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校董会(3/5保底)
    英语卷子刚被松下一男收走,前田虎便搜的转过身来,趴在了青木司的桌子边上。

    “老大!帮帮我啊!”前田虎哭丧着脸,在青木司身边疯狂的喋喋不休着:“只需要给我在国语,数学课上看一看就好了,监考老师肯定不敢管老大的啊!”

    青木司面无表情的接过他递来的咖啡罐贿赂,哼声道:“之前是你们喊着要开展什么学习小组的,但前几个周末我要你们出来学习,干嘛都不来?”

    “我,我不是去看极道风云的剧组去了吗......”前田虎有些难为情的摸了摸后脑勺,但很快又换成了一脸急切:“老大,你要是不帮我,到时候成绩下来我妈又得念叨我了。”

    “活该......”青木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就寻思着考试的时候抄我的,分班考试的时候怎么办?考大学的时候怎么办?我当初跟你说的话是一点都没记住。”

    “老大,我也努力了啊!”前田虎反而振振有词道:“我每天上课也没迟到,也没在课上睡觉,作业也都按时交了.......但实在是学不会,这不能怪我啊!”

    “哼,你把你追星和打台球的经历放一半到学习上,我才不信你学不会。”

    青木司字里行间很是嫌弃,但却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行吧,有机会给你瞅一眼,你就抄个选择题,拿个差不多的分就行了。”

    “多谢老大!”前田虎咧开了嘴,笑的格外开心。青木司看他一张憨厚的脸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也没再打击他。

    只是难免还是唠叨两句:“不过你真得稍微用点心了,不说去什么名校,起码高中毕业也得接着上个大学吧,学个技术都成,以后也能多条出路啊。”

    前田虎达成了目标,自然连连点头称是,嘿嘿笑着,也不知道有没有往心里去。

    可没等他高兴多久,前田虎的笑脸便刷的板了起来:“老大,我们一起去上个厕所吧。”

    青木司一脸茫然的看了看他,眼神古怪,俩大男人结伴去厕所?

    就见松阪大武也朝着他飞奔了过来:“老大,救救我啊!”

    “哈?”青木司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你又不和我在一个班,考试我帮不了你啊。”

    “手机,手机啊!”松阪大武一脸讨好的笑:“老大只需要写完了给我拍一张照片,剩下的就交给我自己吧。”

    “喂,考试呢,我怎么给你拍照片啊?”青木司呵呵的冷笑着:“你们这临考试了不想着怎么复习,都想着怎么抄我呢啊?”

    松阪大武看着一旁眼露得意的前田虎,眼睛骨碌一转,竟然改口道:“那我就不抄了吧。”

    青木司纳闷的挑了挑眉,接着就看松阪大武嘿嘿阴笑着看向了前田虎:“但是这样的话,老大你也不能给阿虎抄啊,要不然要是他的成绩到时候比我高,我还得请他去打台球呢。”

    “嗯?”青木司有点回过劲来了,盯着前田虎眯起了眼:“怎么回事?”

    “老大别听他瞎说!”前田虎故作一脸茫然的拉着青木司就想走,却发觉青木司啪的抬手给他脑门一个暴栗:“你这臭小子,骗我是吧!”

    “还说什么考不好回家你老妈念叨你,也是编的吧?”青木司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前田虎连忙解释道:“怎么会啊老大,我要是考不好我家里人肯定会没完没了的说我的。”

    “老大,我家里人还会这么说我呢!”松阪大武揭穿了他:“谁考试考全年级倒数,家里人能不唠叨啊?”

    “老大,反正你一定要一视同仁啊,不能偏心!”松阪大武盯着前田虎,一脸得意:小样,还想靠作弊赢我?

    “老大!”前田虎摆出了o╥﹏╥o的表情,一脸恳切。

    青木司看了看前田虎,又看了看松阪大武。最后冷淡的转过了头去,呵呵呵的笑着:“你俩自求多福吧!”

    前田虎看着青木司不搭理自己了,愤怒的揪住了松阪大武的衣领:“啊啊啊!我本来都和老大说好了!”

    “嘿嘿嘿,准备好请我们去台球馆吧!”松阪大武被揪着衣领也不生气,嘿嘿的怪笑着,刺激着前田虎。

    照桥心美本来想过来和青木司聊一聊,结果一看他此时被松阪大武和前田虎围着,也不好插进去,便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委屈的抠着手指司君的英语成绩,到底该怎么办啊......

    难道要潜入到办公室,替他改一下答案吗?照桥心美暗自咬紧了牙,陷入了纠结之中:可是这种行为算犯法吗?会判几年?值吗?

    如果能让司君爱上我的话,一年不亏啊!

    照桥心美的思维又渐渐跑了偏。

    “叮铃铃。”上课铃再次响起,松下一男走进班级:“都回座位了,准备考数学了!”

    松阪大武和前田虎停下了纠缠,前田虎可怜兮兮的盯着青木司,却发觉青木司表示我没得感情,郁闷的回到了自己座位上,而松阪大武则一脸胜利者微笑的回到了自己的班级去。

    可就在他刚走出门时,就撞到了急忙忙赶来的藤原淼。

    藤原淼拉着松阪大武低声的嘀咕着什么,两人的表情渐渐地变得凝重了起来。

    此时,校长室内,校长仲村仁之介面无表情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的富永雄贵,眼神有些不耐烦。

    “我告诉你,像那样的学生,就不该在这所学校里出现!”富永雄贵肥硕的身躯所在沙发里,面前的茶水被他一饮而尽,自顾自的又倒满了一杯。

    仲村仁之介语气温和平静,双手托着下巴:“我说过了,那个学生并没有犯过什么错误,我们没有资格开除他。”

    “呵,在学校拉帮结派,自称老大,这难道不算犯错吗!”富永雄贵猛地一拍茶几,发出一声砰的闷响,疼的他自己倒吸一口冷气。

    仲村仁之介表情冷淡:“拉帮结派的小团体学校里到处都是,你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去开除他。没道理别人也有小团体,青木司也有小团体,你就开除青木司吗?”

    “那就都开了!”富永雄贵愤怒的脸上的肉都在微微抽搐。

    仲村仁之介只是淡淡一笑:“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那我可以给你权利单独去做这件事......只是后果,也就是你自己承担了。”

    “你以为我.......”富永雄贵刚想放几句狠话,就自觉地闭上了嘴。

    一口气开除学校里所有不良少年的头目?

    他富永雄贵有钱,但他也只有一条命啊!

    现在新闻上天天报道那些不良少年的恐怖行径,他也早就有所耳闻。而且,很多高中的不良少年早就已经和极道组织有所瓜葛,甚至个别人,出了校门就已经是极道的成员。

    他富永雄贵可不敢一口气面对那么多人的报复。

    除非他再也不打算在千叶混了。

    那些年轻人可不像那些成熟家伙那般顾虑重重,也许哪天喝了点酒,热血上头,就摸到家里来了。

    这可不是在危言耸听啊。

    “那起码,给那个光头群体,都整治一番!打压一番!”富永雄贵鼻侧横肉抽搐两下,强忍着怒气:“你就是这么当校长的吗,眼睁睁的看着学生称霸学校?这地方,是他们的地盘吗?”

    “镇定一点。”仲村仁之介,微笑着从抽屉里掏出烟盒,递给他一根,坐到了他的对面,翘起了二郎腿:“这件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你手上的股份也不过只有百分之九,不是吗?”仲村仁之介挑了挑眉:“想要做什么决定,我认为,还是通过董事会来解决,比较合适。”

    “好,那就开董事会!”富永雄贵深深地盯了一眼仲村仁之介,站起身来,把烟随手扔在桌上:“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向董事会解释。这可是舞阳学校历史上,第一个所谓的混混头子出现。”

    “天台上的字我可是看的很清楚。”富永雄贵对着仲村仁之介笑的有点狰狞:“我们舞阳,可不该有不良少年口中所谓的顶点存在。顶点,应该是属于我们这些人的位置,不是吗?”

    “嘶......呼......”仲村仁之介吐出一口厚重的烟气,满不在乎的笑笑:“只要学校里没有什么恶性事件发生,好好学习的孩子都能好好学习,老师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去上课。我就觉得,我完成了我的使命。”

    富永雄贵冷冰冰的勾起了嘴角:“你只是我们投票选出的校长而已,我希望你能明白你自己的职责。”

    “我的职责,就是当好一个校长。”仲村仁之介目光深邃,看着墙壁上的书法明德修身,静静地叼着烟头,没有再看富永雄贵一眼。

    富永雄贵沉下了脸:“今天下午,我就会申请远程校董会。你做好准备,腾出会议室吧。”

    说完,富永雄贵扭头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好的,慢走。”仲村仁之介将烟头碾灭,微微眯起了眼。

    啧,这家伙,有备而来啊。

    仲村仁之介可不相信,这胖子只是单纯的因为青木司惹怒了他,才来找自己麻烦的。

    富永雄贵早就对他的校长位置有所想法了,要知道,这个位置,可以捞油水的地方可是多的很。

    仲村仁之介抿着茶水,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算了,想想下午怎么应对他吧。

    就算是为了青木司那个小家伙,他也不能任由着胖子借题发挥,趁此机会把他搞下去!

    学校,是学习的地方。私人学校,也是如此!

    仲村仁之介深信这一点,并且愿意不断为此付出努力。哪怕在当前的大环境下,他的信念显得如此可笑和单薄。

    “青木君,考试要加油啊。”仲村仁之介掏出了手机,手指飞快的按动着,开始为下午的董事会做起了准备。

看过《长得太凶了怎么办》的书友还喜欢