惧的神色看着杀气腾腾的赵俊生,又互相看了看,纷纷后退了几步,三三两两的转身回去继续干活。

    正在带队冲锋打算一口气冲到山坡下对山岗上的魏兵发动骑射战术的柔然将军看见那些魏兵对他们冲来根本就毫不在乎,他顿时大怒,挥舞着马鞭拼命的抽打了战马加快冲刺速度。

    山坡的长度并不长,山坡上陷阱密布、木桩尖刺林立,柔然骑兵们根本不敢冲上来,当时如果冲到山坡下时利用冲刺的速度却可以把箭矢射上山岗上,也是可以伤到正在干活的魏兵的。

    “给我冲,加快速度冲过去射死他们!”柔然将军大吼大叫着,他身后的数百柔然骑兵听到命令也都拼命打马狂奔。

    就在山岗上的魏兵们面露惊恐之色的看着快要冲到山坡下的柔然兵们就要发动骑射时,领头的柔然将军连同其战马一同向前栽倒,他身后接二连三有柔然骑兵也一样跟着栽倒在地上,他们和战马栽在湿哒哒的草地上,掀起大量的稀泥、草屑。

    战马痛苦的嘶鸣声,栽倒的柔然骑兵们一个个痛苦的嚎叫,想要爬起来,有的人摔断了腿,有的人摔了腰,有的人摔得晕头转向。

    接连有二三十骑柔然骑兵栽倒在山坡前这片密布陷马坑的草地上,后面的骑兵来来不及减速,有的被前面人和马绊倒,有人反应快,立即策动战马转向躲过了这场灾难。

    “律”其后的柔然骑兵终于及时勒住了战马停在了这片密布陷马坑的草地前,他们不甘心,张弓搭箭向山岗上射来,可箭矢却纷纷落在了山坡上,没有一支射上山岗。

    “喔”山岗上的魏军兵卒们看见这一幕,纷纷高兴的跳起来。

    有人向山坡下的柔然骑兵们竖起了中指做出侮辱性的动作,有人转过身来把臀部对着山坡下的柔然骑兵们,不停的晃动着臀部,有人对柔然人破口大骂。

    “混蛋,狗屎!本将军要砍死你们,砍死你们!你们给本将军等着,等着!”柔然将军从地上爬起来看见山岗的魏军对他和他手下的柔然骑兵们如此无礼,顿时暴跳如雷,从地上捡起弯刀向上岗大喊大叫。

    “吁”魏兵们纷纷吁他,一个个不以为意。

    柔然将军和他手下的柔然骑兵们在密布陷阱坑的草地前叫嚣了一阵子,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把伤兵抬走,纷纷上马掉头离去。

    “好哦柔然人滚蛋了喽!”山岗上的魏兵们纷纷起跳欢呼。

    赵俊生很不适宜的走过来板着脸大骂:“叫什么叫?都不用干活啊?你们这些混蛋,一个个吃得比猪多,却比猪还懒!快干活,两天之内若不能完工,你们就等着饿肚子,饿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一些镇戍军兵卒怕他,纷纷转身干活去,还有一些人不鸟他,对他露出不屑的神色,嘴里发出:“切,装什么大尾巴狼!”

    赵俊生拔腿冲过去一顿拳打脚踢,打得有些人尖叫连连,纷纷做鸟兽散。

    “俊生哥哥,我有事想跟你说!”花木兰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赵俊生气喘吁吁收了拳脚,转过身来露出笑脸:“木兰,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你应该待在堡里修养!对了,你有何事要跟我说?”

    花木兰转过身向堡内走去,赵俊生加快步伐跟上她,两人并肩而行。

    “俊生哥哥,柔然人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或阴谋,可惜我们得到的消息太少,我们对柔然人一无所知,而他们却三番五次前来袭扰,我们防不胜防,这种感觉很不好,我想带人去盛乐城附近探查一番,看看能否摸清楚他们的意图!”

    赵俊生一听,哪里能同意?他反应很激烈,“不行,你身上有伤,怎么能出去冒险?就算没有伤,我也不许你去!这样做太危险了,过了这道山岗,往北走随时都可能遭遇柔然侦骑和巡逻游骑队,这件事情绝对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花木兰似乎早就知道赵俊生会是这个反应,她沉默了片刻站定,转过身来看着他说:“如果摸不清楚柔然人的意图,我们就算把这城墙修建得再结实又有何用?一旦朝廷在面对柔然的战斗中整体性战败,我们又如何能够幸免?俊生哥哥,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安危,只有大魏安全了,我们才能安全啊!如今我们处在被动挨打的境地,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甚至坐立不安!你也是带兵的人,应该明白我的感受,如今我身为这南天堡堡主,这里所有人的性命都要我来负责,我不能让他们有一天死得不明不白!”

    赵俊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到底是花木兰的思想觉悟太高了,还是他太自私了?他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放在花木兰的肩头:“木兰,我明白你的担忧和深谋远虑,但是这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队主该考虑的,这是皇帝、朝廷诸公和这金陵大营的主帅安原大将军该考虑的,你和手下不到一百人的队伍左右不了整个大局,明白吗?”

    “你可以说我不负责任,可以说我贪生怕死,你也可以说我胸无大志!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我只想要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这有错吗?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就得管着你、保护你,不让你出事!”

    “你······你没错!”花木兰眼角含泪说了一句,转身快步离去。

    “木兰、木兰······”赵俊生追上去,无论怎么叫,花木兰都不回头,走进房间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不出来。

    赵俊生神色黯然的从堡垒内走出来,站在山岗上迎风看着北方隐藏在朦胧之中的群山。

    吕玄伯走过来站在他身边,良久,开口道:“少爷,你不应该冲着花队主发脾气的,花队主没错,少爷你也没错,只是出发点不同而已!”

    “我知道!”

    赵俊生吐出一口气,说:“老吕,我打算带几个人去一趟北方侦察柔然人的军情,木兰想去,我能理解她,但我不能让她去!你留下来吧,你的武艺不适合宽阔空旷的空间厮杀,这战场上都是弓马长枪大刀,大开大合,一招就要置人于死地,你去了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留下来帮我保护好木兰,看好我们的兵卒!这事就这么定了,去把高修和薛安都叫来,我有事要吩咐他!”

    “少爷······”

    赵俊生神色坚定的摆摆手。

    吕玄伯抱了抱拳,退了下去。

    不久,高修和薛安都握着剑柄走了过来,站定抱拳:“都尉,您找属下?”

    “子豪、修达,我决定带几个人去探探柔然人的底细,不知你们可敢跟我去北边走上一趟?”赵俊生说话中转过身来。

    高修和薛安都互相对视一眼,高修沉声抱拳回答:“无非是碰上柔然侦骑时厮杀而已,都尉都敢去,属下又如何不敢?不知何时出发?”

    “一个时辰之后!”

    薛安都也抱拳道:“都尉和高兄都去,我若不去留下来岂不太过寂寞?”

    “那好,修达你去让伙夫给我们三个准备三天干粮,子豪你去准备好弓马箭矢、营帐和御寒毛毯!”

    “领命!”两人抱拳退下。

    一个时辰后,三个人、六匹马缓缓走下了山坡,赵俊生翻身上马,回头向山岗上看了看,见吕玄伯等人还站在山岗上看着他们三人,他挥了挥手,挥着马鞭打马向前飞奔而去。

    入夜时分,花木兰端着油灯从房间内走出来,迎面碰上花海,花海抱拳道:“队主,吃晚饭了,我给您端来房间吧?”

    “不用,一起去营地跟兄弟们一起吃吧!”

    两人从堡中出来,走下山坡来到南山坡下的营地内,镇戍军兵卒、辎重兵和南天堡的兵卒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端着饭碗一边进食一边闲聊,热气腾腾的饭菜香味散发出来,离着老远都能闻到。

    花木兰目光扫了一圈,没看见赵俊生,问花海:“看见赵都尉了吗?”

    “不曾!”

    花木兰在伙夫处打了饭食在营地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赵俊生,却碰上了吕玄伯。

    “见过花队主!”

    花木兰点点头,问道:“老吕,你们家都尉呢?”

    吕玄伯犹豫了一下,“他·····他带了两个人去北边了,说是······说要去探查柔然人的军情”。

    “什么?”花木兰手中的饭碗掉落在地上,整个人脸色变得煞白,身体摇摇欲坠。

    “花队主······”

看过《我老婆是花木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